中国发展简报

中国发展简报NO.48冬季刊NO.48

  2010年10月28日,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创会会长梁从诫先生溘然长逝,享年78岁。他最后一次抱病出现在公众视线里,是2009年3月自然之友成立十五周年座谈会。  1994年3月,由于深感中国的环境危机日益严峻,已是耳顺之年的梁从诫放弃了坐而论道的历史学研究,起而行之与三位同道创办了自然之友。此举开创了他个人人生破冰之旅的新起点,同时在当时敏感逼仄的社会空间之下,开启了公众自下而上参与环保的大门。他和自然之友坚持不懈力推的环境教育和意识启蒙,后来逐步生发为全面影响中国社会的环境运动。

  “环保行动不是轻柔的田园诗。”除了长期坚持的各种形式的常规环境教育,他和环保同仁还发起和推动了保护川西洪雅天然林行动、保护云南德钦滇金丝猴行动、可可西里反盗猎拯救藏羚羊行动,他还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提案推动首钢搬迁,在中国的民间环保历史上留下了清晰的脚印。1999年5月,67岁的梁先生亲赴海拔近4000米、空气稀薄的“索南达杰”保护站,亲手点燃火把,把从盗猎分子手中缴获的藏羚羊皮付之一炬。2001年3月围绕北京京密引水渠河道治理问题与市政府的“对话会”上, 梁先生和其他环保领袖与某位市领导针锋相对,据理力争。

  无论是和风细雨的环境教育,还是以公共事件,或以体制内建言政府的形式表现的公民动员和政策参与,在一次次洗礼中触动了公民环保和环境权利意识的觉醒,推动着中国社会公共空间的形成。

  梁先生生前最为经典的一张照片,是他在街头推着一辆自行车,面带梁氏“招牌”的平和微笑。他骑车出席全国政协会议,有过被门卫拦下的经历,和他有关的其他环保“小事”,也多得数不过来:在家里循环利用生活用水,外出自带筷子和饭勺……在他身体力行、简单朴实的生活背后,是一种以信念为支撑的坚持。正如梁先生所说,环保“不求波澜壮阔,但的确需要水滴石穿的耐心”。或许,业外人士无法了解的是,照片中的他其实笑得并不轻松,他的微笑背后承载着对中国环境危机的重负和担忧。

  作为睿智、谦和而又风骨尚存的公共知识分子,除了开创性地以民间形式推动环保,梁先生还试图在当下这个浮躁的社会中,以身体力行的方式对国人进行道德与精神重塑。

  2010年11月2日梁先生的告别仪式简朴而庄重,前来道别的人群依依不舍。12月5日,自然之友又举行了隆重的追思会,三百多位来宾既有环保同仁,也有来自其他领域的朋友。梁先生生前面对强权秉持独立、不亢不卑,内心装满平民化的草根情怀和为社会勇于担当的责任感,梁先生的影响早已跨越了环保领域,而成为公民社会的一种共同的精神象征。

  相比传统的慈善领域以扶贫济困为基本出发点,环保领域更适合作为公民参与和民主善治的试验场。如今,环保已成为基本国策和全民共识,环保涉及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关乎发展与公平发展和公民权利的平衡。环保NGO价值理念的批判性对GDP至上的发展主义构成一种挑战和修正,使公众参与的话语,实际上能够较多地体现在环保领域。如果用当下非常主流的语记——“创新”来衡量环保NGO在国家转型中的价值意义,它们所推动的公众参与,它们所试图着力于的中国善治进程,正是对我们习以为常的自上而下的传统治理模式的创新。

  梁先生驾鹤西去,他的身影背后,是越来越多的关注和思考中国命运并开始行动的人们。

文章
· 盘点2010年公益要事
· 从对抗到对话
· 马军访谈实录
· 给力新手成长试解人才困局
· 去NGO激荡青春岁月——五个实习生的故事
· 陪伴那些人走向公民社会
· 网络和行动:渐进中的NGO能力建设
· 众说纷纭下的第二届非公募基金会论坛
· 在争论与合作中共同成长
· “中国女性抗艾网络”:在资助方和草根之间破土而出
· 国内NGO中文图书出版行情观察
· 乡村图书馆同业之声
· 残障服务机构如何在社区中生存
· 中国慧灵:和谐相处需要法治建设,也需要文化建设
· 上海青聪泉儿童智能训练中心:通过良性互动寻求外界的理解支持
· 战略慈善力推商业与慈善融合
· “小笼包”推广聋人就业
· 草根NGO借道专项基金筹募资源
· 公益评奖的热闹与门道
· 心智障碍领域NGO集体发声
· 《中国发展简报》2010冬季刊PDF版本下载 付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