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活动公告>  孙子患自闭症,上海这位爷爷在特殊学校陪读9年,却成了127个孩子的爷爷……

孙子患自闭症,上海这位爷爷在特殊学校陪读9年,却成了127个孩子的爷爷……

  • 2021-01-11--2021-01-12
  • 中国北京北京市昌平区
  • 星希望(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 残障
  • 点击量:76

详细介绍

在上海奉贤区一所特殊学校里,总能看到一个身影,穿梭在校园的每个角落,给孩子们喂饭、安抚突然情绪失控的孩子、给生活不能自理的孩子提裤子……

 

他既不是学校的教职工,也不是为这些孩子们聘来的护工。

 

他只是其中一个自闭症孩子的爷爷,也是这127个特殊孩子的爷爷。

 

 

这一幕发生在上海奉贤区惠敏学校,这127个孩子分别是一群患自闭症、脑瘫或唐氏综合症的孩子。因为没法进入常规的学校,他们走到了一起。

 

 

跟爷爷认识多年,还是在去年校庆录视频,这位爷爷自我介绍时,很多人才第一次知道爷爷的名字——陈学飞。9年前,为了陪身患自闭症的孙子小黄上学,陈学飞成了惠敏学校的常驻志愿者。

 

孩子们可能不听老师的话,却唯独听从爷爷;他们中大多数不会和人主动交流,但每次在学校看到陈雪飞,孩子们都会吃力、含糊地叫一声“爷爷好”;爷爷给他们很多人喂过饭,换过尿湿的裤子。

 

图片

01

 

这个学校,没有单独的班主任办公室,如果没有其他工作安排,班主任一整天都会坐在每间教室的左后方,和孩子们待在一起,那就是班主任所谓的办公室。

 

但班主任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学校的每个班,有各种类型的孩子,轻症、重症,不能走路的、不能说话的,男生、女生。

 

在这样的学校里,孩子的打闹,往往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调皮捣蛋,是疾病让他们行为失当。为了防止出状况,有些特殊学校会按照孩子们的不同病情、病种来分班。

 

这样的确可以省去很多管理上的麻烦,但对孩子未必是好事。

 

副校长孙卫红说,一旦你把自闭的孩子放在一起,大家只会越来越不爱说话。生活不能自理的脑瘫患儿都放一起呢?哪个老师有精力和体力去照顾这样一个班级。

 

所以在这个学校,每个班都是不同的孩子交叉着安排的。不过有时候,也会出现一些状况。

 

七年二班嘟嘟,打了同班的祺祺。

 

班主任沈佩说,嘟嘟和祺祺是病理上的“死对头”,一个喜欢惊声尖叫,一个对声音极度敏感。但他们奇迹般地做了7年同班同学。

 

因为陈学飞可以很好地处理孩子们之间的事儿。

 

 

父母送孩子到校,孩子在校门口嚷着不肯下车,老师拿他没办法时,是爷爷哄好的;

 

重度自闭症患儿畅畅会突然坐在操场上不动,任谁也劝不回来,只有爷爷成功了;

 

每次嘟嘟和祺祺发生矛盾,爷爷会把嘟嘟揽在怀里,捂着他的耳朵,隔绝那些令他狂躁不安的声响,感受他渐渐平复的心跳……

 

“其实他们已经好久没打架了,可惜那天爷爷不在。”沈佩说。

 

特殊孩子为什么这么信任爷爷?这分明是一个极难被陌生人走近的群体。

 

因为,每个孩子都和爷爷拥有独属于他们的“秘密”。

 

没人知道祺祺是第几次拉在裤子上,爷爷知道;没人知道晨晨最爱吃的食物,但是爷爷知道晨晨爱吃的是他每次偷偷给他的油面筋塞肉;没人知道小敏喜欢的男孩子就是同班的那个小胖墩,爷爷知道。

 

或许是因为这样,他们中有些人甚至不会主动和自己父母亲近,但每次病情发作难以自控时,却愿意在爷爷的臂弯里变得温顺乖巧。

 

 

02

 

几乎每个家长,都会在自己疲惫不堪时,把孩子送进来。而在这之前,因为这个孩子,整个家庭或许已经经历了无数次的相互埋怨、吵闹、中伤。

 

同样的场景,10年前在陈学飞家也无数次上演过。小黄5岁时,突然变得吵闹不堪,眼神涣散,最终查出自闭症。

 

怎么还有这种病?陈学飞想不通。儿子结婚,娶了一个非本地的姑娘,“听人说这样生出来的孩子聪明。”但结局却证实了这个想法的荒诞。

 

尝试面对现实,陈学飞花了一年的时间。带着孙子四处找康复治疗师,在临入学前的那段日子,小黄可以“盯人”了,就是谁说话盯着谁看,这在正常孩子身上,不过只是一种本能反应而已。

 

小黄的智力水平并不低,普通小学的面试也勉强可以通过,陈学飞本以为一切都妥善了。

 

直到开学一周后,小黄在普通学校里因为找不到教室、厕所,一句句跟读老师说话,大喊大叫等“反常行为”被劝退。

 

经历了这件事,陈学飞才真正接受了现实

 

第二天,陈学飞就拉着小黄去了趟医院,恳求着医生帮他开个证明,“证明这孩子智力有问题,这样他就可以去特殊学校了。”

 

于是2011年的9月,小黄入读了惠敏学校的一年级。当时班上一共9个孩子,有的因为脑瘫,走不了路,有一个自闭症重症患儿畅畅(化名),从始至终不能开口说话。

 

陈学飞一瞬间觉得自己还算幸运。事实上,许多家长都是在这种不可言说的“比较”中,渐渐找到了一点信心宽慰。

 

特殊孩子的家长们,似乎比普通人家的父母多了一丝怜悯之心。

 

学校里有孩子把饭汤滴落在身上,或控制不住大小便弄脏裤子,哪怕是不认识的,陪读的家长们也愿意主动搭把手弄干净。

 

这种付出是自然而然的,大家也丝毫不会把这点事情挂在嘴上。

 

爷爷尤其照顾那些病重的,甚至失语的孩子。畅畅是他重点关注的一个孩子。因为重度自闭症,畅畅的生活不能自理,也无法和任何人交流。

 

午饭时间,爷爷帮他把菜和饭拌在一个碗里,看着畅畅一口一口把它吃光。课间上厕所,畅畅会等着爷爷帮他提裤子。爷爷不来,他就在马桶上坐着,一直等下去。

 

 

每次走进教室,爷爷会把三分之二的时间花在畅畅身上。他的目光,总也离不开这个孩子,即便他知道,畅畅连跟他产生眼神交流都做不到。

 

至于自己的亲孙子小黄,爷爷更想放开他的手。

 

这两年,奉贤区开设了一些针对特殊孩子的中职班,那是这些特殊孩子们目前来说最好的去处,但也不是谁都有机会去的。爷爷想让希望小黄可以去那学一门技术,,将来也能找到一份工作,让他自己的人生稍微多一点保障。

 

 

03

 

这所特殊学校每年都能招到不少学生,很多孩子在校读了三四年,家长依然没有放下心中的执念:我的孩子和别人不一样,他或许可以创造一些奇迹。

 

只是现实往往残酷。127个孩子里,目前已经有十多个还没到毕业的时候,就请了长期病假。因为各种各样的困难,他们很难重返校园。

 

在所有陪读家长中,爷爷是有理由提前退出的。孙子小黄症状稍轻,他可以自己洗脸、吃饭、与人交流。就在今年,升入九年级后,他甚至可以自己走到公交站,再乘坐7站路下车,走进校门找到班级的座位坐下。

 

但现在爷爷反而走不开了。从一开始放心不下孙子,到后来,他放不下越来越多的孩子。与此同时,许多陪读家长则因为各种各样的家庭原因退出陪读的队伍,爷爷也就主动担任起这些本不属于他的责任。

 

爷爷终于成了所有孩子的爷爷。

 

其实为了孩子,许多家长曾经全情投入地陪读过,甚至放弃过自我。为了陪着孙子,方便照顾他,陈学飞已经连续10年没再出去工作过。

 

但是谁能想到,他是曾一名奶牛养殖的专业技术人员,江苏、崇明等各个地方的农场都曾给出上万的月薪来聘请他。但特殊孩子,是要投入很大精力的,陈学飞根本无力再从事别的事情。

 

 

去年,陈学飞因为身体原因,不得已也休息过一段时间。劳累的陈学飞突发心梗,做了一个心脏搭桥的手术。出院后,陈学飞不得不减少他在惠敏学校的志愿工作。

 

但是,很快便有两三个重症的孩子选择了休长期病假。“老师给予的关心和支持毕竟有限,有些孩子需要的是专人一对一的帮助。如果爷爷不在,家长又抽不出时间陪读、照料,他们只能回家。”校长说。

 

如果爷爷不再来了,选择休学的孩子还会更多。

  

其实老师、家长都知道,孩子们能遇上爷爷,陪着他们走这一程,是一份特殊的幸运。总有一天,高洁要自己跳起来踩球,畅畅要学会自己提裤子,嘟嘟要自己平复躁动的情绪……

 

然而,爷爷就要走了。再过半年,小黄会从惠敏学校毕业,可能去几公里外的中职学校特殊班学习一门烹饪的手艺,爷爷也要结束他9年、3000多天的陪护使命。

 

可每个人又都希望,那一天能来得晚一些,再晚一些。

 

 

大班长说

 

9年的时间,小黄的爷爷也成为了127个孩子的爷爷。

 

我们的生命中或许也曾出现过这样的人,就像爷爷对于这些不幸的孩子和家庭一样,给我们的生命带来光和热。

 

希望在爷爷离开的日子,孩子们可以继续怀揣着这股力量,更坚定地走下去!

 *文章来自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儿童自闭症治疗https://www.xingxiwang.com      

孤独症治疗https://www.xingxiwang.com           

自闭症康复https://www.xingxiwang.com            

北京星希望儿童孤独症治疗康复专业机构

分享到:
 主办方 
星希望(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 成立时间:2011年
  • 注册状况: 社会企业
  • 项目地区:
  • 活动领域:残障
  • 机构规模:11-30人
机构动态

地图

分类信息发布

任何NGO组织、NGO相关企业和政府部门,都可以在简报高效发布招聘信息,网罗天下人才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