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名录> 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  第三期“内生式社区发展与社区保护地”工作坊

第三期“内生式社区发展与社区保护地”工作坊

时间:2019-01-07 14:24:25  来源: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    点击量:32

2018年12月19日-21日,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全球环境基金小额赠款计划中国项目支持并委托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以下简称“中心”)承办的第三期“内生式社区发展与社区保护地”工作坊在云南丽江圆满举行。

参加本次工作坊的有来自于学术界、研究机构、基金会、社会服务机构、社区代表等30余人,分别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王晓毅研究员等三人;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丽江老君山国家公园管理局;

青海省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协会、青海省甘德县班玛仁拓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海南智渔可持续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云南南亚竹藤研究中心、云南省携手困难群体创业服务中心、永胜县农村社区发展协会、大理白族自治州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研究中心(云山保护)、云南省玉龙县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等社会服务机构;

青海省索布查叶牧民合作社、海南省儋州市老市村、云南省香格里拉市金江镇新建村、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潞江镇芒合村、云南省德宏州盈江县支那乡等的社区代表。

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自2010年开始在丽江三江并流地区的4个乡镇8个村委会,127个村小组,1150.84平方公里的区域中开展通过社区建设,促进当地人成为保护与发展的主体,使之在现代化进程中重新建立人与自然的平衡关系。至今已经建立了47个社区自然保护地和1个流域保护地,保护面积超过25万亩,自然环境得到有效管护。2018年,中心创建了一套由社区产生的联合国环境署社区保护地全球系统的互评标准,为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社区保护地进入ICCA提供同行评审的标准借鉴。

目前中心在各个社区里正在进行的社区保护地、社区垃圾处理、村寨银行、生产生计改善、生态产业合作社、传统文化的保护与传承等项目以及各类真实案例为NGO业界,研究者们进入社区、参与实践、观察研究提供了必备条件。此外,中心团队除了有来自各专业的社会实践者外,还有历经环保发展各个阶段和过程的资深实践者邓仪通过30余年的行动反思,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创建了“内生式项目管理”(Endogenous Project Management)的理论和工具,为工作坊提供了分享的基础。

共同讨论

工作坊伊始,首先由参会的8个NGO代表分别按照以下提纲介绍了自身的项目情况:

1.我是谁?

2.正在或想要做什么事情(项目)?

3.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

4.如何来做这件事情?                                         

5.事情的进展如何?

在大家的介绍中,值得一提的是,大部分NGO代表在介绍“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的时候,都从NGO的认识角度来分析问题与项目,忽略了或未提及社区的需求与看法。

认识社会

本次工作坊邀请了中国环境保护与社区发展研究领域的资深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农村环境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王晓毅老师为与会人员做了《山地社会:传统与现代》的讲座分享。

一般而言,人们对于山地社会的认识是:落后、贫困与封闭,而王晓毅老师结合自己在中国各地大范围的调查研究,发现山地社会其实也是多样、丰富与开放交流的。而且,山地地区还存在着特殊的生态、经济、社会与文化系统,比如山地社区的产出少,自给自足性较强,难以形成单一化与一村一品的产业模式,而是追求产品的多样化与稳定性;社区规模小,自主性强,注重平等,强调血缘、亲缘关系;其文化上则注重节俭克制,对自然充满崇敬与依赖。

但是传统的山地社会在现代化、全球化的影响下,也面临着挑战,比如消费主义与市场的冲击等。山地社会的传统与现代,提示了NGO工作者在面向山地社会的社区工作时,需要注意尊重当地社区的文化-社会-经济多样性,而不能一味地复制模式,同时需要注意到与市场连接的农产品规模小,也要注意保持与当地自然的和谐。

从个人经历看整个环保历程

中心理事长邓仪老师根据自己的工作经历,分别介绍了草海自然保护区管理、阿拉善荒漠化治理以及三江并流可持续发展的工作经验、教训与反思。通过多年的实践,项目理念逐渐成熟:生态保护其实就是建立合适的人地关系,社区当地人应该成为社区发展与保护的主体,在之中要建立利益、权利的多赢分配和公共管理机制,使之可持续。

再到云南三江并流区域的可持续发展项目,自己逐渐形成内生式社区发展项目管理,注重在社区自主、契约精神、民主议事以及公平程序方面的建设,来推动社区实现可持续发展。

丽江在行动

在丽江,社区可持续发展项目旨在解决社区公共管理缺失引起的乱砍滥发、不合理的生产生活方式导致的资源枯竭、自然保护与社区发展的脱节、生态保护的主体错位等问题。在具体的实践中秉承着社区为主体、服务社区需求、社区出资出力等基本原则,开展了一系列的实践行动,社区实施了包括社区保护地、村寨银行、生态农业、社区卫生环境治理、合作社建设、传统文化与手工艺传承等项目活动,逐步探索适合社区自身的可持续发展道路。

为促进参加工作坊中农牧渔民之间的交流,工作坊邀请了河源村民李玉坤分享自己参加社区项目的九年回顾,并与与会人员进行了交流互动。

黎光社区走访参观

12月20日,为增进与会人员的交流、学习效果,工作坊安排了前往黎光社区实地观摩项目的活动。

在黎光生态产业合作社,黎光村蜂金龙书记为与会人员介绍了黎光可持续发展项目的整体情况。蜂书记强调了在实施项目时要充分尊重村民的意见,注重村民的能力培养,注重村民的民主、团结、公平意识,注重责任、权力、利益的结合,注重项目的可持续性,同时,一定要以村民为主体,这个是可持续性中最关键的。

常会有很多外人询问村民们在项目的实施中挣了多少钱,蜂书记认为项目所产生的影响是没办法用金钱来衡量的。项目对当地村民的生产生活有没有带来好的影响,有没有增进了当地人的团结,有没有促进了当地的公平正义,做村民支持的事情,做村民愿意做的事情,能得到村民的认可这才是最重要的,项目也才能够能够“长命”,源源不断地做下去。

在谈到发展生态产品时,蜂书记认为产品所在区域里的环境保护有没有做好,这个应该作为一种标准来评鉴,如果一个地方连环境保护的意识都没有,那如何能够生产出生态产品呢?目前黎光村成立了农民合作社并在生态产品上做一些尝试,开发了核桃油、花椒、蜂蜜、天麻、冷杉菌等农产品,但同时也面临着如何获取食品生产许可证从而合法进入市场流通销售的瓶颈。

社区参访当日是黎光村老下组村寨银行项目的第一轮第二批次轮转,在还借款结束后,老下组的村民们还对关于参加项目竞争会所申请的修建厕所项目进行了讨论与表决。与会人员观摩见证了村民的还借款活动、村民通过集体会议讨论、表决公共事务的过程,还与老下组的村民就其所借钱款的用途,项目的作用等问题进行了交流和探讨。

在场的与会人员表示实地参观项目操作这种直观的学习形式给人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不仅看到项目活动全过程都是由村民自己来主导的,还感受到了那些沉淀在村子中的传统文化、朴素的生态观、乡土智慧也活灵活现地呈现在项目过程中。

此外,与会人员还实地走访了解白芸豆钢架替代种植情况以及前往黎光村河上组、观摩了黎光村的河流流域保护地等项目的实施。

真相离我们有多远

为进一步回应与会人员的需求、问题,促进探讨社区工作中NGO与社区的定位、权利分配等问题,工作坊安排了具有针对性的案例进行分析讨论。

案例一:某公益组织在少数民族社区开展工作,某村民向工作人员提出希望把自家的房子改建成村里的图书馆。为此工作人员与村民进行了沟通,并邀请村民小组长召开了会议。会议上参加的村民较少,对改建图书馆也不置可否,反应冷淡。

案例二:某村社实施了水源林保护,制定了村规民约。村民甲因为修路要经过村民乙的自留山,私下答应村民乙修好路后可以在甲的自留山里砍伐两棵杉树。而路修好之后,村民乙却在甲的自留山里砍伐了五棵树。村民甲的女儿则向村民管理小组举报了村民乙砍树。

与会的NGO与社区人员设身处地进入案例中,讨论“怎么办?为什么要这样做”。在案例一的讨论中,NGO代表均表示图书馆项目还存在诸多的疑惑——图书馆是不是村民的需求,为什么参加会议的人数偏少等,并认为有必要重新调查、访谈与开会。而青海藏区人员提出了“会想尽办法做成(图书馆),(如果村民)不理解,用爱的方式去解决”。这种方式也凸显了地域文化的特色。由不同社区农民、渔民、牧民组成的社区讨论组则敏锐地觉察到案例中房屋的产权问题,认为需要暂停实施项目,并给出了具体的原因。

在案例二的讨论中,多数NGO代表选择了作为服务者、监督者、观察者的角色,认为砍树事件的处理则需要交给村民来自主决定。而社区讨论组则从村民的角度出发,认为要坚决捍卫村规民约的权威性,并针对甲、乙二人给出了不同的处罚方案,由村民会议讨论决定。

真相离我们有多远,从大家对案例给出的处理方式,我们不然发现,如果是以外人的想法去判断策略的话往往和整个社会真相是有区别的,特别是做作为外来者的NGO人员。与其这样,在项目的实施中还不如以社区为主体,用当地人的文化、习俗、生活方式、方法等乡土智慧来解决社区的问题,以免有偏差。通过案例讨论,大家更清楚地认识了NGO应该如何服务社区,如何回应社区的需求进而产生项目,如何尊重社区的主体地位实现社区的自我管理。

在下午的自由讨论中,与会人员就“社区带头人”、“关键人物”、“发展”、“村寨银行”等概念与项目进行了讨论分享。

总结与分享

本次工作坊的参会人员来自天南海北,从西北端海拔四千多米的青藏高原到天涯海角的海南岛,人员多元化且差异性强。三天的学习交流中,不同的地域文化、观念、思想相互碰撞和交融,激荡出火花一片,与此同时,大家的共识也在交流碰撞中增进。最后一天下午,参会的NGO及社区人员、学者们进行了总结与分享。

此次工作坊观察席上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张倩副研究员在总结时和大家分享了有关小农的重要性、食物主权等知识,同时也谈到了“边界”这一词的重要性,即认清边界需要彼此的尊重,就是我把你看成一个平等的人,而不是什么都需要我来教你,在尊重的基础上,我们去了解当地人的需求,问题解决的渠道……

以下为部分与会人员分享发言的节选。

青海省甘德县班玛仁拓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加阳东云:三天中印象最深刻的是邓老师说的一句话就是“为何而做?”你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很重要,你是为自己?还是为社区?或者是为金钱?需要明确地确定你的初心,因为你的初心决定着这件事情的成败。我们在一个社区做生态环境保护必须要了解当地社区的传统文化,尤其是利用当地的传统文化结合现代的一些科学做生态保护是很重要的……我们众所周知,人都是高级动物,但是我们不能随意或者因一些很荒唐的理由去杀戮一些动物,这是很不应该的,我们每一个生命都是平等的,都要尊重彼此的生命,做到和谐相处。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张劼颖助理研究员:我们对自然的理解(价值观)不一样,行动也就不一样,中国人讲的天人合一,自然里从来都是有人的,这才是和谐的,但是人在之中的角色是什么,有多大,有多小,他的价值是什么,还可以大家继续探讨继续想的。……同时我也看到了环保组织和当地人互相改变的关系,其实是一个互动的过程,内生式、互动式、共同学习、共同进步。还有一个是整体式,村庄本来就是一个整体的,它的所有事情是整体的,人和自然、生态、动物等也是整体的,是不可割裂的,虽然整体的要深耕细作需要很长时间,但也是这种整体的方式是比较有可能给地方带来改善的,所以我觉得不仅是内生的,也是互动的,整体的。

最后,中心理事长邓仪老师在总结关于该如何定义“内生式发展”,认为应该要恢复到其本源的状态,即文化的本源,人地关系的本源,伦理的本源、宗教信仰的本源,原住民的权利等,而不应被那种单一的主流的解读所掩盖和抹杀掉。同时,“社区保护地”是一种工具,而非最终的目的,中国道家的“天人合一”,佛家的“众生平等”能否体现在建立社区保护地的过程里,都有待于我们所有的行动者去慢慢丰富的。

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感谢各位老师、农牧渔民朋友及NGO同仁在工作坊中真诚的分享与交流。本工作坊是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执行的UNDP、GEF/SGP项目——“重点景观区域内社区为主体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建设”的子项目活动。

下一期工作坊将于2019年春季开展,如有兴趣参与,请关注本公众号(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获取最新工作坊消息!

 

联系我们

地址:云南省丽江市玉龙县玉龙园107栋3号

网站:www.ncvasd.com

微信公众号: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

电话:0888-5399438

邮件:lijiangihe@foxmail.com

志愿者QQ交流群:488280315

 

 

分享到:
 主办方 
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
  • 成立时间:2014年
  • 注册状况: 社会服务机构(民非)
  • 项目地区:丽江老君山
  • 活动领域:环境保护 三农与扶贫 社区发展 教育 社会创新/社会企业 能力建设/研究/支持/咨询 企业社会责任 社工
  • 机构规模:11-30人
机构动态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