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简报用户,因近期疫情防控限制,暂停电话咨询服务。如您需要人工服务,请联系邮箱zp@cdb.org.cn
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名录> 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  第二期“内生式社区发展与社区保护地”工作坊圆满举办

第二期“内生式社区发展与社区保护地”工作坊圆满举办

时间:2018-11-28 11:30:09  来源: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  作者: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  点击量:48

2018年11月9日-11日,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全球环境基金小额赠款计划中国项目支持并委托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以下简称“中心”)承办的第二期“内生式社区发展与社区保护地”工作坊在云南丽江圆满举行。

参加本次工作坊的有来自于学术界、研究机构、基金会、社会服务机构、社区代表等近30余人,分别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国家协调员刘怡及项目顾问刘博;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杨善华教授等三人;中国扶贫基金会、湖北省当代公益基金会;

北京富群社会服务中心、北京天恒可持续发展研究所、迪庆香格里拉可持续社区学会、广西生物多样性研究和保护协会(美境自然)、香港中文大学“一专一村”农村可持续发展支援计划、昆明创益生态研究院等社会服务机构;

丽江拉市海保护区管理局以及来自青海省玉树州曲麻莱县、云南怒江州泸水市片马镇、云南香格里拉县吾竹村、丽江玉龙县文海村、丽江玉龙县宝山乡、丽江宁蒗县拉伯乡等的社区代表。

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自2010年开始在丽江三江并流地区的4个乡镇8个村委会,127个村小组,1150.84平方公里的区域中开展通过社区建设,促进当地人成为保护与发展的主体,使之在现代化进程中重新建立人与自然的平衡关系。至今已经建立了47个社区自然保护地和1个流域保护地,保护面积超过25万亩,自然环境得到有效管护。2018年,中心创建了一套由社区产生的联合国环境署社区保护地全球系统的互评标准,为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社区保护地进入ICCA提供同行评审的标准借鉴。

目前中心在各个社区里正在进行的社区保护地、社区垃圾处理、村寨银行、生产生计改善、生态产业合作社、传统文化的保护与传承等项目以及各类真实案例为NGO业界,研究者们进入社区、参与实践、观察研究提供了必备条件。此外,中心团队除了有来自各专业的社会实践者外,还有历经环保发展各个阶段和过程的资深实践者邓仪通过30余年的行动反思,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创建了“内生式项目管理”(Endogenous Project Management)的理论和工具,为工作坊提供了分享的基础。

认识社会与社会建设 

公益慈善项目及其工作本质上都应该是促进社会良性变化、问题解决的活动。而这一活动的必不可少前提在于如何认识我们所处的社会及其存在的问题。11月9日,工作坊邀请了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杨善华教授为与会人员介绍社会学的基本观点与如何认识社会。

杨老师首先从自己多年来的扶贫观察开始:陕北某地的贫困户会把政府发放的军大衣在过冬之后卖掉,到了秋天需要军大衣的时候又去找政府讨要。这涉及到人的惰性。关于人性,人与动物存在一定的相似性——趋利避害,但是又有所区别:人能够区分长远利益与短期利益。关于人性,有性善论与性恶论之分。西方人认为人是有原罪的,因此,其制度都是基于此来设计,重在防备、防御权力集中做坏事,比如美国的“三权分立”框架。性善论则主要强调道德的教化。儒家教导人如何规范人自己的行为、提高自我修养,但是存在的缺陷是:人违规了怎么办?一个社会要很好地运作下去是需要秩序的,否则会乱套。涂尔干提出了“社会规范”,社会规范分为正式制度与非正式制度两种。正式制度包括法律法规等,而非正式制度则包括风俗、乡规民约、潜规则等。

社会是如何起来的?每个个人都趋利避害,并且希望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势必要发生冲突。霍布斯说,这是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战争。怎么解决呢?这需要每个人在社会集体里定一个契约,允许每个人都能实现一部分利益,但不允许最大化个人利益,通过这样的办法,来保证社会的正常运作。后来,卢梭又提出了“社会契约论”:需要一个超越每一个人之上的部分,监督每一个人,如果有人要实现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就要实施惩罚,而这个高于个人的部分就是社会。

在西方,人是信仰基督教与个人主义的,每个人都可以面对上帝,关心自己能否进入天国。但是多数中国人的归属是家庭,很多事务都是围绕家庭、家族来进行,家庭成为社会的基本单位。

研究、认识社会需要提升洞察力,需要有大局观,不能站在自己个体的角度想问题,而需要联系起来看到问题、现象背后的本质,从而才能认识、解决问题。在NGO工作的实际操作中,如果不能正确处理与政府、社区的关系或回应其合理诉求,就容易遇到困难。社区百姓应付NGO的方式层出不穷,呈现出“抓而不紧”,表面上看来他在做事情,但是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效果,可谓是“轰轰烈烈走过场”。

社会学告诉我们,这个社会是什么,为什么。而社会实践者则在回答“要解决社会问题需要怎么做”。

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理事长邓仪老师根据自己的工作经历,分别介绍了草海自然保护区管理、阿拉善荒漠化治理以及三江并流可持续发展的工作经验、教训与反思。通过多年的实践,项目理念逐渐成熟:生态保护其实就是建立合适的人地关系,社区当地人应该成为社区发展与保护的主体,在之中要建立利益、权利的多赢分配和公共管理机制,使之可持续。再到云南三江并流区域的可持续发展项目,自己逐渐形成内生式社区发展项目管理,注重在社区自主、契约精神、民主议事以及公平程序方面的建设,来推动社区实现可持续发展。

紧接其后的是由中心项目官员耿得安向与会人员介绍丽江可持续发展项目的基本概况。在丽江,该项目旨在解决社区公共管理缺失引起的乱砍滥发、不合理的生产生活方式导致的资源枯竭、自然保护与社区发展的脱节、生态保护的主体错位等问题。在具体的实践中秉承着社区为主体、服务社区需求、社区出资出力等基本原则,开展了经验扩展、自主发展、项目申报(我们为什么组织社区村民的项目申报)一系列的实践行动。在此支持下,社区实施了包括社区保护地、村寨银行、生态农业、社区卫生环境治理、合作社建设、传统文化与手工艺传承等项目活动,逐步探索适合社区自身的可持续发展道路。

为促进参加工作坊中农牧民之间的交流,工作坊邀请了河源村民李玉坤分享自己参加社区项目的九年回顾。

“八、九年下来,河源村确实发生了变化。如果拿钱这个指标来衡量,我认为河源的收益是负值,因为一个村寨银行才支持三万元,但是需要开三四个月的会议,肯定是负值。但是我们的山林确实保护起来了,没有人故意破坏了,因为我们的思想思维发生了转变,深入了人心。”

“现在我们经常喜欢说主体地位,什么是主体地位?这个词好讲,但是不好实施的。我的理解是:社区要有知情权、自由选择权、支配权,这样才能体现出主体地位。经过这么多年的实践,以前的“我”和现在的“我”,已经是两个“我”。这就是人的变化,是最基本的。”

参观访问

11月10日,为增进与会人员的交流、学习效果,工作坊安排了前往黎光社区实地观摩项目的活动。当日正值河下组村民村寨银行项目还借款活动,与会人员旁观了村民的还借款活动。

截止今年,黎光村河下组村寨银行项目完成了第一轮的全部三批次轮转,在开始新一轮的村寨银行项目资金轮转前,河下组村民就下一轮借贷的次序是否调整以及本轮产生的收益6480元如何处理等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和表决。与会人员观摩见证了村民通过集体会议讨论、表决公共事务的过程。

在黎光生态产业合作社,蜂金龙书记为与会人员介绍了黎光可持续发展项目的整体情况。黎光村13个村民小组、360户村民中有12个村民小组、268户村民参加了村寨银行与生态保护联动项目。同时黎光村实施了白芸豆钢架替代种植、传统文化与手工艺传承等项目,还于2018年3月举办了原住民与社区保护地的同行评审会议,其社区保护地正式列入原住民与社区保护地系统。

黎光村在生态保护与社区发展方面的工作先后被人民日报、云南日报、丽江日报等媒体宣传报道,得到肯定。蜂书记强调了在实施项目时要注重四个方面:一是注重村民能力的培养;二是注重村民的民主、团结、公平意识;三是注重责任、权力、利益的结合;四是注重项目的可持续性。

在“从保护中受益”方面,黎光村虽然成立了农民合作社开发蜂蜜、天麻等农产品,但是面临着如何获取食品生产许可证从而合法进入市场流通销售的瓶颈。很多外人询问在黎光项目的实施中村民挣了多少钱,带动了多少贫困户脱贫,但是蜂书记认为,一个社区的长远发展中最重要的是人的思想意识工作,这是最根本的。

此外,与会人员还分别前往黎光村河上组、色冲落组观摩了当地的河流、水源林保护地以及白芸豆钢架替代种植、垃圾处理设施等项目实施情况。

讨论与探索 

11月11日,在前期分析与观摩的基础上,工作坊围绕“NGO如何做好服务使得社区主体地位得到发挥”、“社区的组织与制度的产生与持续如何实现?”两个主题进行了案例讨论。

在案例讨论中,与会人员被要求融入案例的情节中设身处地思考如何回应社区的需求与问题。通过分组讨论,各组派出代表就案例的问题进行了分享讲述。之后邓老师就案例实际发生的情况进行了讲解、剖析,通过具体操作介绍NGO的服务作用如何体现,社区的主体角色如何发挥。

工作坊还就关注的共性问题进行了讨论,比如社区项目申报如何进行,村寨银行在社区发展中发挥的作用,如何推动社区产生自我行动与组织,社区会议中的“少数服从多数”方式是否存在问题、社区如何应对市场等。

随后,与会的NGO及社区人员进行了总结与分享。以下为部分与会人员分享发言的节选。

玉龙县宝山乡宝山村木文川:在三天的学习中,感触最深的是村寨银行和环境保护的这种模式,……村寨银行的各种制度和他们履行的职责都是来自于村民共同讨论制定出来的,它实行的是自我管理,是村民都提出来我要这样做而不是某一个人或某一个组织强加给这些村民的。

北京天恒可持续发展研究所葛兴芳:……工作坊几个案例,让我们觉得要相信村民自己的能力和智慧,也让我们自己去反思,什么是内生、社区自主。可能我们以前包括在设计项目、做工作的时候,我想着说我可以帮助社区做什么,而不是说社区需要什么,社区自己可以做什么。……我们是作为NGO的代表,在我们的工作中,以后我会考虑什么是真正地以社区为主体,社区最需要的是什么,然后社区自己想怎么办,基于这些想法我们可以给社区提供什么,社区可以怎么做。

中国扶贫基金会袁越:我感触最深的是“个体的独立思考与实践的重要性”……我作为一个项目管理人员,接触的项目内容涉及到各个方面的领域,但对于我这样很少到社区里去了解项目是如何开展的人员来说,有时候真的很难在跟伙伴去沟通的过程中去真正了解到他们在实际项目中遇到的那些问题,去给他们一些建议。……所以从我工作的层面上来说,今后我要去提升专业性,要把项目吃透,分析项目设计的因果、内在逻辑,重视跟执行方、受益方的沟通,倾听他们的反馈。

最后,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理事长邓仪老师就内生式社区发展进行了总结:NGO需要明确服务的界限以保证社区主体作用的体现,充分相信社区的能力,推动社区在文化、资源、能力方面的内生来实现社区的可持续发展;建议与会人员通过工作坊中经验、案例的分享讨论,掌握基本的逻辑与理念,而不是简单复制工具,希望能够结合各地社区的情况推动社区的内生与自我发展。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杨善华教授总结本次工作坊时谈到:我们需要重新思考项目的意义在哪里?一个项目是不是做完就结束了?跟当地的可持续发展有什么联系?……我们永远不要低估社区的智慧,他们本村人最了解本村的情况……用包容的态度,看待别人的经验教训,学习别人好的方面,来推动我们自己的工作。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国家协调员刘怡老师对本次工作坊作了最后的总结:

✐世界是多元的,工作坊的案例和工作,重在与大家分享还有另外一种叫做内生式的工作方式,通过实现在经济、环境、社会三方面的协调来推动社区的可持续发展。

✐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社区工作需要因地制宜。当地的事务是我们作为外人没有办法完全了解的,而是应该由当地人处理当地的事务。

✐重新定位我们的角色:GEF/SGP项目的定位是给NGO及社区提供支持。其他的很多机构都在介绍“我们怎么做”,而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的项目都是在介绍“村民怎么做”,把自己定位为社区的服务者和观察者,我们相信全球最难的环境问题只有社区作为主体才能得到解决,我们相信社区。为什么我们有很多NGO做社区项目,容易越俎代庖,容易帮别人决定?有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你相不相信社区。

✐思考,行动,再思考,再行动。世界上有各种力量想左右我们的思考与行动。如果我们按照这个规则制定者的逻辑或框架行动的话,我们就成为他们的同谋或者帮凶。我们自己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自己要先学会独立思考。

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感谢各位老师、农牧民朋友及NGO同仁在工作坊中真诚的分享与交流。本工作坊是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执行的UNDP、GEF/SGP项目——“重点景观区域内社区为主体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建设”的子项目活动。

下一期工作坊将于2018年12月19-21日在云南丽江举行,敬请关注、参与,详见https://f.lingxi360.com/f?fid=MuZG1NXu1RA=y&utm_bccid=LXEmaDkN

 

分享到:
 主办方 
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
  • 成立时间:2014年
  • 注册状况: 社会服务机构(民非)
  • 项目地区:丽江老君山
  • 活动领域:环境保护 三农与扶贫 社区发展 教育 社会创新/社会企业 能力建设/研究/支持/咨询 企业社会责任 社工
  • 机构规模:11-30人
机构动态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