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简报

NGO报告:北京高尔夫球场年耗百万居民用水量

  • 作者:王尔德;宋 斌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发布时间:2012-04-21 13:02:33 | 点击数量:1352

 

4000万立方米!
 
  “这是北京高尔夫球场行业一年的耗水量。” 4月19日在自然之友《中国环境发展报告(2012)》(以下简称《报告》)发布会上,《报告》作者之一、中国生态文明研究与促进会研究与交流部主任胡勘平称,这个数字对人均占有水资源量只有100立方米左右的北京人来说意味深长。
 
  胡勘平介绍,4000万立方米差不多相当于100万北京老百姓(截至2011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为2018.6万人)一年的生活用水量。
 
  “问题还在于不少高尔夫球场,无论在北京,还是全国其他地方,好多未经国家正式批准,处于非法状态”,这与中央和北京提倡的“量水而行”相冲突,胡建议对高尔夫球场行业进行适当限制。
 
  对此,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王毅对本报称,应通过经济手段,比如尝试使用较高水价,来提高高耗水行业节水的积极性。
 
  20日本报从北京市水务局获悉,北京将在年内发布新版《北京市节约用水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拟对包括高尔夫等在内的高耗水行业实行定额用水政策,并对超标用水部分收取累进加价费用。
 
  年耗水量4000多万立方米
 
  “由于北京的水资源供应很紧张,我一直关注北京的特种行业用水,并称之为奢侈性水消费,前两年先后做了洗浴和滑雪行业用水状况的调研,今年我们将目标锁定在高尔夫球场行业。”胡勘平对本报称。
 
  北京市水务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毕小刚曾公开指出,北京人均水资源量约100立方米。
 
  “按此计算,北京的人均水资源占有量已经跌至全国水平的1/20,全球水平的约1/20。” 胡堪平参与撰写的《北京的高尔夫球场和奢侈性水消费报告》(以下简称《奢侈性水消费报告》指出,根据联合国的有关标准,北京近年来一直处于“灾难性水缺乏”状态。
 
  “但与此同时,北京各种高耗水场所的奢侈性水消费随处可见,其中问题最突出的就是严重失控的高尔夫行业。”胡堪平称。
 
  北京到底有多少高尔夫球场,目前尚无官方权威数据。胡堪平通过多方采访业内人士核实得知,北京的高尔夫球场数量约为六十七家,其场数和密度已经位列全国各大城市之首。
 
  这些高尔夫球场为高耗水场所,用水需求集中在两方面,一是球场必须设置水域障碍,通常指琥珀和浅水滩;二是草皮植物需要经常浇溉,耗水量巨大。
 
  中国高尔夫球协会官方网站显示,一个标准的高尔夫球场占地面积一般为750亩到1500亩左右,设18个球洞。另据北京林业大学教授、中国高尔夫球协会场地管理委员会秘书长苏德荣介绍,一个18洞的标准球场每天平均耗水2000-2500立方米。
 
  “高尔夫球场除了冬季封场三个月外,其余时间都需要浇灌维护。”胡堪平介绍,每个球场按8个月即240天,浇灌维护草坪面积按56.8万平方米(全国平均值),每天按浇灌一次、每次浇5毫米计算,如果北京市标准球场(即18洞球场)有60家,则一年耗水4089.6万立方米;如果有70家,则一年要耗水4771.2万立方米。
 
  “上述关于北京高尔夫数量、耗水量的调查是否符合实际情况,还需要专业人士和政府主管部门进一步核实。”《奢侈性水消费报告》亦坦承。
 
  占北京年环境用水总量1/10
 
  4000万立方米水意味着什么?
 
  按照国标《城市居民生活用水量标准》,北京市城市居民生活用水量标准下限值为每天85升,上限值为每天140升。以年度计,则分别约为31和51立方米。取其中间值40立方米。
 
  “实际上,北京市城市居民生活用水量的数字更接近于国标的下限值。”胡堪平介绍,北京市统计局的数据表明,1995年北京市民年人均生活用水量为31.7立方米,从1995年到2004年十年间基本稳定在30立方米左右,2004年为人均31立方米,因此,4000万立方米就意味着这个行业耗掉的是超过100万市民的标准用水量。
 
  据最新发布的(《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北京两个中心城区——东城区和西城区(分别由原东城区和崇文区,原西城区和宣武区合并而成)的常住人口分别为91.9万和124.33万人。
 
  “换句话说,高尔夫行业,消费了相当于
 
  首都中心城区约一半常住人口的标准用水量。”胡指出。
 
  “高尔夫行业的用水在分类中属于环境用水种类。”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科院水资源所所长王浩对本报介绍:“如果将其放在北京年用水总量的盘子里面,这个行业的用水量问题可能会更加突出。”水利部的一位不便具名的官员对本报分析。
 
  根据《北京市水资源公报(2010)》,2010年北京市用水总量为35.2亿立方米,其中环境用水4亿立方米,占11%。“这意味着高尔夫球场行业的用水占到了(2010年)北京年环境用水总量的1/10,属于典型的高耗水行业,应当加强监管。”王浩称。
 
  建议价格管制
 
  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王毅建议,对高尔夫球场的用水监管,应该从价格机制入手。
 
  在监管层面,2005年《北京市节约用水办法》,用水单位应当按照节水管理部门下达的年度用水指标用水,超出的用水量,除据实缴纳水费外,须按照倍数收取累进加价费用。
 
  “北京已对2005年出台的《北京市节约用水办法》做了修订,新版的《办法》已获市政府批准,将于年内出。”北京水务局法制处副调研员宁满江对本报介绍。
 
  宁称,新《办法》规定,水务部门将旧《办法》中的每年一次的用水指标核查频率缩短为每两个月核查一次,发现超标的将收取加价费用,“具体加价费用的政策目前还不能透露”。
 
  对此,王浩建议,对超过用水分配额度指标的行业,所收取的加价水费,应当制定得相对高一些,比如最低要达到水价的4-5倍,这样对高尔夫等高耗水行业才会有约束作用,“经济手段是最有效的手段”。
 
  “在超标累进加价政策之外,我们是否可以尝试更为彻底的差别水价政策?”王毅指出,比如对高耗水行业制定相对较高的水价政策,也就是说其在分配用水额度内的水价,也要比低耗水行业高一些。
 
  同时,宁满江透露,新《办法》还规定,北京市高尔夫球场、高档洗浴场所还被要求安装水量无线监控装置,接受水务部门实时监控,“目前只有部分高尔夫球场已经安装监控装置”。
 
  “我很担心,水务部门在前端的监控执法部分,不到位。”王浩忧心忡忡。
 
  此外,也有专家建议加强对高尔夫球场的清理整顿。
 
  2011年4月,发改委、监察部、国土资源部等11部委联合下发《关于开展全国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并称,发改委将会同有关部门研究提出高尔夫球场建设规范发展的意见,在意见公布之前,一律不得擅自批准和开工建设高尔夫球场项目。
 
  不过,高尔夫球场建设规范发展的意见至今尚未出台。高尔夫球场“圈地”动辄上千亩,多则几千亩。“一旦建设了高尔夫球场,对土地就是一种破坏,之后想要复耕是很难的。”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杨重光表示。
 
  杨称,“关键是国家没有明确的规定。管与不管都没有人来追究责任,拆与不拆也没有区别。在各方利益没有办法平衡的前提下,没有惩罚机制,就会引起这种行政不作为。”
 
[ 1 ]

读者留言


用户名: * 密码:
效验码: * 请输入:8856
*
请遵法纪并注意用语文明,务求理性评论、客观求实。个人信息和广告请勿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