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何道峰:想要改变整个公益要改变自己

何道峰:想要改变整个公益要改变自己

2013-09-17 09:30:56  来源:京华时报  点击数量:845
何道峰:想要改变整个公益要改变自己
 
何道峰
 
中国扶贫基金会执行会长,本届中国基金会4·20救灾行动自律联盟主席。
 
雅安地震发生72小时以后,42家基金会共同发起中国基金会4·20救灾行动自律联盟。
 
参加自律联盟的基金会承诺将全程公布接受拨付和使用捐款的情况,接受捐赠人和社会的监督,接受政府的监管,承担一切相关的法律责任,用透明度来重拾民间对公益慈善组织的信心。
 
8月29日,基金会中心网上基金会自律联盟正式启动,该自律联盟将推动基金会行业在自律、透明、规范运作上跨入一个新的阶段。
 
不信任政府“包办”公益行业
 
所有公共事务不能通过政府去处理,应该有很多公共事务、次公共领域构建,需要“民间”自己出钱出力自己来办,政府不能用垄断的方法管,要把这部分权力交给社会。
 
京华时报:芦山震后,微博爆发了大量质疑和谣言,公益行业被推上风口浪尖。你怎么看待这种不信任?
 
何道峰:所谓的不信任,不是针对某几个组织,而是不信任政府长期包办、垄断公益行业。
 
京华时报:这种不信任与郭美美事件有关,现在是否还会对公益组织有影响?
 
何道峰:郭美美事件以前,中国扶贫基金会的捐款基本冲到了6亿元。郭美美事件后,一下掉到两亿元。时至今日,扶贫基金会的2013年度目标还是3亿元。
 
虽然郭美美事件给整个行业带来了募款的难处,但从长远来讲有好处,就是揭开了公益组织中政府垄断的问题,捐款一定要建立在自愿、明明白白的基础上,一定要建立在不是“被慈善”、“被募捐”、“被人利用”的前提下。
 
京华时报:这种对政府垄断公益组织不信任的原因是什么?
 
何道峰:2012年,我国人均GDP达到了6100美元,城镇化率超过50%,城市人口超过7亿。
 
中国处在社会管理创新和转型时期,“十八大”后,在五个建设里提出了文化建设和社会建设。文化建设和社会建设是什么?说到底就是落实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决策权,实现社会领域的一个变革,所有公共事务不能通过政府去处理,应该有很多公共事务、次公共领域构建,需要“民间”自己出钱出力来办,政府不能用垄断的方法管,要把这部分权力交给社会。
 
改变自己影响公益
 
想改变国家的公益慈善行业,首先得改变我们自己。
 
京华时报:对于公益组织来说发展前景如何?
 
何道峰:比如民政部出台了不少管理文件,云南现在做得很精彩,政府退出募捐市场,每年拿出3个亿来购买服务等等。
 
资源空间在扩容,一个是公益捐赠,一个是政府购买服务。公益捐赠现在受挫,但经济往上走,容量是存在的,等待好的组织去开发,政府购买服务力度也在加大。
 
京华时报:在优惠政策出台的背景下,基金会是否有能力把握这样的机遇?
 
何道峰:有五个方面挑战。第一,政府要通过立法来引导国家,因为只有立法才能建立长期稳定的行为导向,如果立法不足,监管就不到位。第二,行业竞争不平等,没有平等怎么来效益,怎么能产生行业协会需求?第三,公益捐赠资源严重不足。捐款人不认为需要管理费用。第四,行业的面子思想导致非识别文化与价值观。第五,行业的领军人物不足。
 
京华时报:为什么要成立行业自律联盟?
 
何道峰:各种各样的基金会都有不足,但我们要倡导以向善的力量来整治自己的内部结构,不要简单抱怨政府、社会,要从自己做起。
 
我们想改变整个国家的公益慈善行业,但首先得改变我们自己。有同样想法的基金会,从自律联盟开始,迈出了改变自己的第一步。
 
第三方监督行业自律
 
所有的研究、咨询机构、媒体,每一个普通人都是第三方。它既然加入联盟,公开承诺自律,落实到白纸黑字就要考虑被监督,我们可以察其言而观其行。
 
京华时报:自律联盟能起到哪些作用?
 
何道峰:行业自律有两大功能,一个是行业净化,一个是行业自我升级。因为行业自律是在政府决策转变情况下发生的一件事,政府来制定行业的统一标准和公正裁判,打比方说水标准制定后并且严格执法,超过这个水标准界线的一定打击你,如果制定了这样的标准马上就会产生行业竞争。
 
比如做得好的企业出来说我们建立一个好的水联盟,企业可以制定过程标准,也把过程标准公布出来,完全达到政府的水准,甚至比政府的标准还好。
 
京华时报:这样的作用是什么?
 
何道峰:行业协会在政府统一标准下,制定更细的准则,更严的标准就是结果标准导向一个过程标准,所有苹果的等级,什么是好苹果,什么是坏苹果,什么是过期苹果,都在政府那个地方。政府是大的统一标准,再往下的标准全在行业协会那里,行业协会里有细标准,拿着去衡量,所有事都明白了。
 
京华时报:自律联盟能解决公益行业的所有问题吗?
 
何道峰:不可能单凭一个“自律联盟”解决公益行业存在的问题。
 
这不是道德的约束,这实际上是专业约束。
 
京华时报:你怎么评价当下的自律联盟?
 
何道峰:行业自律现在总是停留在公约的粗放水平和形式化层面。
 
这个4·20救灾公约,就是这个公约的粗放水平和形式化的层面。所以我当什么盟主,就是形式化的一个盟主,但有形式主义总比没有形式主义好
 
京华时报:你预计42家基金会能不能遵照自律联盟的标准?
 
何道峰:目前加入的42个基金会能不能做好,我不能妄评,但所有的研究、咨询机构、媒体,每一个普通人都是第三方。它既然加入联盟,公开承诺自律,落实到白纸黑字就要考虑被监督。我们可以察其言而观其行。
 
京华时报:如果发现联盟中的基金会出现问题,会得到哪些处罚?
 
何道峰:如果哪家基金会做得不好,就是心口不一,不仅会被开除出联盟,更会遭到公信力丧失的打击。
 
提升组织专业能力重塑公信力
 
公信力的提升是基于能力的提升,如果能力不提升,说公信力那是一句空话。
 
京华时报:未来公益行业自律最终希望达到的目的是什么?
 
何道峰:行业自律绝对不是一个目的,更主要的目的是通过行业自律来推动组织能力的提升,这才是本质。
 
单个组织能力反映在比如说自治水平、经营能力、管理能力、规划与应变能力,所以透明也不是目的,是要让所有参与这个组织基金会的能力提升,这是核心和目的。
 
京华时报:为什么行业自律可以起到这样的作用?
 
何道峰:因为行业自律协会通过梯次的引领与驱动效应可以达到这样的目的,什么叫梯次引领?行业里会存在很多协会,刚刚参与组织时间不够的,如果水平再低一点帮你导引,你可以加入那个协会,你在协会做得更好,会加入再高层次的协会,再好,会加入顶级的协会。第二,由于这个驱动效应来推动,比如说提升能力,那在提升能力的过程,自己提升能力有时候很难,所以需要行业协会和第三方服务的供给,供给有这几种:一种是互动,就像开会讨论,互动可以帮助你形成新的信息,打开你一度封闭的空间,让你产生内在的行动。第三,评选。评选方法现在政府搞的4A、5A,还有ISO9000认证,这四个方面是通常惯用,帮助组织去提升能力的手段。
 
京华时报:行业自治能力的提升与公信力的关系是什么?
 
何道峰:公信力的提升是基于能力的提升,如果能力不提升,说公信力那是一句空话。
 
很多人说我搞网站、公布信息,你想公布是一回事,能不能公布得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这是两个问题:一个是意愿问题,一个是能力问题。这两件事情都需要千锤百炼。
 
■中国基金会4·20救灾行动自律联盟成员名单
 
公募基金会29家
 
中国扶贫基金会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
 
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
 
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
 
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
 
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
 
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
 
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
 
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
 
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中国友好和平发展基金会
 
上海市慈善基金会
 
上海宋庆龄基金会
 
爱德基金会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
 
上海公益事业发展基金会
 
四川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黑龙江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
 
北京联益慈善基金会
 
成都市残疾人福利基金会
 
北京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浙江省爱心事业基金会
 
湖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湖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上海仁德基金会。
 
非公募基金会13家
 
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
 
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
 
华民慈善基金会
 
北京万通公益基金会
 
万科公益基金会
 
北京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
 
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
 
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
 
天津市鹤童老年公益基金会
 
北京百度公益基金会
 
南都公益基金会
 
湖南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
 
北京刘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