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广东社会组织7月1日起可直接向民政部门申请登记

广东社会组织7月1日起可直接向民政部门申请登记

2012-07-02 10:02:42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龙锟    点击数量:1369
[导读]今年7月1日起,除了特别规定和特别领域,在广东省内成立社会组织,不用找业务主管部门,可直接向民政部门申请登记。中山大学公民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朱建刚认为,松绑是一件大好事,有利于政府对社会组织的鼓励和监管。
 

  今年7月1日起,除了特别规定和特别领域,在广东省内成立社会组织,不用找业务主管部门,可直接向民政部门申请登记,这是对社会组织又一次松绑。大部分的深圳劳工民间组织有的为工商登记,有的则没有登记,处于灰色地带的它们上半年以来多半遭遇莫名力量的打压,最普遍的表现形式为房东提前撕毁租约,导致办公地点无定所。还有极端的例子便是,曾经登上《时代》周刊的深圳女工创办的时代女工服务部6月遭到当地市场监管部门的审查,被要求关闭。

 

  如今新政已出,已经有多个劳工民间组织正在准备登记材料,7月1日的新政对处于灰色地带的劳工民间组织来说是否获得合法身份的一次机遇?

 

  时代女工服务部:无照经营被责令搬迁

 

  时代女工服务部是一间规模不到一房一厅的劳工民间组织,去年3月6日成立时曾经频频见诸报端,因为它是由代表中国工人登上美国《时代》周刊的深圳工人肖红霞、丘小院、黄冬艳、李春英、邓涛共同创办,这个民间组织专门为女工在性别歧视、职业安全、卫生健康、权益维护和能力建设等方面提供免费的公益性服务。

 

  时过一年之多,时代女工服务部在今年6月7日收到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宝安分局大浪所的行政建议书,行政建议书上称,该服务部属于无照经营,责令其停止营业或者搬迁。

 

  这纸建议书并无不妥,因为时代女工服务部的确没有进行注册,此外该服务部还有一些诸如公共电话、打印等有偿服务,首先在纳税上就无法过关。如果进行民政注册,那么她们也根本找不到业务主管部门,因为涉及到妇女生殖健康业务,她们曾找过当地妇联和卫生部门做她们的业务主管单位,但是对方的回答都是“不方便”。

 

  她表示,在广东对于社会组织展开新政时,她们也会去民政部门填写登记材料,但是会不会通过,她心里也没有底。

 

  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曾被斥为“黑中介”

 

  深圳市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属于工商注册组织,专为工人提供免费的劳工维权法律咨询,他们原本在松岗街道的燕罗路设有办公地点,与他们一路之隔的是当地街道所设的劳动站。

 

  “来我们这里咨询的人,比劳动站人多。”市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创办人张治儒说,燕罗路周围曾经出现一些“温馨提示”,暗指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疑似为黑中介和黑律师。实际上,市春风劳动争议咨询服务部注册作为个人独资企业,2011年已通过年检。为此,张治儒曾多次要找劳动管理办公室负责人,结果均被拒绝见面。

 

  此后,燕罗路办公地点的房东通知单方终止合约,要求立即搬离,如今该服务部只能与时代女工服务部合用一个办公室。

 

  对策:政府“收编”多个劳工民间组织

 

  今年5月16日,广东省职工服务类社会组织联合会在广州成立,该组织是由省总工会牵头成立的,联合会将凝聚、吸纳更多职工服务类社会组织形成完善的社会服务网络,联合会实行团体会员和个人会员制,由全省职工服务类的社会组织、研究机构以及热衷职工发展事业的专业人士等联合组成。在业务领域内具有一定影响的个人和组织,都可自愿申请加入成为会员。值得一说的是,联合会《章程》规定,未经过民政部门注册登记的职工服务组织,可申请登记为备案会员,作为本会支持和培育的对象,具备相应条件并经过合法注册登记后,可成为正式会员。目前,已有深圳小小鸟打工互助热线、广东省珠江工友服务中心以及各市的职工帮扶中心等共20个民间组织,加入到备案团体会员行列。

 

  广东给社会组织松绑的新政已从昨日开始实行,今后社会组织登记不用找业务主管部门,那么负责登记的民政部门便会有“宽进严管”的巨大压力,相关人士表示,社会组织松绑后,登记和管理上将会有一个细则出台。

 

  专家:应当鼓励注册、加强管理

 

  中山大学公民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朱建刚认为,松绑是一件大好事,有利于政府对社会组织的鼓励和监管。因为放开登记,只是取消业务主管单位,行政主管单位照旧,而且会管得更严。以前的政策是严进松管,造成很多组织没有注册缺乏监管、注册的组织也没有人监管的双重失控局面,注册之后,行政单位会管得更严,每年还有年审。这样其实政府有关部门大可不必担心。

 

  朱建刚表示,最好的出路是让他们登记注册,加强规范管理,这样才能真正走上长治久安道路,否则越维越不稳。对于一些劳工民间组织对登记后将受到一些制度约定的限制有忧虑,他表示,这个限制大部分国家都有,只能修改调整,劳工民间组织也要走上这条道路。事实上当前民间组织确实需要规范,目前的情况还相当混乱。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