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公益新友>参与公益>  教师节 | 3人服务20000+乡村特岗教师,这个公益项目是怎么做到的?

教师节 | 3人服务20000+乡村特岗教师,这个公益项目是怎么做到的?

2021-09-10 10:03:18  来源: 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  作者: 友成君    点击数量:317

 

导读:

 

特岗青椒计划,是友成基金会携手公益伙伴设计实施的创新型教育公益项目,承接教育部培训10.5万特岗教师的国家工程,日常服务20000+乡村特岗教师。

 

作为这样超大型工程落地实施总枢纽的友成基金会特岗青椒计划项目组,除了基金会领导的支持和专家团队的指导之外,负责具体执行的却只有三名员工

 

三个人,如何承担起整个青椒计划平台的日常运营维护工作,并获得广大青椒学员、各区县教育部门、项目合作伙伴乃至教育部领导的广泛认可与好评?

 

教师节前夕,友成君采访了友成基金会高级项目官员、特岗青椒计划项目负责人刘树静,让树静的讲述带您了解:友成特岗青椒计划项目组,这个自我打鸡血的超强团队如何完成看似不可能的任务。

 

 

特岗青椒计划,是友成基金会为实现“促进当代教育公平,促进城乡教育资源均衡”的公益理想,承接教育部培训10.5万特岗教师的国家工程,设计实施的创新型教育公益项目。其前身是“青椒计划”,于2017年9月启动,全称“乡村青年教师社会支持公益计划”;2020年3月,在教育部教师工作司的指导下,将受益群体聚焦为每一年新入职的特岗教师,特岗青椒计划由此诞生。

 

截止2021年6月,青椒计划项目(包含特岗青椒计划)已覆盖全国23个426个区县16738所乡村中小学79965名青年教师,上百万农村孩子因此获得了更高质量的教育。

 

 

利用互联网组织大规模社群学习,是特岗青椒计划的特色。目前,项目日常服务20000+ 的乡村青年特岗教师。每周在线提供专业课程、师德课程及16门分科直播课程,由友成基金会公益合作伙伴华为云Welink 和目睹直播提供技术支持,北师大、爱学堂、洋葱学园合作伙伴提供在线课程,友成基金会特岗青椒计划项目部作为项目平台上的总枢纽,负责协调各方资源,保证这项超大型培训工程的日常运营。

 

以上都是公开的信息,而本文要做的是公开一些特岗青椒计划的幕后故事,其关键情节是:组织20000+ 乡村特岗教师坚持日常在线学习这件事,其实是友成基金会特岗青椒计划项目组的3个人干的。没错,是3个人服务20000多人。

 

合作方说:你们只有3个人呀?真的是3个人做了一个机构要做的事情呀!” 刘树静(友成基金会高级项目官员,服务青椒计划5年)对友成君说。

 

友成君:“你们怎么做到的?”

 

刘树静:“要说怎么做到的,太多辛酸泪,也有太多感动啦,是一部血泪史。(笑)”

 

友成君:“把你的一肚子话倒给我吧。”

 

于是有了以下真实的故事。

 

 

 

 

临危受命,接过艰巨的责任

 

 

刘树静大学毕业后,在济南的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做过两年老师,2015年来到北京,在一家互联网教育机构做了两年教师培训工作。她了解友成基金会是通过她的老公吉树金——友成基金会青年领袖培养项目小鹰计划2012级小鹰学员。2017年3月,刘树静入职友成基金会,同年9月,青椒计划发起,刘树静加盟青椒项目组。

 

当年的刘树静和农民工弟子学校的娃娃们

 

 

友成君:说说你和青椒的故事。

 

刘树静:那得从2017年说起。汤老师(按:国务院参事、友成基金会副理事长、著名经济学家汤敏先生,被友成人亲切的叫做“汤老师”)和北师大的郑新蓉教授联名给统战部递交了一份建议报告,提议通过赋能乡村教师,提升乡村教师的素质,影响乡村学生和整个乡村教育的发展,促进教育公平。这就是青椒计划的缘起。汤老师的理想是借鉴国外的“集合影响力(Collective Impact)”理念,联合社会各界的力量,让大家各自拿出自己的长板,组合成一个最大的“新木桶”,(也就是后来的“新木桶理论”),希望社会各界力量联合起来办大事。

 

 

教育部领导会同汤敏老师(前排左5)等专家会商“青椒计划”落地事宜 

 

 

友成君:是的,汤老师经常引述的“集合影响力”概念和“新木桶理论”,咱们都很熟悉了。说说你自己的工作体会。

 

刘树静:青椒计划的前三年,是个不断尝试和创新探索的过程。对于友成青椒项目团队而言,这三年,我们经历了从“浅运营”到“深运营”,从对项目的“浅接触”到“深接触”的过渡。

 

2017年,是我和甘琦(按:甘琦,现任友成基金会常青基金副主任)负责青椒项目。当时青椒计划发起的核心三方中,北师大负责线上课程体系的搭建,沪江互加计划负责技术平台支持及社群运营,友成负责所有企业伙伴和合作机构的联络。

 

甘琦(左)和刘树静(静琦)

 

 

第一年,由于项目刚刚上线,处于探索的状态,需要协调的事情很多,大家都感到了多方合作运营项目的难度。

 

2018年,我们看到受益人的改变:不少参与青椒项目的老师反映这个培训对他们非常有用,让他们知道了怎么教好孩子,班上学生的成绩提高了,乡村老师自己在青椒社群里得到了很多鼓励,减少了孤独感。这也成为我们继续在艰难中探索,把项目做下去的动力。

 

2018年年底我休产假,2019年5月回来,正好第二届青椒计划培训收尾。从第三届开始,由于核心伙伴的业务调整,课程安排及运营全部需要友成团队负责,瞬间压力倍增。所以我一回来就面临青椒计划的转折。

 

 

青椒三“琦”——自我打鸡血的最强战队

 

 

友成君:19年你的孩子那么小,照顾工作、照顾宝宝,你怎么兼顾?

 

刘树静:我们每周一到周五上16节线上直播课程,一般安排在晚上7—9点,上课的时候孩子交给奶奶,我在房间里,门反锁上,孩子就在外面哭。

 

19年崔孟琦来了,我的笔名叫静琦,加上甘琦和崔孟琦,青椒学员把我们叫做“青椒三琦”。

 

2020年初疫情期间,在全国“停课不停学”推行期间,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是灰暗的时刻,但对于我们来说这是日常,因为我们三年前就进行了在线培训探索。由于我们接手了项目运营,与青椒老师们的接触愈发频繁,我们“青椒三琦”和青椒学员们接触和交流也更多,在实战中把自己打造成了最强战队。

 

经过3年的探索和实践,青椒计划的影响力逐渐增大,不仅获得了受益群体的支持,更赢得了教育部领导和各合作单位的肯定。

 

 

2020年8月,教育部教师工作司的任友群司长给了我们新的任务:希望我们能借鉴青椒计划的模式,为每年新入职的10.5万特岗教师进行岗前培训。由于目标群体聚焦,我们项目此后名称更改为“特岗青椒计划”。

 

项目又有了新的变化和调整,真正考验团队的时刻到了。我们的态度是:硬着头皮上。

 

青椒计划前三年覆盖229个区县,转型为特岗青椒计划后,增加了100多个区县,分科课程暴增,是原来课程量的2倍。原来分科只在春季学期开设,为了学员教学技能的提升,分科课程贯穿这个项目周期。在这种新形势下,我负责联系课程合作单位进行课程体系框架的搭建,甘琦负责技术支持平台的维护,孟琦负责区县对接。

 

孟琦的工作时间是早上6点到晚上11点在线,她一个人负责对接几百个区县的管理员,协助区县报名及账号开通,累得有时候边哭边给区县开账号。她告诉我的时候我的眼泪也下来了,因为太熟悉这种感觉。

 

在主持直播课的时候,为了能集中注意力,我经常在孟琦家和她一起在线工作,回到家一般是晚上11点到12点。每次回家,儿子都在客厅,在奶奶怀里眯着眼睛等我,我一开门他就惊醒,说妈妈回来了。

 

我每天晚上7点到9点要跟课,只好一个人进房间,把门反锁上。儿子知道一关门,妈妈就要工作了,而且一关就是两到三小时,常常嚷嚷着:“妈妈不关门!”可是我怎么能不关呢?

 

 

忙不过来怎么办?我们有天之“椒”子助教团 !

 

 

友成君:每周的16节直播课都是你一个人主持?

 

刘树静:一个人做这么多事,那是不现实的。我们组建了助教团,他们都是已经毕业的往届青椒学员,助教团的诞生也是青椒生命力的延续,目前有87个助教,我们叫他们“天之椒子”助教团。他们会应用以往学习的经验,负责直播课课前的预热、课堂主持和课后答疑。

 

友成君:他们给力么?

 

刘树静:特别给力。我给你说两个助教:有一个男助教,是个奶爸,他主持直播课的时候,一只手拍着宝宝,一只手动鼠标,可就算这样,他也从来不耽误事。

 

还有一个女助教,才结婚两天,就要主持直播课。那天她的电脑死机了,她提前一个小时去网吧,从晚上6点到9点待在网吧完成的主持。学员看到她戴着网吧的那种耳机,都问她:助教老师您在打王者吗?

 

你看,我们的助教都这样千方百计的完成任务,我们核心团队还抱怨什么呢?这几年运营项目,感觉和青椒项目合为一体了。

 

友成君:这证明咱们这些由“青”转“红”的“红椒”们对青椒计划的认可和感情。

 

刘树静:这些红椒特别赞。2020年初疫情期间“停课不停学”,咱们青椒计划的课程被区县教育局称作“雪中送炭”我们这几年培养的青椒种子教师成了网上教学的中坚力量。

 

 

友成君: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这么支持咱们青椒计划?

 

刘树静每个人都有被关注、被发现、被肯定的需要,特别是那些身处艰苦环境中的人。我们的乡村老师身处的环境,比我们想象的恶劣得多。有一个山区的女特岗老师,每天晚上从学校走山路回家,一路上会听到狼叫,她有时候吓得坐在地上哭。当她把这件事情在群里诉说的时候,四面八方的特岗老师在群里给她加油鼓劲,她觉得这工作又能坚持下去了。我想这就是社群的力量,就是同伴的力量,就是青椒的力量。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你的身后有千千万万的青椒人一起。

 

在青椒社群里,老师们看到很多“比我更难的都在坚守”,也就定下心留在学校,好好教孩子。青椒计划的分科课程能有力的支持他们的实际教学工作,教会他们如何“教得好”,增强了他们教好孩子的信心。

 

 

特岗教师越来越多怎么办?——再来多少人都可以。

 

 

友成君:上个月约你采访没约上,你是不是特别忙?

 

刘树静:7月份我们做了两场线下集结,一场是“天之椒子”助教团在杭州的集结,紧接着是特岗青椒“百优学员”的线下研学活动。这些特岗老师到了梦寐以求的北师大这样的殿堂,特别兴奋。两场大活动都是我、孟琦和今年四月刚刚入职的爱迪三个人全程操办,忙得没日没夜,两场活动忙完,我睡了四天。(笑)

 

 

友成君:接下来要忙什么呢?

 

刘树静:8月份招募2021—2022年度的加入区县和特岗教师,要完成招募、课程设计、直播平台测试、助教团成员招募、面试、组建等等一系列工作;9月份,2021—2022年度特岗青椒计划启动,9月到12月份是第一学期,明年3到5月份是第二学期。本年度预计提供线上直播课程330节。

 

友成君:你们现在是3个人服务20000+ 特岗教师,如果新学年青椒学员又增加了怎么办?

 

刘树静:我很感谢这五年在青椒计划项目遇到的所有挫折和困难,也非常感谢汤老师、苗老师(注:友成基金会副秘书长苗青)及基金会所有领导的支持。在应对挑战的过程中,我们收获的是职业自信的建立。我现在可以对你这么说:我们有足够的能力来应对接下来的任务和挑战,如果青椒学员再增加,我们也可以服务好他们。

 

友成君:最后问你一个私人的问题:你说你在青椒服务中用的名字“静琦”是你的笔名,那你现在还写东西吗?

 

刘树静:琦是美玉的意思。我加盟友成之前有时候会写日记、写点诗,不开心的时候就把心情写在日记里。不过来友成之后,我只写了三篇日记,证明只有三天不开心。(笑)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分享到:

热门专题

直面
2021两会建议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