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循证公益 06 | 新慈善先驱:一笔大得难以捐赠的财富

循证公益 06 | 新慈善先驱:一笔大得难以捐赠的财富

2021-03-23 10:02:51  来源: 沃启基金会   点击数量:1507

 

 

慈善组织(philanthropic organization)或资助机构身处公益行业的上游,也最有条件引入和推广先进的理念和思维,实践中它们也确实是公益行业中比较早运用循证思维来运作和管理项目的。“循证与慈善”这一主题也是我们译介项目要重点介绍的内容。本文是该主题的第二篇译文,文章介绍了洛克菲勒基金会新慈善的缘起,其中的设计与构想也是循证思维的很好体现。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新慈善/科学慈善和三一基金会推动的科学公益也有异曲同工之处,作为国际知名的老牌资助机构,相信它的经验和理念对国内资助机构也会有很多启发。

 

在二十世纪初, 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从1855年的第一份工作——16岁的助理簿记员,到1895年作为标准石油公司负责人非正式退休,在这仅仅40年的时间里,Rockefeller不仅积累了个人财富,而且永远改变了美国的商业版图。即使在退休后,由于他仍然拥有石油股份,新发明的汽车对汽油的大量需求让Rockefeller的财富进一步膨胀,到1913年洛克菲勒基金会(Rockefeller Foundation,RF)被特许成立的那一年,他的财富总计约10亿美元。 

 

洛克菲勒是一位忠实的终身浸礼教徒,他遵照着自己的信条,一有钱就开始慈善捐赠。正如他晚年所说,“从一开始,我就被训练去工作、储蓄和奉献。”但是到了19世纪90年代,他极其庞大的财富让捐赠变成了一项不可能的工作,因为他想亲力亲为,一人回应成千上万人的诉求。

 

 

把慈善变成事业

 

 

之后有两人(Frederick T. Gates 和洛克菲勒的独子John D. Rockefeller,Jr)开始介入,帮助洛克菲勒重新设想他的专设慈善机构。他们与洛克菲勒一起推动了大规模慈善事业的发展。他们模仿企业的商业模式,把个人慈善行为改造成一个有组织的、机构化的事业。这项新的慈善事业并不为患病者或贫困者提供直接救济,而是寻求系统的、科学的原则来解决身体疾病和社会问题背后的“根源”。

 

正如Gates后来回忆的那样,“我逐渐开发出了科学捐赠的原则,并将其引入到他的所有慈善机构中,不久后他发现自己放弃了几乎全部的零散捐赠,安心愉悦地进入了规模慈善(wholesale philanthropy)领域。”

 

 

进步时代的价值观

 

 

新的“规模”慈善概念浸染着进步时代的风气。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种风气是随洛克菲勒自己帮助促成的大规模工业资本主义所带来的灾难性社会变革演化而来。虽然进步主义被注入了新教的宗教价值观,但它也接受世俗方式,特别是科学的合理性和社会科学的定量分析。它的基本工具是组织化、数据收集、教育和演示——所有这些都是新洛克菲勒基金会热衷采用的。 

 

工业资本主义迅速及前所未有的崛起,既创造了一个庞大的非技术性的下层工人阶级,又创造了一个受过教育、充满自信、更加国际化的新中产阶级。到了洛克菲勒基金会成立时,这个中产阶级已经变得越来越专业化。它相信训练有素的专家,并在许多领域建立了新的认证体系。虽然它对社会弊病的关注旨在抵消大企业的最坏影响,但它也全身心地接受了资本主义。这一专业阶层将塑造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新型慈善事业,旨在将工业资本主义所催生的科学的、技术的和有组织的解决方案应用于公共问题。

 

 

盖茨(Frederick T. Gates)掌舵

 

 

1888年,洛克菲勒第一次见到盖茨,被任命为牧师的盖茨当时担任美国浸信教育协会会长。盖茨和其他人正在努力说服洛克菲勒资助芝加哥大学的创建,称这一捐赠最终将把一所废弃的浸会学院改造成一所世界一流的现代大学。洛克菲勒对盖茨在商业和慈善方面的能力印象深刻,并于1892年聘请盖茨作为他的全职个人慈善顾问。后来,洛克菲勒将盖茨称作“指导捐赠的天才”。

 

Gates迅速采取行动,整合Rockefeller杂乱随意的捐赠,并开始着手设计用于指导洛克菲勒所有慈善事业的理念:效率和资金集中分配制度。

 

洛克菲勒创立的第一个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机构是1901年的洛克菲勒医学研究所(RIMR)。在1897年的一次度假中,盖茨阅读了William Osler的《医学原理与实践》一书,该书长达一千页,出版于1891年。盖茨从中得出一个结论:美国的医学状况——包括疾病控制十分滞后,他设想建立一个永久性机构,让“符合条件的人”能获得足够的报酬,可以不受打扰地从事科学研究。该研究所于1965年更名为洛克菲勒大学,以后将成为世界上最优秀的医学研究中心之一,也会是许多重大科学突破的发生地。

 

在二十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洛克菲勒医学研究所(Rockefeller Institute for Medical Research,简称RIMR)的三大主题始终贯穿着整个洛克菲勒慈善事业:坚持开放式科研,相信研究的价值是普世的,并坚信疾病是所有其他困境(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亦或与经济、道德和社会相关的)的根源。

 

 

教育和卫生领域的前身

 

 

小洛克菲勒(JDR Jr. )在1897年加入了他父亲的团队,但很快就发现商业既非他所爱,也非他所长。相反,他在发展洛克菲勒企业的慈善方面做出了贡献。1900年至1910年间,小洛克菲勒和盖茨先后游说洛克菲勒,敦促他创建一系列“伟大的慈善企业”,而具体细节可待日后确定。随着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蓝图慢慢成形,许多计划提出后又被弃用。 

 

小洛克菲勒在慈善组织的第一份工作来源于由Robert C. Ogden于1900年组织的一次火车旅行,旅行的重点是南部非裔美国人的教育问题。在Hampton 和Tuskegee等教育机构的所见所闻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缺乏教育基础设施感到失望的他在1903年鼓励父亲创建了通识教育理事会(GEB)。虽然最终目标是增加非裔美国人的教育机会,但理事会很快认识到,除非将南部白人纳入该计划,否则南部黑人的状况无法得到改善,因此它开始着手加强“不分性别、种族或信仰”的教育。

 

GEB体现了洛克菲勒企业对问题“根源”(root causes)的关注。尽管它旨在改善教育,但它认识到,如果南方农民的生计得到改善,他们将更倾向于支持更好的学校。1906年,GEB启动了一项广泛而成功的农场示范计划。1909年,GEB认识到在整个南部猖獗的钩虫病对教育和生产性农业的发展都是严重的阻碍,洛克菲勒随即成立了洛克菲勒卫生委员会(RSC),通过教育、示范和直接治疗根除钩虫。

 

这两个慈善先例奠定了后来洛克菲勒基金会的基本手法:示范项目和加强基础设施建设。GEB示范计划使美国农业部建立了一个全面的县推广代理系统,该系统比GEB的直接参与更为持久。同样的,RSC根除钩虫病的运动也在美国促成了一个以县为基础的公共卫生系统,以对付其他疾病。洛克菲勒基金会后来一直延续了GEB和RSC打磨出的基本方法,即建立示范项目,并利用这些项目开发超越原始问题的本土基础设施。

 

 

成功的激励

 

 

对洛克菲勒而言,RIMR、GEB和RSC的积极成果证实了开展大规模慈善业务的好处。这些慈善事业也证实了委托独立理事会管理的专业人员处理资金的有效性。1907年,洛克菲勒、盖茨、小洛克菲勒和家庭律师斯塔尔·j·墨菲(Starr J. Murphy)开始计划建立一个更广泛、更通用的慈善实体。他们一开始为这个新的洛克菲勒基金会申请执照时,预计不会有什么麻烦。但当时政治风向已经转变,获取执照将会比所有人预计的都要麻烦得多。

 

本文译自洛克菲勒档案中心(The Rockefeller Archive Center)的文章“Precursors to A New Philanthropy",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rockfound.rockarch.org/precursors-to-a-new-philanthropy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