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工具资料>  循证公益 05 | 慈善基础设施怎样推动循证慈善

循证公益 05 | 慈善基础设施怎样推动循证慈善

2021-03-19 09:53:43  来源: 沃启基金会   点击数量:2055

 

 

慈善组织(philanthropic organization)或资助机构身处公益行业的上游,也最有条件引入和推广先进的理念和思维,实践中慈善机构也确实是公益行业中比较早运用循证思维来运作和管理项目的。“慈善与循证”这一主题也是我们译介项目要重点介绍的内容。本文是该主题的第一篇译文,介绍了慈善基础设施机构在推动循证资助方面的作用,文章的内容与国内致力于资助的基金会的工作也比较相关,其中提到的全球资助者支持计划(WINGS)也是现在比较活跃的并与国内基金会有合作的国际知名慈善网络组织,在推动国际慈善行业建设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希望文章对国内的慈善或资助机构有所参考和帮助。

 

循证捐赠与数据驱动的慈善尽管已经在业界成为炙手可热的流行词,却远未被私人慈善家和基金会广泛实践。收集来的数据通常帮助不大,也谈不上能显著影响资助方的策略,而这其中的很多原因也许可以由慈善基础设施机构来回应。本文旨在探讨为何小规模捐赠机构尚未完全接受数据驱动的慈善,数据的潜在益处是什么以及慈善基础设施机构如何发挥作用。

 

 

数据收集和使用方面的挑战

 

 

从本质上来说,慈善家能带来的影响(这里定义为追求实现持久的、可持续的正面改变)会受制于以下几个方面:所关注的领域;所资助的干预项目和组织;所资助的组织的工作成果(正面及负面的)。在这三个方面都可以使用数据,然而也存在不少挑战,阻碍了小规模捐赠机构尝试这一循证方法。

 

(1)能力

 

首先是能力。许多小型基金会没有能力对各种干预项目进行广泛而深入的影响报告分析,他们也没有自己的专业技能或相关资金来支持其他慈善机构去收集监测与评估数据。正如联合国2014年的一份有关可持续发展中的数据利用的报告中所写的:“太多人、机构和政府被排除在这一数据新世界之外,只因缺少相关知识、能力或资源。”

 

(2)动力

 

其次就是动力。许多慈善家和小规模的私人基金会更倾向于资助与他们有私人联结的议题或组织,而并不是因为有证据显示这些组织是有效的。并不是资助方不在乎影响几何,或不在意他们捐出的资金是否带来了改变,而是他们运用了另外一套不同的方法来确保想要的结果。资助方经常依赖他们对项目所涉及领域的了解程度亦或根据申请资助的组织的规模,来确定是否资助。尽管这样做既方便又直观,但这些办法根本无法确定一家组织的好坏。

 

(3)复杂性

 

第三点是所关注的领域。有一种普遍的反对意见认为:复杂的问题、面向未来的问题或涉及很多利益相关方的问题,几乎不可能收集到准确的监测评估数据或对其进行全面的影响评估。那些持此观点的资助方经常进一步辩称,大家对数据和证据的重视不断增加也显现出一个副作用,即慈善家们不愿冒险了。实际上,这两种主张都不对。例如,开放慈善项目(Open Philanthropy Project),根据项目的相关数据来做捐赠,它们所资助的项目90%可能都会失败,但这些项目一旦成功就能提供非常高的价值;又如休利特基金会尽管支持的议题和领域多样,包括难以衡量的政策领域等,还是对成果绝对看重;剑桥大学存在风险研究中心的一组研究者和学者正在积极搭建有关生物、核和环境威胁的知识库,也在寻找应对这些挑战的最优方法。

 

(4)高质量数据的可获得性

 

第四个挑战是数据的可获得性。那些和成功的干预项目相关的优质数据传播仍不够广泛。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 Board)2014年发布的报告中就提到:基金会鲜少收集其支持团体或最终受益群体的信息,包括受益群体的未被满足的需求、实现需求的机制以及其他从事相似工作的机构的情况。时至四年之后的今日,基金会之间分享的最常见的信息仍是捐赠方面的信息——多少资金捐给了哪些组织,用于什么项目,资助期限,而这些信息无法让人了解这些资金所产生的影响。法律上也并不强制要求资助型基金会分享这些信息,所以基金会尤其是小规模基金会参与其中的程度很有限。

 

(5)收集的便易性

 

第五是便易性。收集社会议题的数据是有难度的。当慈善组织想实现的结果非常多元时,衡量指标以及数据收集的标准化的空间很小。此外,尽管产出(outputs)不及成果(outcomes)更能说明所取得的变化,但因产出易于测量,所以人们通常更关注产出。但产出并不能真实地呈现慈善家们希望实现的持久的社会变化,上述的能力缺失也加重了这些问题。

 

在许多情况下,可靠的监测与评估数据或影响报告根本不存在,尤其是对于那些更容易被忽视或较小规模的社会问题。慈善基础设施机构可以通过支持和资助随机对照实验(若此方法不适用,也可用其它方法,例如线性回归和统计匹配)来评价一项干预措施的成果,以填补这一“证据缺口”。

 

这些挑战带来的总体影响如下:首先,慈善资金不总是有效地流入最被忽视的问题和地区,因为资助者并不真的知道它们存在。其次,资助者通常不知道哪些做法是有效的,哪些是无效的。第三,即使收集到可靠的数据,或者有关项目影响和成果的报告得以发布,往往没有现成的分享机制,资助者得不到这些信息。因此,整个行业缺失了许多相关知识,也因重复工作而浪费了大量时间、金钱和资源。

 

 

慈善基础设施组织如何发挥作用

 

 

像全球资助者支持计划(WINGS)这样的慈善基础设施组织就是应对这一问题的理想机构。

 

慈善基础设施机构可以支持撰写和发布影响报告,这些报告能够生成有关特定干预措施价值的证据,还能帮助受资助方开发出有效可行的监测与评估系统。若这类信息能更广泛地获取,将能帮助资助方和受资助方了解在特定的情况下什么是被证明可行的做法。创始人承诺(Founders Pledge)支持了第一款类似产品——搭建了线上的研究图书馆,内容将包括对所有慈善组织和议题领域的分析和最新版报告。以后还将出版一批方法论文件,并进行数据解析,也希望这些成果能用于其他资助机构。

 

对于资助方来说,若要令自己的资助至少在其能力范围内尽量做到成本效益最优,那么确定其所要关注的议题领域,可能是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一步。然而,在全球范围内,却几乎没有相关的汇总数据。慈善基础设施组织是最合适提供和发布这类数据的机构。有了这类数据就能更清晰地描绘出绝大多数的慈善捐赠的去向,以及哪些领域相对于问题的大小来说所获资助仍然较少。经合组织慈善中心正在研究私人慈善对发展做出的贡献。

 

在此方面已有所作为的例子就是阿卜杜勒·拉蒂夫·贾米尔扶贫行动研究室(Abdul Latif Jameel Poverty Action Lab,以下简称J-Pal)。J-Pal总部位于麻省理工学院,致力于支持低收入国家政府实施循证政策,不过它不算是传统意义的基础设施组织。迄今J-Pal在79个国家开展了902个已经完成或仍在进行中的随机对照试验,并且积极地为慈善随机对照试验建设基础设施。已完成试验的结果可以在他们的网站上找到。

 

一些资助方可能希望直接与资助对象一起工作来获取和评估数据,或者发展自己组织内部的能力以收集和评估自己资助对象的数据,慈善基础设施组织在这方面也能发挥一定的作用。正如前文提到的,收集和处理社会议题方面的数据并非易事。通过培训如何从项目中收集监测与评估数据,处理数据并应用于资助策略中,慈善基础设施组织能帮助资助方解决这一问题。总部位于美国的Feedback Labs(反馈实验室)是一家会员组织,其宗旨在于帮助慈善机构和资助者能真正为自己的最终受益人负责,他们总结出了五个必要步骤来确保数据得以准确收集并整合进资助过程中,这五步是:设计、收集、分析、对话以及过程纠错。

 

 

行业的责任

 

 

归根结底,在所有有关数据重要性的讨论中很关键的一点就是要记住资助方和他们的资助对象不应该为了收集数据而收集数据,而是应把它当作整个行业责任的重要部分,确保数据能以最有效的方式被利用。如此文所述,有一些组织正朝着这样的目标而努力,然而现阶段需要更大的、行业范围的共同努力,以汇集此类信息并使其容易被各种类型的资助方搜索并利用。慈善基础设施组织是完成此使命的最理想对象。

 

注:本文提到了两类数据:监测与评估数据是由受资助方收集,用于对照预期成果,以评估某项干预的表现。第二类是针对某项干预的外部研究,意在测定干预的有效性,有时采用“影响评估报告”的形式。

 

 

本文译自国际慈善杂志Alliance Magazine刊登的文章“Philanthropy Infrastructure Can Promote Evidence-based Giving",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alliancemagazine.org/analysis/philanthropy-infrastructure-can-promote-evidence-based-giving/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