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助残】共享太极,共享健康

【助残】共享太极,共享健康

2020-12-03 14:39:52  来源: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陈式太极拳运动协会  作者:唐宏云代为执笔    点击数量:908

背景: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陈式太极拳运动协会负责人段天彦会长少年时就是太极迷,师承陈家沟陈氏太极陈照森大师,为陈式太极拳第十二代传人。他一直致力于太极天人合一和传统国学的传承,主张通过习修内功,达到人体各部位的自然调和。太极在健身、调养等方面有很好的效果,段会长一直就有教残障学员的想法,特别是在内功修炼方面想做一些尝试,只是一直缺乏一个契机。因此在与 DID 项目促进者唐宏云谈行动计划合作时,一拍即合。

 

经讨论和调查——“健康是一切的基础”,“太极”这种传统的、非高强度的体育形式适合包括残障人士在内的各类人群。以太极拳运动协会公益性社会组织作为实施机构去打造本地区的残障融合发展生态圈是非常符合各方需求的。残障人士可以通过太极提高自身的身体素质,走出家门参与到群体性的活动中去;残障人士家属可以通过这种无需器械、不挑场地的运动方式给自身减压、锻炼身体;政府、残联、全民健身中心以及社区这些单位也可以通过这种大众化的运动形式丰富社群活动,构建和谐的社会支持网络。

 

DID 项目促进者唐宏云在 2018 年实施了本地障碍人士太极全民健身项目,得到了湘西州残联、州全民健身中心等单位的支持。但由于当时是从石家庄请的老师,培训几天就走了,没有长期的专业老师带领,项目也没有办法持续开展。因此唐宏云与段老师就残障与太极结合的一事双方达成合作意向,就近就便开展残障人群的康复服务,建构长效的合作机制。

 

实践描述:

2019 年 4 月开始准备残障融合行动计划的落地,5 月份太极拳运动协会参与残障融合的专业培训。由于协会人员有限,而唐宏云和她的团队长期在一线从事残障群体的社会工作,与相关单位保持良好的关系,在实务中接触到众多的残障人士及其家属,在活动组织以及残障理念的专业性方面具有更好的优势,所以更多的时候还是由唐宏云在主导整个项目的运行。由唐宏云负责项目的整体策划、文稿的撰写、活动的组织、专业知识的分享以及财务;太极协会在太极专业方面提供技术支持,在活动的组织方面给予协助。

 

 8 月 3 日在花垣县民政局举行了首场落地活动,参与人员有 11 位,包括残障人士及家属、社工机构、志愿者等。后又于 10 月 23 日(泸溪站)、11 月 6 日(吉首站 2 场)举办了 3 场活动。4 场活动总计签到人数为 112 人次。得到了湘西自治州残联、花垣县民政局、泸溪县民政局、花垣县乡镇社会工作服务站、泸溪县乡镇(街道)社会工作服务站、泸溪县社会组织孵化中心、泸溪县儿童福利院、湘西自治州启智康复中心、湘西自治州聋儿听力语训康复中心、湘西州新希望自闭症儿童康复学校、湘西博爱医院、家长组织(智力类)、北京朋辈社会工作发展中心、深圳市点亮心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等 14 家单位的支持与参与。

 

4场活动都是采用工作坊的形式,从残障的模式(解决意识问题)、无障碍(社会参与)、双轨模式(障碍者与其他社会角色)、政策法规(《残疾人权利公约》《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残疾人保障法》)等方面首先给大家提出一些新的理论;再用促进者自身的实例,给大家展示前面所描述的理论是怎么体现在个人身上的,根据参与的残障类别不同,有侧重点地描述新的生活与就业方式;再融入太极的元素,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受,展示了传统运动之美。

我们认为残障融合发展是需要残障人士及其家属、残障领域工作者、非残障领域组织及个人协同发展的一个过程,这也是 DID 项目的精髓所在:

 

(一)残障人士自身。通过本项目有几位残障人士已经走出了家门,这是他们致残后第一次离开家庭独自外出参加活动。他们从以前出行时只感受到别人的异样眼光,到现在十几台轮椅集体出行时坦然接受别人投来的钦佩眼神。其次,残障人士回家后有几位一直在坚持锻炼:划轮椅、做运动,城市里、街道上开始有了轮椅的运行痕迹。还有残障人士觉得在家待了十几年太无聊了,问唐宏云是否有合适的工作或岗位,他们想要做点事。

 

(二)残障人士家属。家属是残障人士能否踏出第一步的关键,他们的支持决定了残障人士最终的独立性和社会参与度。也是通过促进者唐宏云的故事,让大家了解到残障人士家属的支持的重要性,以及如何去支持他们。前述出门的那几位残障人士就是有了家庭的支持,使他们对自己的生活有了更高的期望。

 

(三)从事残障相关工作的人员。残障领域工作者通常将残障人士的需求固化在经济方面,认为他们的需求就是获得一个可以谋生的技能,而残障人士其他方面的需求,如文化、艺术、体育、休闲等是完全被忽略的。通过该项目的落地,残联在开展残障人士运动的时候会询问唐宏云的意见:哪些体育活动是残障人士可以做的?需要什么样的器械。

 

(四)非残障领域社会组织和个人。非残障领域的社会组织在做社会工作时,往往会忽略残障群体的需要。鼓励更多的非残障领域社会组织关注残障群体,在工作中纳入残障视角,并欢迎残障人士的参与,才能在全国范围内更好的实现残障融合。陈式太极拳协会目前有一位残障人士作为国学讲师给小朋友在授课,并拟在合适的时间组织残障人士开设专门的培训班。

 

因此,我们从以上四个方面着手开展工作,并关注到其中个体的改变,其中特别重视残障人士家属与非残障领域社会组织这两方面的工作。项目的开展与政府要求的相结合,使残障融合行动计划不是一个孤立的项目。例如残障人士家长会、生活能力重建训练营、残疾人精准康复服务、辅助性就业服务等,开展服务的时候融入残障融合的理念,从而得到政府、组织机构、残障人士及家属的支持与认同。

 

行动计划的一名受益者明明,受伤 14 年没有独自出过门,生活完全靠妻子照料。通过参与行动计划,正确认识到自己的残障,现在他有了一群伙伴。9 月份他在社工的协助下与携手走过 18 年的妻子到县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他还体会到了运动的魅力,12 月 7 日明明坐着他的轮椅从花垣县和另一位轮友一起划轮椅划了 60 余公里,到吉首市参加“第 3 届湘西障碍者歌唱比赛”,途经著名的矮寨公路奇观。此事让所有知情人大为震惊!

 

可持续发展因素:

(一)个体方面

1、让残障人士走出家门。像明明这样有勇气的人还比较少,大多数残障人士因害怕别人异样的眼光,也担心自己的能力,磨破了嘴皮劝他们,也难有踏出家门的勇气。通过活动把个人放到一个群体中,群体性的活动削弱了个体所承受的压力。

 

2、群体需要活跃分子。像促进者这样的人员太少,唐宏云有她的机构需要管理,而残障人士的工作是长期的,需要更多活跃分子来引领整个群体。通过行动计划发掘出这样的苗子加以培养。

 

3、残障人士及家人对于法律不了解,不知道自己有哪些合理诉求。知法懂法遵法用法是每位社会公民需要遵循的部分,遇到了问题需要知道该如何去寻求帮助。通过行动计划,特别是小额资助的形式让社会组织得到更好的宣传。

 

(二)家庭方面

家庭的支持需要加强。笔者在工作中碰到有全力支持残障人士参与社会活动的家庭,也碰到“你要去参加活动,我们就离婚”这样激烈的反对。家庭成员对于残障的理解直接影响了残障人士的发展,对于这部分人群的服务需要我们下更多的功夫。为处于迷惘困境中的家庭成员提供心理、技术、政策支持。

 

(三)外部系统

 

 1、农村残障领域一个极大的困难就是物理环境不友好。地处大山深处,地理环境的影响对于开展残障工作有极大的阻碍,特别对于肢体残障人士影响更深。还有的残障人士住在不通公路的山村,过的独木桥让男社工都有点晕眩。

 

2、随着公益理念的深入,企业有向公益方面投入的想法,但缺少专业支持。真正接触到残障人士的时候,碰到的问题他们无法解决,逐渐退缩。以后再要支持到融合就业就变得更加困难。 3、作为“贫困县”刚摘帽的地区,经济基础还比较薄弱,社会组织的力量薄弱到几乎可以被忽略。目前花垣县注册的社工组织 2 家,志愿者服务团队 1 家。而这 3 家注册的组织中没有一家是专注于助残领域的。这对于一个 30 多万人口的县来说,社会组织的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4、通过这个行动计划,非残障领域社会组织开始关注残障群体,从另一个角度重新检视自身的发展。现在太极协会开展服务时,加入了残障的视角,看到太极对于不同人群的效用,有了专门针对残障群体训练班的计划。

 

(四)宏观系统

 1、DID 项目的形式和理念对于民政、残联等单位有一个启示,提供一种工作新方法。对于他们,我们要展示一种社会组织的活力,就是走在政策之先,比如说我们正在做太极的残障融合,湖南省在 2019 年年底就开始了助残机构的“健身示范点”挂牌。这也是我们首先从《目标》《公约》以及相关的政策文件中寻找到了着眼点,当政策跟进的时候自然就有了高度的契合

 

2、政府本来对于残障意识倡导方面缺少积极性。但能够看到由于开展活动所带来的正向改变,他们也愿意在自己的工作中接纳这样的一种形式。

 

3、社会氛围停留在传统慈善阶段。通过小额资助的形式,从最贴近最有需求的人群开展工作,逐渐形成口碑。

 

(五)在项目推广时需要注意的事项

1、项目重在意识的倡导和参与式的体验并能持续,并非训练专业的太极大师。把项目的目标分出层级、进行细化,逐步推进。

 

2、由点及面,即这次与太极结合,下次可以和其他项目结合。融合应该在不同的领域、不同的层面,而非固定一成不变。在结合的时候用《可持续发展目标》寻找其契合的点,看是否具有可行性。

 

3、谈论残障话题的时候,至少有一位残障人士在项目团队中。同样的话由不同身份的人说效果不一样,接受度也不一样。所邀请的讲师需要有一定的专业知识。

 

4、资金的持续跟进。目前 DID 项目的小额资助对于初始的工作有一定的支持,但残障工作是一个持续的工作。目前的落地只是初步阶段,受影响的力度、范围还有限。如何能有资金的持续跟进,不让目前的成果消逝也是需要重点考虑的事情。

 

专家点评:

娱乐、休闲和体育活动在社区中起着重要作用,能改善个体的健康和总体的幸福感,有助于建立融合性社区。因此,促进残障人士与其他人在平等的基础上参加娱乐、休闲和体育活动被明确的纳入了《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包括“鼓励和促进残疾人尽可能充分地参加各级主流体育活动,确保残疾人可以使用体育、娱乐和旅游场所,确保残疾人可以获得娱乐、旅游、休闲和体育活动的组织人提供的服务等。”

 

而实际情况是,残障人士在娱乐、休闲和体育方面的需求常常被忽略,就像笔者在文中所描述的,就连残障领域工作者也常常认为“残障人士所需要的只是一项谋生的技能”。该行动计划通过在残障人士、家属、残障领域工作者和非残障领域社会组织四个方面开展工作,将残障人士纳入主流的休闲娱乐和体育活出中,提高了残障人的社区参与。与此同时,积极对相关政府机构进行政策方面的倡导,开展残障人士“健身示范点”的建设,有助于促进项目的可持续发展。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