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NGO发声>  【助残】医疗服务体验记

【助残】医疗服务体验记

2020-11-24 11:01:30  来源:江苏你我青少年健康服务中心  作者:大帅    点击数量:8967

 

 我是老鬼,生命之歌公益网站无障碍体验团队的一个轮友,最大的爱好就是旅游。今年旅行安排是一路向南,从青岛出发,经南京、杭州、厦门、海南,再出个国到东南亚转一圈。还没出门就收到了轮友——笨笨的邀请,说他在做一个残障融合的事,要让一些肢体障碍、视力障碍的朋友到医院去查一下艾滋病。这件事听起来就觉得有点意思,觉得可以去体验一下。看了看,正好和我的日程吻合,我就满口答应下来。

 

 

 我是坐火车凌晨到的南京,等我赶到现场的时候,志愿者还没有出现。当这些年轻人看到我的时候,有些惊讶和欣喜的神情,很令人满足。不久澜姐、冰姐和其他参与者陆续抵达。但我发现肢体障碍的伙伴好像只有我一个,大部分还是视力障碍的朋友,直到下午才又来了一位。 培训的内容很丰富,包括残障融合的介绍、调查结果的分享、性病艾滋病等的介绍等等,在我原有的知识体系的基础上,带来了一些补充和提升,整个内容理论性还是比较强的。 培训后去医院体验,虽然是第一次检验艾滋病、梅毒等,但主要就是抽血、验尿这些流程,并不复杂。我和同一个团队的男孩子商量决定去哪家医院后,就各自出发了。不过,我可不是一个人去的,我约上了笨笨一起。医生得知我来查艾滋,有点小惊讶,不过人家医生一天要看那么多病人,也没时间管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有个习惯,无论走到哪里,都要看看残障友好的服务和设施是否完备。去的这家医院都还挺好,类似于直梯,坡道等等都存在,但是盲文不多。后来我们取报告的时候发现,许多操作都是电子屏上完成的,可是这个屏有一点高,如果我的活动范围再小一些,可能就根本不知道怎么办了。另外,上面只有文字,并无声音,对视力障碍的伙伴不太友好。对于医院来说,这里应该是无障碍设施做得最好的地方,现在看来,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体验结束之后,我们填写了反馈表,把去医院体验的情况说明了一下,表达了自己对于服务的感想。对我来说,参加完这次活动,在日常体检的时候,也会考虑一下,是否要做做淋病、梅毒之类的检测。另外残障人士去做检查的时候,也存在隐私性的问题。比如视力障碍者,看不到检测结果,如果听电子屏读出来,会担心被他人听到。这之后,我也会更注意性与生殖健康服务的事,看看是不是可以帮助身边有需要的朋友。

 

 

 当时组建了一个咨询群,对体验过程中的问题进行答疑,也在里面看了其他人的感想,大部分人觉得和一般的检查没什么差别。不过也有人觉得,说出来自己去做性与生殖健康相关的检查还是会有点害羞。不过因为是一个体验项目,倒也壮了壮胆子。也有人说有了这次体验,以后觉得自己哪出问题了,也能知道怎么做了。

 

同时在这个培训中,了解到了有生殖辅助之类的技术,我还蛮感兴趣的。会考虑推荐给身边的人。

 

这个项目还是蛮有意义的,把残障人士和性与生殖健康联系起来的项目不多,能够带来一些改变的就更少了。项目的目标是以残障人士的视角进入到医疗体系之中,发现相应的问题。当然这样的一次体验,对于残障人士来说也是较为新奇的,这帮助他们进一步了解自己的身体情况,对性与生殖健康医疗服务稍有了解。大多数人去检测的时候,都是跟医生说这是参加活动,要做这么件事,你就给我开个单子就行。

 

可是,我们再多想一下,许多疾病(特别是艾滋病)的感染者在检测出来之前,也都认为自己不太有可能会感染,甚至于被感染了之后,都不知道到底是从何而得的。那这样来看,这个项目还能帮助残障人士去了解自己平时被忽略的一些身体情况。如果要继续做下去,其实难度还是很大的。涉及到了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去体验了之后,能不能对参与者产生影响,能不能对现在的医疗环境产生改变。这个事情很难,要这个团队链接资源,把项目做细做深,形成良性的循环。让残障人士也愿意,让医院也欢迎。我就举个例子,这个检验报告怎么去拿,让肢体障碍、视力障碍、听力障碍都能感到方便,又能保护隐私,就值得好好考虑一下。

 

另一个问题就是,不能只是去趟医院就完了,要让大家去谈论性与生殖健康医疗服务,形成一种氛围。更多人的参与,才能发现问题,让更多的需求被发现,服务得以提升。这个项目的意义,就是慢慢地和残障人士一起了解和使用性与生殖健康医疗服务,把这变成一种习惯。

 

 

专家点评:

 

残障人士的性与生殖健康需求长期被边缘化。在现有的性与生殖健康服务中,几乎没有考虑到残障人士的具体需求,比如,在生殖健康知识传播与培训中,没有针对残障人士的内容,也很少有考虑残障人士在无障碍方面的需求,如盲文、手语等形式。缺乏无障碍,也导致残障人外出就医需要有人陪同,这样一来,就很难让隐私得到保护。

 

这篇文章从轮椅使用者的角度记录了参与项目的体验和思考,作者在医院的确体会到就医环境中仍然缺乏很多无障碍设施,因而残障人士需要在医护人员的“照顾”和“帮助”下才能完成就医过程。与此同时,残障人士自身也回避谈及与性与生殖健康相关的问题。尽管这个项目涉及的性与生殖健康服务内容有限,但它把残障人士、非残障人士和专业人员带到一个平台,来检视现有性与生殖健康服务对残障的包容性,是非常有意义的探索,也特别希望这样的探索不要因为项目的结束而停止。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