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国际动态>  【中南屋专栏】那些在和平年代被地雷炸飞一条腿的柬埔寨人

【中南屋专栏】那些在和平年代被地雷炸飞一条腿的柬埔寨人

2020-08-05 10:35:53  来源:中南屋世界公民教育  作者:小南    点击数量:989

 

6年前,距离柬埔寨旅游城市暹粒40公里的一个小村庄里,清晨突然的爆破声让所有人从睡梦中惊醒:“又有人踩到地雷了。”

 

这次受伤的是28岁的Soy。他和同伴起了个大早去地里拔野草,还没走到自家田里就遇到了地雷爆炸。Soy很快被送到了医院保住了一条命,但他的右腿下半截被当场炸飞,血肉模糊。从此之后他都只能与假肢相伴了。

 

可生活的挑战至此才刚刚开始。Soy是家里唯一的成年劳动力,受伤后家里的几亩薄田无人照料,很快失去了收入。因为身体残疾,Soy还被同村的人嘲笑,甚至还有人劝他的妻子尽早离开他。“从我失去那条腿之后,我仿佛就已经没有活在这个世界上了,我日日都在地狱受刑。

 

Soy的故事,在柬埔寨,你可以听无数遍。

 


 

 

柬埔寨,一个踩在地雷上的国家

 

 

从柬埔寨内战,到70年代的红色高棉时期,柬埔寨的近代史,可谓是血色斑斑。据统计,在这一时期,约有200万柬埔寨人在连绵不断的战争中丧生。战争带走了生命,却给这片土地留下了超过一千万颗地雷(柬埔寨人口为1600万人)。在柬埔寨政府多年的努力下,已经挖出了一半的地雷,可还有六百万颗地雷埋藏在人们的田地间、孩子们上学的路上、人们的房屋下。这些地雷,从1979年至今,造成了近7万人伤亡。

 

柬埔寨政府的目标是在2025年清除残余在土地里的所有地雷,可人们认为这并不可能。地雷数量巨大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是高昂的排雷成本。

 

据柬埔寨本地居民称,当初埋一颗地雷的成本大概只要5美元,可现在想要排查并安全拆除一颗地雷的成本将近3000美元。在柬埔寨,扫雷的速度远远赶不上人们踩雷的速度。

 

图源 /网络

 

在柬埔寨与泰国接壤处,有一个小村子叫“都巴萨”,人们都叫这里地雷村。因为地处边境要害,这里曾被埋下密集的地雷,战争结束后,这附近的土地曾一度被废弃。但随着柬埔寨人口的不断增加,一些买不起地的穷人,即便明知这里有很多地雷很危险,还是来到了地雷村定居,日日生活在提心吊胆的痛苦中。

 

 

 因为地雷失去双腿的孩子

 

在都巴萨,等人踩,曾是排雷的唯一方法。“都巴萨本来没有路,地雷到处炸,现在倒炸出许多条路了。”贫瘠的土地上,到处插着红色的警示牌,画着白色的骷髅,大大地写着:“有地雷!危险!”孩子们在这些警示牌边追赶、玩耍。在这里,虽然有被划出的安全区,但也不一定安全。“下雨后,地雷会随着松软的泥土四处移动。所以谁也说不清楚地雷到底在哪,一条每天都有人走的路,也有可能在某一天突然爆炸。”几年前,一位孕妇就在每天都经过的小路上被地雷炸断了双腿。当时,她腹中的孩子只有4个月。

 

地雷博物馆

 

距离吴哥窟国家公园25公里处,有一个地雷博物馆,由退伍军人阿基拉建立。

 

阿基拉十岁就被迫参军,在服役期间曾参与炸药和地雷的制作。他曾一个月就埋下五千颗地雷。退役后,阿基拉加入联合国维和部队,清除吴哥窟附近的地雷,投身于排查地雷事业中。他回到自己曾经战斗和埋下地雷的村子,用自制的工具除去地雷的引信。

 

除此之外,阿基拉还创建了儿童救助中心,收留那些因为地雷而成为孤儿的儿童。2018年,被救助的最后一个孩子长大成人,搬到了城市居住。

 

阿基拉以这样的方式洗刷自己内心的痛苦与罪恶,可他的力量远远不够。由于柬埔寨排雷工作难度太大,多年来许多国际组织都未曾给予足够支持。柬埔寨的人们,一度以自己微薄的力量苦苦支撑着。

 

 

排雷的非洲巨鼠

还有那些勇敢的中国面孔

 

 

除了阿基拉创立的地雷博物馆外,在暹粒,还有另一家名叫Apopo的博物馆。这个博物馆的创建,是为了纪念那些为柬埔寨排雷做出贡献的非洲巨鼠。

 

Apopo是成立于比利时的非政府组织,训练中心在坦桑尼亚。在非洲,老鼠们接受专业的排雷训练,然后被送往世界上依然受到地雷困扰的国家。目前,这些非洲巨鼠正在坦桑尼亚、莫桑比克、柬埔寨进行排雷任务。

 

在柬埔寨的博物馆,意在消除人们对这种排雷方式的偏见,同时呼吁人们更多地关注地雷受害者。

 

地雷最常见的承重量为5公斤,只要人踩上去一般都会爆炸,可老鼠不会。非洲巨鼠视力不好,但嗅觉极佳,能够嗅到距离地面四米以下的地雷。老鼠在2小时内能检测的面积,由人类检测需要4天,且老鼠的准确率几乎为百分之百,不会有人员伤亡的危险。老鼠在检测到地雷后,会获得一小块香蕉作为奖励。

 

排雷作业中的非洲巨鼠

 

可这样一只“鼠小将”的训练成本十分高昂,一只老鼠从繁殖到被训练为合格的侦查鼠,成本约为8000美金。在Apopo的官方网站上,有“领养小鼠”的选项,想要支持他们工作的人可以选择领养一只小鼠,领养成功后需要定期给小鼠喂饲料,领养者也会得到小鼠排雷战绩的更新。

 

领养小鼠的页面

 

目前在柬埔寨,不仅有西方NGO普遍活跃的身影,还有来自中国的青年力量。

 

来自中国的平澜基金会创始人王珂,在了解到柬埔寨如何深受地雷之害后,通过与柬埔寨政府的协商与合作,锁定了位于Banteay Srei 县一片64公顷的雷区,目标是在2020年中旬排查出所有地雷,将这片土地归还给一千一百名村民。平澜基金会,是首个援助柬埔寨排雷的中国非政府组织。

 

这个项目于2019年年初展开,截止到同年11月,已经排查了6.4公顷。村民们已经在排查过的土地上安设水利设施,准备水稻的种植了。王珂说:“我们的计划不仅停留在排雷,而是将这些土地归还给当地人,并且通过一系列永续发展项目让当地人走出贫穷,包括协助他们将农产品销往本土和中国市场。”

 

图源 /中国发展简报

 

目前平澜基金会驻扎在柬埔寨项目地的志愿者叫肖遥,是一名接受过军事训练的退伍军人,了解爆炸物的搜寻与处理。排雷的工作是十分枯燥且艰苦的。首先需要清除排雷区域的植被、杂草,然后再用金属探测器一寸寸检测。当检测器滴滴作响时,需要谨慎地挖开泥土。大部分情况下挖出来的都是金属垃圾,偶尔挖到了地雷则需要万分小心,“就像挖化石一样,碰都碰不得。”

 

对一块区域进行彻底排查后,肖遥会和本地同事们一起进行一个“土地归还仪式”,让老百姓们相信这块土地是完全没问题的。他们会手拉着手,把检测过的土地一步步走一遍,告诉老百姓,这里很安全,你们可以回来耕作了。

 

土地交还仪式 图源:故事FM

 

第一次进行这样的仪式时,有人吓得腿都在哆嗦。可肖遥知道,如果不是这样,住在这里的老百姓还是很难完全安心。后来的一天,肖遥路过自己最先排过雷的一片土地,水稻已经长起来了。肖遥在接受“故事FM”的采访时说了这样一段话:“柬埔寨乡下的风景很美,大片都是平原,零星地散布着一些很小的山丘。夕阳西下,打在水稻田里面熠熠发光,耳边能听到鸟鸣,它们差不多是要回家了。那个画面很美。”

 

扫码观看澎湃新闻纪录短片

了解肖遥在柬埔寨排雷的故事

 

 

“地雷小姐”

人们不该用歧视加重受害者的苦难

 

 

让文章开头的Soy痛苦的,除了自己身上的残疾,还有来自村民的歧视。柬埔寨的基础建设与福利保障都还在发展中,许多地雷的受害者尚未得到最好的安置与最大的帮助。除了提供物资上的帮助外,还有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公益人士,希望通过独特的方式让这些受害者们走出阴影,也能改变社会对受害者的偏见与歧视。

 

来自挪威的艺术家莫腾发起了一项特殊的“选美大赛”,他希望通过鼓励地雷受害者参赛,展示自己的身体,来呼吁更多人关注依然威胁着许多人生命安全的地雷问题。首届地雷小姐选美大赛在安哥拉举行。

 

图源 /网络

 

“地雷小姐”的存在受到很大争议,许多人认为这是一种利用受害者的苦痛哗众取宠的行为。可发起人莫腾却认为,既然所有受害者都是自愿参与,且能让更多人关注到她们的处境,又为何不可呢?“而且即便她们的身体残缺了,她们需要知道,她们依然是美丽的”。

 

2009年,“地雷小姐”在柬埔寨举办。原计划为大众现场投票,后来由于争议过大,改为了网络投票的方式。

 

柬埔寨的地雷小姐

 

柬埔寨如今是一个热门的旅游国家,在高棉的微笑下,却还有这么多苦痛的灵魂,时时受到战争遗留恶果的威胁与折磨。生活在和平年代,他们的梦想或许本来就是在自己的田地中耕种、收获,安稳度过一生,却被地雷的爆炸声震碎了梦想。

 

这些地雷一日不排除,就会有无数人的生命受到一日的威胁,因而柬埔寨的排雷工作需要国际社会同心协力的帮助,其中中国扮演的角色更加重要。正如平澜基金会创始人王珂所言,中国拥有了更强的力量,便该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这责任不仅仅是中国政府的责任,也是中国民间社会的责任。”

 

在这里,我们或许还可以补充一句,这不仅仅是中国民间社会的责任,也是中国每一个心怀天下,拥有人类情怀的世界公民的责任。

 

 

- END -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