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简报用户,因近期疫情防控限制,暂停电话咨询服务。如您需要人工服务,请联系邮箱zp@cdb.org.cn
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讲述】刘新宇:帮助留守儿童,就是在帮助我们自己

【讲述】刘新宇:帮助留守儿童,就是在帮助我们自己

2020-07-01 10:34:51  来源:CC讲坛  作者:CC讲坛创新传播    点击数量:325

 

刘新宇:原《中国新闻周刊》副主编,知名媒体人,关注留守儿童公益行动“上学路上”发起人

 

号召社会各界人士、汇集多方公益资源,将录入社会各界人士讲的故事的MP3送到留守孩子们手中,让故事伴随着这些缺少父母陪伴的孩子上学、成长,用好故事温暖孩子心灵。

 

视频:【CC讲坛】刘新宇:故事伴我们一路成长

链接:https://v.qq.com/x/page/w14009z9zgn.html

 

我儿子从小和我一起做过很多事,这张照片是他5岁的时候,我们爷儿俩去尼泊尔,在喜马拉雅山的山脉里头转了5天拍的,当然这是一个特例。

 

更多的时间我们有一个习惯,就是我经常会在晚上他临睡前,我们爷儿俩一起读点什么,但是这个习惯在三年前被打破。原因很简单,我辞职去创业,在创业之初非常忙碌,晚上没有时间在他临睡的时候,赶回家里。

 

 

突然有一天,石头拿着一个Pad跑过来说:爸爸、爸爸,能不能帮我录一个故事。我当时很奇怪,我说:为什么啊?他说:我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想听个故事,你又不在。

 

这是一个小要求,我当时满足他了。但是我没有意识到,这个事情也许现在想来,就是上学路上这个公益活动,最初的发起点。

 

 

2012年的12月,在一个非常偶然的聚会上。我听到了一些数字,根据中科院心理所的一个调查,在中国,有34%的留守儿童有自杀倾向,19.7%做过计划,9.4%实施过。当然,还有70%的孩子没有这么严重的心理问题,但是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而中国留守儿童有多少呢?5800万到1个亿之间,而且这个数字每年还在以几十万的速度在增长。

 

我记得当时吃饭的人,都是媒体圈的朋友,都非常着急,说我们怎么才能够帮助一下孩子。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石头的那个主意,我就说出来了,大家觉得非常靠谱,为什么呢?因为这是一个孩子想出来的,爸妈不在身边,用一个录故事听故事的方式,解决陪伴的一个方案。

 

 

于是我们就行动起来了,要读故事的话,我们先去找能读故事的人,就是这些好声音。因为我是做媒体的,所以有很多朋友,比如先去找了和晶,找了康辉,找了杨锦麟, 何力,然后又由他们去找了王学兵、黄海波等等。目前,给上学路上献声的,各种名人和志愿者,已经超过了200人。

 

 

那么我们读什么呢?不能随便读。我们组织了一个专家委员会,这个委员会有教育家、心理学家、有童书的研究者、童书的出版商。

 

他们聚集在一起,从浩如烟海的儿童读物里,挑选了150本,当然这个数目还在增加。然后由刚才这些好声音,把它读下来录下来。

 

 

那么怎么样给到孩子们呢?通过这个东西,我们管它叫上学路上的故事盒子,实际上就是一个MP3播放器。

 

 

万事俱备,我们要把它送下去。2013年六一前,确切说是5月28日,我们做了上学路上的第一次线下的大规模的活动,是跟腾讯微博一起,我们选择的地方是贵州的黎平,那是黔东南的一个侗族自治州。

 

临行之前,我们打电话给六甲小学的石校长说:校长,能不能帮我们找一条最远的孩子们每天上学的路?石校长当时客气的说:不需要最远了,给你们找一个中等的。我说:中等的要多长时间?他说:孩子们走大概要一个半小时山路。我想没问题啊,孩子们走一个半小时,大人40分钟搞定,对不对。

 

结果5月28日那天早上,天还没有亮 ,5点37分,第一个陡坡就把我们很多人吓着了,浑身大汗,气喘如牛。那个陡坡,我现在估计得30多度,爬了大概十几分钟,好多人想放弃了。我们在孩子们一个半小时的路上,最后走了3个小时才走完,把孩子们的早饭都给耽误了。

 

我们涉过小溪,我们走过独木桥,当然还有摔跤,我自己就摔了四跤。到了学校之后,每个人的鞋子都是那个样子,全部是泥点儿。但是令我们惊奇的是,看看孩子们呢,跟我们一块走的孩子们,有的穿着凉鞋,干干净净的一点儿泥都没有,好像就从他们家客厅走到卧室一样。我当时心里太佩服这些孩子们了!

 

他们上学的成本一天3小时,还是中等水平。我想换成我的话,我真的能够一天开3小时的车去上个学或者上个班吗?

 

所以我在做线下活动,跟孩子们在操场上一起交流的时候,我就特别有欲望跟孩子们聊。但是第一句话就聊错了,这事后才知道的。

 

我第一句话问的是什么?我说:孩子们,你们想爸妈吗?刚才还围在我身边的特别高兴的孩子们声音哗——就降下来了。

 

我那个时候还特别笨,没感觉出异样。我还问一个小姑娘,刚才她闹腾的最欢。我说:你怎么不说话呀?你有多久没见爸妈了?小姑娘有两秒钟低着头,可能不太好意思,最后还是说了,声音特别特别小,她说:我也记不清了。

 

那一刻我意识到,我们原来想象的是什么?每年逢年过节的时候,绿皮火车会把他们的父母,从大城市拉回来,跟孩子们团聚一次。但是事实上,有很多孩子家长一走再也没有回来过,甚至还在城里生了小弟弟小妹妹,而把他们独自留在乡村一直成长。现实其实远比我们的想象更残酷。

 

第一次,我们的大使是著名演员保剑锋,他当时是从齐齐哈尔倒了两次飞机,才飞到黎平,做这个活动大概花了半天时间,最后午饭都没有吃又坐飞机飞回去。这是我第一次接触演艺圈的明星。我突然发现他们真的很可爱。

 

 

这位大家也应该认识,黄海波。这是我们第二次线下活动,在云南维西,也就是香格里拉的那个地方。

 

旁边的孩子叫张俊,在叶枝完小,人称吹牛大王。当然这个吹牛没有贬义,是说他特别能说,果然黄海波说啥他都能接上,黄海波说个笑话他就能接个笑话。

 

就是这么一个孩子,当天晚上在他们家的一个竹楼里头,我们围坐在火盆前面聊天的时候。有一个女志愿者,跟第一次的我一样,问了一个问题:小俊呐,你想妈妈吗?这样一个皮实的孩子哭了,他说:其实我不需要妈妈给我买什么好的玩具、好的文具、新衣服,我都不需要。我也不要妈妈去打工挣什么钱,我就想让妈妈回来陪我。说完就哭了,好多的志愿者,尤其是女志愿者也都哭了。

 

那一刻我就突然意识到,实际上有一个词,“爸妈”这个词,在这个时代,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在我刚才说的5800万到1个亿的孩子心里,成为了一个禁忌,你不能够轻易的说它。

 

所以,上学路上现在标准的流程里,有一个刚性的会议,在做活动的头一天晚上,不管我们多晚到。因为,第二天要起早跟孩子们走上学路,一定要开一个志愿者的培训会。因为很多志愿者虽然叫志愿者,实际上是没有公益经验的。

 

会上有很多说明,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跟孩子在一起,尤其是陌生的孩子,你还没有混熟之前,千万不要轻易的提爸妈父母这样的词。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跟孩子交流的时候,一定要蹲着交流,不要站着。尤其像我这样个子比较高的,呈现了一种压力,一种高高在上, 一种我是上帝,我是施舍 ,我救你们来了。这种在公益里面是特别忌讳的,公益需要一种平等的状态。

 

 

这是第三次,也就是去年的活动,这次和前两次不一样,我们去的是一个中原的一个省份,河南的嵩县,嵩县在伏牛山脉里头。我们走了6所小学,其中有2所是送了故事盒子,还有4所,我们帮他们建了上学路上的小广播站。

 

这是第一个小广播站,那个穿黄衣服的,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著名主持人张卫东,他当时是作为田庄小学小广播站的开播主播,然后我是作为开播特邀嘉宾。

 

当时我写了一篇微博,描述这个场景。我说这也许是世界上最简陋的广播站,没有桌椅,我们只能席地而坐,没有什么好的设备,我们只有一只吱吱作响的麦克风,但是我们面前是青山,头顶着蓝天,午后的阳光照在我们的身上,我们感觉到幸福异常。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跟孩子们一起,听着这样温暖的故事,温暖所在,何陋之有。

 

 

这是上学路上,现在一个标准的模式,好声音、好故事,通过好媒介送到孩子们手里头。

 

去年我们做了8所学校,今年准备扩大规模100所,一所学校平均500个孩子,一共5万个孩子,5年内万所学校500万孩子,9年内覆盖全中国的留守儿童。

 

有人说你这是天方夜谭,可是我想说的是,如果你不去做,你怎么知道做不到。我们可能在9年之内筹不到一个亿的MP3,但是我现在有别的办法,我可以开小广播站,我可以利用我的媒体朋友们找到各个地方的广播电台。

 

总之,我要让更多的孩子们,能够听到这样的好故事,产生一种陪伴感。上学路上实际上现在已经是一个标准的流程,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填反馈问卷。

 

我们为了减轻学校的负担。每次,比如准备1000台MP3,我们就会印1000多份问卷,带到学校去,先放到校长那儿。等孩子们听了一个月到两个月这个故事后,再发下去让孩子们去填,填完我们收回来然后做统计。

 

让我特别欣喜的是,有80%的孩子们说:非常喜欢这个故事,我们已经听了一半多了。还有40%多的孩子说:有故事我反复听过。说明他喜欢。还有39%的孩子说:我给别人讲过这里面的某个故事。这个数字我特别特别的喜欢,为什么呢 ?说明这些温暖的好故事,不再是别人讲给他的,而变成他自己内化的东西,能够真正影响他。刚才那些是数字。

 

 

我们在去年9月份的时候,开过一个公益分享会,会议之前,我就请贵州的石校长,我说:校长你能不能去录一些孩子们听完这个故事的反应?然后我们在会上放一放。

 

其中有一个孩子反应我印象特别深刻,拿出来给大家分享一下。这个孩子是一个小男孩,四年级,他在录像里面说:谢谢叔叔阿姨们,谢谢你们送给来了好故事。我听完《老头子做事总没错》这个故事之后,我以后要娶了老婆,我一定要对她好。当时会场的反应跟大家一样, 哗—— 就笑了。

 

这个故事是什么故事呢,是安徒生童话里的一篇。它讲乡下有一对老夫妇,家里有一头牛。有一天,想把这头牛让老头子牵到集市上,随便换点什么东西。老头子就真的随便去换了,一头牛先换了个马,马换了个羊,羊换了个鹅, 鹅换了个鸡,鸡换鸡蛋 ,最后换了袋烂苹果。

 

老头儿喜滋滋的就扛回去了。中途在酒店休息的时候,苹果可能因为放在炉子旁边的缘故,一烤就滋滋响。好多人就问他这怎么回事?他就把这个过程讲了一下。

 

然后,底下就跳出来两个绅士说:完蛋了 ,晚上回去老婆肯定饶不了你。老头子说:绝对不会的,我老婆一定会给我一个香吻。然后说老头子你做事总是不错的。绅士不信,就和老头子打赌说:要是你说的这样就给你俩金币。3个人回到老头子家。

 

果然不出所料,老太太听完这个故事之后说:老头子你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你做事总是对的。去年,我想给你做个苹果馅饼,没有苹果,去找邻居家去借,他们家就几个破烂苹果,还不舍得借给我,一会儿我给他送半袋过去。

 

当时会上有一个分享嘉宾说:我听到这个孩子听完故事的感言,我是觉得我们做公益的时候,也许刚开始我们会把目标定的特别高大上。但是我们为什么得到了一个小清新,仅仅一个孩子的一个人生感悟,我们也应该满足啊。

 

如果说这个孩子长大以后,真的还记得他在这个故事里,得到的这个结论的话,真的让自己能够对老婆好,那中国将会多一个幸福的家庭,这个难道还不够吗 ?太够了。

 

 

其实那个嘉宾说完之后,我也有感悟了。我的感悟,体现在上学路上的LOGO的变化,原来我觉得上学路上我们该做的事情在那,我们所有的事情都往那儿使劲,不能得到这样的一个结果,那天之后我突然发现,其实结果应该是多元的。

 

所以,最初的LOGO是这样的,沉甸甸的。现在的LOGO变成这样了,孩子们在绿草和蓝天之下,太阳的阳光之下欢快地跳舞。我想上学路上,实际上说白了就是给了孩子们一件武器。这个武器是干什么呢?就是快乐,用它来扫除孤独,扫除心中的阴霾。

 

 

但是理想总是距离现实很远,大家都知道这个新闻,就在今年春节前,在安徽望江有一个9岁的孩子,在电话里听到,妈妈今年不回来陪他过春节了,第二天他自杀了。我看到这个新闻我在想,究竟这个孩子,绝望到什么样的程度他才能采取这样一个决绝的方式,在一个鞭炮响彻蓝天的时候,选择了这样的道路。

 

这样一点点爱,如果我们的上学路上能够做的早一点,能够做的快一点,能够让这个孩子,拿到这个故事盒子,从里面听到这些故事,知道原来还有好多人在关心他们,原来好多故事里,还有很多的人物形象,能够陪伴他们,我相信也许他就不会自杀。

 

说到这,我又想起了一个,我们收到的问卷里,有一个孩子给我们写的:谢谢叔叔阿姨你们给我的好故事,我特别喜欢听,它们能让我晚上睡觉前有一个伴儿。有一个伴,多么卑微的一个要求,可是在孩子的心目中,这又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想法。

 

所以上学路上做的事情,我认为未来会很多,我们要帮的孩子会很多,所以我希望,能够得到社会各界的帮助,大家一起参与在帮助孩子的这条路上。上学路上,为爱朗读。谢谢大家。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