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简报用户,因近期疫情防控限制,暂停电话咨询服务。如您需要人工服务,请联系邮箱zp@cdb.org.cn
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海外】传染性疾病的回归:西方公共卫生系统漏洞和失序对未来的启示(下)

【海外】传染性疾病的回归:西方公共卫生系统漏洞和失序对未来的启示(下)

2020-02-13 12:00:29  来源: 龙行天下栏目  作者:劳里·加勒特(Laurie Garrett),翻译:龙行天下研究组    点击数量:1140

 

一名曼谷国际机场人员在机舱内进行消毒
(图片来源:路透社)
(转自:
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51277063)

 

续上篇“传染性疾病的回归:西方公共卫生系统漏洞和失序对未来的启示”作者从病毒和病菌对抗生素的耐受性,交通飞速发展、人口大规模流动导致的病毒无国界性,以及城市化和全球迁徙使城市成为更大的病毒载体三方面,分析了潜在的大规模传染性疾病对人类的威胁。本期下篇,作者分析了部分具体威胁,并提出了解决方案。

 

四、具有象征意义的新型疾病

 

上述因素在1980年代发生交互作用,为一种鲜为人知的有机体(organism)创造繁殖和传播的条件。其引发的艾滋病最终累计感染了3000万人,成为肆虐全球所有国家的疾病。针对艾滋病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简称HIV)的基因研究表明,HIV已存在超过一个世纪,但是直到1970年代中期,这一病菌感染人数仍不到世界人口的0.001%,而其后广泛的社会、经济和人类行为变革致使艾滋病毒迅速蔓延。这些变革包括非洲城市化、美国和欧洲盛行的静脉注射吸毒和同志浴室盛行(homosexual bathhouse activity)、1977至1979年乌干达-坦桑尼亚战争中以强奸为主的种族清洗手段、美国血液制品行业的增长及销往全球的受污染商品等等。各国政府的否认推诿和社会偏见导致有关部门采取不当的干预措施,或干脆不作为,由此进一步纵容艾滋病毒的传播,并降低研究治疗方案的速度。

 

据哈佛大学全球艾滋病政策联盟估计,到2000年,该病的直接(医学)和间接(生产性劳动力损失和家庭影响)损失估计将超过5000亿美元。据美国国际开发署(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预测,届时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约有11%的15岁以下儿童将成为“艾滋病孤儿”;此外,由于父母罹患艾滋病及结核病(艾滋病最常见的机会性感染病症)而使其遗孤失去照料,非洲和亚洲一些国家的婴儿死亡率飙升五倍。该机构预测,到2020年,受艾滋病影响最严重的非洲和亚洲国家的预期寿命将跌至25岁的惊人低点。

 


1993年,为救助艾滋病人,旧金山当局把当地的大使酒店列为医疗救助提供点之一
(图片来源:Paul Fusco(保罗·弗斯科))
(转自:
https://kknews.cc/zh-my/world/emokoq4.html

 

现在,医学专家认识到,任何微生物,包括以前科学上未知的微生物,都可以借助人类社会中类似的条件,从隐藏于常见病中的孤立病例演变成全球性威胁。此外,在人类滥用消毒剂和药物的帮助下,旧有机体可以呈现出更致命的新形式。由白宫任命的跨部门新发和再发传染病跨部门工作组(interagency working group on emerging and re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估计,1973年以来至少出现了29种以前未知的疾病,而20种臭名昭著的疾病又以新的耐药或致命形式重新出现。该小组称,1993年美国传染病造成的直接和间接损失总额超过1200亿美元;联邦、州和市政府当年用于传染病控制的总支出仅为7420万美元(这两个数字均不包括艾滋病,其他性传播疾病或结核病)。


五、全球威胁

 

1995年,世卫组织对全球识别和应对新兴疾病威胁的能力开展调查,其结果令人不安。调查发现,全球仅有六个实验室符合适合研究最致命微生物(包括引起埃博拉、马尔堡(Marburg)和拉沙热(Lassa fever)的微生物)的标准。其中,俄罗斯的政治动荡可能危及当地两个实验室的安全,政府预算削减也分别影响位于美国的两个实验室(分别是陆军设在德里特里克堡的实验室、亚特兰大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以及位于英国的一个实验室。在另一项调查中,世界卫生组织向世界上35个主要疾病监测机构发送了汉坦病毒(hantaviruses)(例如1993年在新墨西哥州爆发的不知名病毒)和引起登革热、黄热病、疟疾和其他疾病的生物样本。调查发现,亚特兰大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是唯一能够正确识别所有生物样本的机构,其余大多数机构仅能识别出不足一半的生物样本。

 

亚特兰大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认为这一新型疾病—无论其起因是自然或非自然因素—都可能危害国家安全。该中心于1994年向国会申请拨款1.25亿美元,以加强严重不足的疾病监控和应对系统,但实际只收到了730万美元的资金。经过专家小组为期两年的质询,美国国家科学院的医学研究所宣布该情况已达到危机级别。

 

纽约市与结核病的斗争精确反映了当前的现实。对该疾病的W菌株进行控制(该菌株最初于1991-92年在该市出现,对每种药物都有抗药性,并杀死了一半的患者),就已经花费了超过10亿美元。尽管有这样的医疗经费,1994年全市仍有3,000 结核病例,其中一些是W毒株型。根据卫生局局长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的年度报告,本应该在2000年从美国根除结核病。在布什政府任职期间,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告诉各州当局,他们可以放心地降低其对结核病控制的财政承诺,因为“胜利即将来临”。现在,公共卫生官员正在努力使危机回落到1985年的水平,这与消除疾病相距甚远。纽约的危机是移民涌入城市的压力(某些病例来自海外)和当地公共卫生基础设施崩溃共同作用的结果。

 

过去五年来,预算限制进一步干扰国家层面的准备工作。正如世界卫生组织只有收到受灾国家的邀请才能干预流行病工作,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未经州政府的要求不得进入该州。州与地区对疾病的监督和采取应对的措施逐渐不稳定,而美国的(疾病控制)体系恰恰建立在该网络之上。疾病预防控制中心1992年的一项调查显示,有12个州没有指派人员监测当地食物和水的微生物污染;67%的州和地区中仅有或少于一名员工在检测每100万居民的食品和用水情况。此外,只有少数几个州在监测医院中异常微生物或耐药微生物的出现。

 

 

科学家担心由于气候变化让蚊虫数量及感染机会大增,并使蚊虫引发的疾病更为致命
(图片来源:美联社)
(转自:World Journey, shorturl.at/jHW38)

 

美国各州的公共卫生系统的效力取决于县级和市级的情况。在地方层面上问题也十分突出。十月,得克萨斯州爆发了登革出血热(dengue hemorrhagic fever),而过去八年来,登革出血热一直从巴西稳步向北蔓延,并对得克萨斯州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得克萨斯州的大多数县都削减了灭蚊控蚊的开支预算,没有充足的准备阻击来自东南亚的、携带登革热病毒的白纹伊蚊(也称亚洲虎蚊)。同月,洛杉矶县(Los Angeles County)面临20亿美元的预算缺口,迫使官员们关闭45家公共卫生诊所中的10家,并试图出售该县6家公立医院中的4家。鉴于国会正在考虑大幅削减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支出,美国公共卫生协会预计这一举动将导致传染病大幅增加。

 

六、抗病良方

 

提高研究能力和疾病监控能力、重振基础公共卫生系统、开发有效药物以避免耐药生物的出现、改善医院的感染控制机制等措施只是权宜之计。国家卫生安全需要从根本层面发起改革。

 

首先,需要使用有效的科学方法,如聚合酶链式反应(PCR)、现场调查、化学和生物的出口记录以及法律文件等来追踪新型致命微生物的发展。这项工作应同时侧重于对人类直接危害,以及可能对农作物或牲畜构成重大威胁的微生物。由于大多数新型疾病是由医疗卫生系统基层员工发现的。但目前为止,即便是美国也尚未建立系统机制来立即调查上报的情况;在许多国家,上报者反而遭受惩罚。互联网的发展将给予医生提供绕开政府阻碍的通路。

 

2019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呼吁,亚洲各国做好边境防疫工作,防止猪瘟蔓延。
(图片来源:路透社Ryan Woo)
(转自RFI, shorturl.at/krxQ5)

 

只有霍乱、鼠疫和黄热病这三种疾病受国际管控,允许联合国和国家政府在必要时干预全球商品和人员的贸易和流通,以防止疾病大范围流行。世界卫生组织的立法机构世界卫生大会(The World Health Assembly)在其1995年的日内瓦年度会议上建议,联合国应考虑同时扩大受管制疾病的清单和寻找新方法来监测疾病的传播。基克威特(Kikwit)在处理埃博拉疫情方面的经验表明,国际组织可以组织一支国际科学家队伍,以迅速遏制由非空气传播介质在偏远地区引发的局部流行病。

 

文章来源:
Garrett, Laurie, The Return of Infectious Disease, New York: Foreign Affairs, 1996, pp. 66-79.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分享到:

热门专题

科学公益
对话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