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关注】肺炎蔓延:也许,这就是大自然跟我们讲道理的方式

【关注】肺炎蔓延:也许,这就是大自然跟我们讲道理的方式

2020-01-22 22:15:04  来源:猫盟CFCA  作者:是巧巧啊     点击数量:3117

 

疫情仍在蔓延……

 

所有人都心有戚戚,在今天四小时的返乡飞行中,九成乘客全程佩戴口罩,我所抵达的南方城市,尚无确诊病例,但口罩已然变成稀缺品。

 

截至2019年1月22日,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已增长至441例,死亡9例。

 


疫情地图 图片来源:丁香医生

 

六天前,实习生绿绿交上来一篇稿子,文件名简单粗暴:《野味》。

 

选题依据是每年皆然的痛点——春节长假是“野味”消费的高峰期。

 

每到此时,围猎、加工野味、显摆野味餐桌的照片和视频就会在社交网络层出不穷,无分大江南北。

 

以找乐、大补之名,野生动物一年又一年地成为“年味”的野蛮装点。

 


武汉的非法动物交易。图源:网络


 

网友在社交平台上“炫耀”的野味
残忍“戏言”:像死神不?

 

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倡议、宣传口号永远都在隔靴搔痒。

 

这些倡导在圈内引起一片激愤,却惊不起圈外波澜。

 

有人给我们留言:不吃野味,老祖宗都饿死了!

 

也有说法是:老祖宗吃得,我们为啥吃不得?!

 

 


北大营海鲜市场上的野味摊铺
 

 

直到再一次,相隔17年后,“野味”引发的疫情再次将国人打醒——

 

陋习不改,害人害己!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
为了全人类的公共安全
为了维护大自然的多元生态
禁绝野味市场
管住我们的嘴

 

今天上午,《人民日报》微博转发呼吁,六小时后,转发量已达九万,阅读量过亿。

 

高昂的公共安全代价之下,以管控疫情为旗,“禁绝野味”才得以出圈,成为公共议题,何其悲哀——早干嘛去了?

 


武汉市内对公共场合进行消毒

 

但是,这不是大自然第一次跟现代中国人讲道理。

 

17年前的非典,幸存者仍难以摆脱当年的阴霾,亲历者仍心有余悸。

 

但保留至今的只是一座不再允许活禽交易的北京城。

 

而当年在广州清缴上千只果子狸的城市记忆,以及远离野生动物的警醒却渐渐随风而散。

 


2003年非典期间的北京

 

除了感叹记吃不记打的人类劣根性,我们试着再度分析“野味市场”和“吃野味”背后的根源。

 

我们希望已有的觉悟能变成公共的常识,希望口罩保命的生活不再重来。

 


无口罩不出门的真实写照。明子 摄

 

先看实操层面

 

一、主管部门的执法监管仍有提升空间

 

看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菜单”就知道了。

 


网传的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菜单

 

其中可识别的野生动物中,“三有动物”如兽类有狍子、野猪、豪猪、赤麂、小麂、猪獾、狗獾、果子狸和竹鼠等,鸟类有鸿雁、竹鸡、斑鸠、鹧鸪等。

 

还有如活狼崽、活树熊等尚待识别、同样高风险、来源不明的野生动物也在售卖之列。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来源无论是野生还是养殖,都需要有一系列的合法证明,才能对野生动物进行猎捕、运输、驯养繁殖和经营。

 

试问,作为一个“有年头”的华中地区规模最大的水产批发市场,其中商户所售商品的合法性是否经过确认?

 

尽管疫病已经把“卫生检疫”这个靶子打成渣,但我们还想追问:合法的驯养繁殖活动中,最起码的卫生安全意识、隔离、消毒措施如何才能在未来规范落地?

 

在禁绝野生动物贸易,对合法驯养动物的养殖和经营实行有效规范监管的基础上,疫情才能真正画上句号。

 


检控中的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图源:三联生活周刊

 


还是实操层面
不能落地实操的都是耍流氓

二、提升野生动物保护法普法力度,普及科学生态观已是必行之路

 

破除陋习,除了严格执法,还需要从价值观和文化层面破题。

 

“能好怎”的经典句式背后隐藏的是一代又一代没有建立科学的生态观的国人。

 

对于野生动物,普通公众应该如何接近,是否可以接触、消费、购买,如何监督、举报,每个动词都能拆解出无数具体的场景。

 


满分科普漫画,来自新浪微博@吾皇的白茶
 

 

如果没有强大的法律意识傍身,哪怕只是面对一套问卷,估计也会死伤无数。

 

更何况,当我们身处喧闹的贸易市场之中时,原本就不足的法律意识所形成的边界感会瞬间被冲刷、稀释到无物。

 

普法力度的加强是需要通过严格监管链条中的每一个环节来实现的,需要费大力气,但很显然,值得,且非如此不可。

 

 


2018年的“绿剑行动”曾缴获大量非法交易的野生动物

 

普法之外,当我们无视野生动物的生态功能——

 

对它们所处的生态家园一无所知,对真正的野性和美冷漠而麻木的时候,野生动物在我们眼里,便无异于玩物、食物,而不是也同样享有生存权利的动物邻居。


若我们不懂果子狸和旱獭从未在自然中共存,狍子和麂子分属不同的生态区系,科学的驯养也无从谈起。

 

唯有我们对它们的自由和美有觉有知,同样面对市场上那些被关在小小铁笼、声嘶力竭、满身脏污的动物时,我们才会从理智和情感上果断拒绝。

 

 

结语

疫情固然是一个糟糕的信号。但是我们仍对自己的未来有充分的选择权。

 

是选择让大自然来教育我们,还是我们主动学习如何与自然、野生动物相处;是心怀敬畏还是心存侥幸;是解决问题还是继续扩大问题——

 

主动权,一直在我们手里。
 

最后,我们无条件认同并支持吕植教授所发的倡议:建议把野生动物贸易上升为公共安全问题来看待和管理。

 

最后的最后,回归到一个普通的子女和公民,在面对一场公共安全的共同战役时,希望你我都对自己和他人负责,戴好口罩,注意卫生,能不添堵就不添堵。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