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国际动态>  【故事】拯救极渴之地——内罗毕城市贫民窟饮水安全的现状与挑战

【故事】拯救极渴之地——内罗毕城市贫民窟饮水安全的现状与挑战

2019-09-16 09:56:02  来源:中南屋  作者:张怡 刘懿嘉 周毅佳    点击数量:2119

 

清晨,阳光铺在东非最大的城市贫民窟基贝拉坑坑洼洼的小路上,几个孩子拎着空水桶走向距离自己家大约50米外的取水点,去接家里一天所需的生活用水。
 

 

他们将一个个黄色的水桶放在水龙头下,当水桶接满清澈的水后,熟练地拎起水桶,陆续往回走。这样的场景在内罗毕所有城市贫民窟中都十分常见。在这里,每个独立住所里普遍没有自来水管道,近年来,才慢慢有了几户共享的水管。

 
 

接水场景图
 

 

在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约有313.4万人口,而其中60%的人口都生活在城市贫民窟1,饱受饮水安全与卫生的困扰。近年来社会各界力量共同努力,大大改善了贫民窟内的饮水安全状况。在取得巨大进步的同时,一些难以根除的问题依然在限制着贫民窟饮水安全状况的根本改变。

 


 

卓有成效——贫民窟饮水安全状况大大改善
 

 

未拜访过贫民窟的人似乎总是会对贫民窟有不好的想象,认为这里的基础建设极差,人们无法获得饮用水源。但事实情况是,近几年这里的饮水安全状况已得到大大改善。几年前,贫民窟的居民还只能从水井中获取饮用水,而如今在基贝拉贫民窟,用来储水的水箱、可以直接获得饮用水的水龙头的数量已经远远大于水井的数量。
 

 

基贝拉贫民窟里一位卖水20年的102岁老人在回想百年来饮用水源变化时说:“在现在的用水系统建立之前,生活用水的来源通常是井水和雨水。但我们现在获取自来水容易许多,就很少使用井水、雨水,因为水龙头里的水更干净。”

 
 

基贝拉贫民窟102岁的买水老人
 

 

基础设施得到改善的同时,水价也变得更加亲民。在丹朵拉贫民窟,购水成本从平均每周每户9.6元人民币下降到6.7元人民币2。贫民窟里还有自动售水机,人们只需要办张水卡并向卡里充值,就可以使用这个自动机器。内罗毕水公司(Nairobi City Water and Sewerage Company)客服负责人Rickson透露,居民在他们所设立的自动售水机处购买1立方米水仅需3、4元人民币,而在此之前,人工售水点则需16、17元人民币。

 

 


 
马萨雷贫民窟内的自动贩水机
 

 

贫民窟居民不仅能获得质量有所保障的饮用水,处理水的方式也更加便捷。据居民描述,他们以前处理水仅有煮沸这一种方式,但烧水需要烧水壶、木炭燃料等,而大部分家庭都无法负担这些费用,所以只能将水静置沉淀一会儿后直接饮用。现在,他们可以免费获取和使用“水卫士”(Water Guard)或净水片(Aquatabs)进一步净化自来水。一块净水片能够净化20升水,比起烧水,这种方式更加实惠方便,从而大大增加了能获得安全饮用水的人数。

 
 

净水片
 

 

多方发力-共同解决饮水困境
 

 

内罗毕城市贫民窟的饮水安全状况正在不断被改善,这是社会各个层面共同努力的结果。政府、企业、NGO(非政府组织)、社区居民等都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近些年,肯尼亚政府颁布了一系列促进居民饮水安全卫生的法令。肯尼亚2010年宪法明确指出,“获得清洁和安全的水源是一项基本人权”,并将饮水供应及配套卫生服务的责任分配给47个县。宪法还表明要采取积极的行动计划来保证边缘群体的饮用水供应。3 基于宪法大纲,肯尼亚2016年水法案进一步强调,“肯尼亚的每一位公民都有获得充足的、干净安全的水的权利”,并且满足家庭饮用水需求是第一位的,优于灌溉等其他用水需求。4 之后,从国家层面到社区层面的相关部门和机构重新划分和明确了各自的职责,以更好地保障居民饮用水需求。
 
 

肯尼亚水资源部门结构图
(来源:
https://www.2030wrg.org/wp-content/uploads/2016/12/Understanding-the-Kenyan-Water-Act-2016.pdf      翻译:刘懿嘉)

 

 

除了出台相关法令,政府还在城市贫民窟内资助建立了不少医疗卫生机构,向社区居民提供饮水安全的专业教育。48岁的肯尼迪(Kennedy)在内罗毕马萨雷贫民窟的一家诊所里已经工作了10年。“政府支付我们工资,也会免费给诊所提供各类基础药物,包括净水片。”他介绍道,“在诊治病人之余,我们会向社区居民讲授饮水安全知识,还会手把手地教他们正确的洗手方法等等。”当地其他规模较大的医疗卫生机构也常常会向病人进行半小时的“强制”饮水安全教育。
除了政府,各个企业、社会组织同样为改善城市贫民窟居民饮水状况做出了大量努力。
 

 

 

内罗毕水公司(Nariobi Water & Sewerage Company)成立于2003年12月,旨在为内罗毕居民提供清洁水源和污水处理服务,是内罗毕覆盖人口最多的自来水公司。贫民窟的绝大部分自来水供应都来自这家公司。客服负责人Rickson称,为了尽可能减轻当地居民的经济负担,内罗毕水公司将水价定为每20升水1肯尼亚先令(约0.07元人民币)。
 

 

 

在内罗毕的贫民窟还活跃着许多社会组织,他们也在尝试用自己的方式尽一份力。
 

 

 

KDI(Kounkuey Design Initiative)是一家致力于采用与社区合作的方式帮助社区实现自我长期发展的本地NGO,为改善贫民窟饮用水状况策划了许多解决方案。2017年,为了预防基贝拉Andolo村的洪水风险以及避免由此可能造成的饮用水安全卫生问题,KDI启动了“基贝拉公共空间项目10”。在设计方案前,KDI带领当地居民开展了一系列研讨会,共同明确洪水可能对当地造成的危害和当地社区的各方面需求。5
 

 

 

“与其他机构不同,我们会和贫民窟居民一起研究和确定解决方案。因为直接给钱,他们总有一天会花完,不如教会他们如何解决问题。”KDI的高级设计师Jack说。
 

 

 

除了本地NGO,贫民窟饮水安全的进步也离不开国际NGO的支持。KIWASH(The Kenya Integrated Water, Sanitation and Hygiene,肯尼亚水与卫生综合计划)是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开展的一项为期五年的项目,旨在通过开发和管理可持续水资源,改善包括内罗毕、基苏木、布西亚在内的肯尼亚九个地区的社区公共卫生。项目负责人Japheth介绍,KIWASH在基贝拉、木库鲁等内罗毕城市贫民窟大力推进自来水管道、售水点、蓄水池、水表等饮用水基础设施建设。同时,KIWASH还为社区的公共健康负责人、志愿者提供培训,让他们能更专业地在社区推广饮水安全宣传教育。

 
 

与KDI工作人员交流
 

 

在接受外界援助的同时,贫民窟居民自身也在为改善社区饮水安全而积极行动着。有些接受过教育、有饮水安全意识的居民会主动参加政府或NGO发起的饮水安全活动。作为马萨雷贫民窟的一名社区志愿者,Anthony已多次参与肯尼亚卫生部、世界卫生组织发起的相关活动。“志愿者就像是社区居民和外界之间的纽带,我们经常去外面接受培训,回来就能更好地服务社区。”安东尼说,“只要社区居民们有饮水问题,随时可以来找我们,然后我们帮他们解决问题或者去寻求外界帮助。”
 

 

 

目前,全球范围内有很多组织和个人都在关注内罗毕贫民窟饮水安全问题,不论是联合国的资助还是私人捐款,都在关注着贫民窟饮水状况的改善。

 

 

痼疾难医——前路依然挑战重重
 

 

尽管社会各个层面都已经为促进内罗毕贫民窟饮水安全做了许多努力,但依然面临着诸多困难与挑战。这些问题本身多是难以在短期内解决的。
 

 

 

首先是基础设施建设虽有改善,但覆盖面积与运营状况依然堪忧。“目前取水点的数量对于整个社区来说还是不太够,而且有些取水点不是每天都能正常运作。” 马萨雷贫民窟居民Beatrice说,“有时候水压不足,水龙头里没有水,我们可能要步行两小时才能找到可用的取水点。这很麻烦,有时就直接喝河水了。”KDI的高级设计师Jack也指出,自来水水压不稳定是整个内罗毕地区的问题,只是这一问题在贫民窟尤为严重。而这一点又难以通过社会力量尽快解决,成为困扰贫民窟的最大问题。
 

 

 

此外,马赛雷贫民窟饮用水管理负责人Peter透露,贫民窟内供水的塑料水管材质差、排列混乱,与污水管等其它管道相互交错(当地人称为“面条水管”Spaghetti Pipes),一旦破裂,污水可能进入自来水管污染净水,而这些水不经处理就直接饮用会威胁人体健康。这同样也是设施建设遇到的困境。

 
 

排列混乱的塑料水管
 

 

其次,各个社会机构组织在和贫民窟社区的合作中存在沟通问题。“与社区居民合作的最大障碍在于沟通,语言是一方面,但更主要的还是理解上存在问题。”KDI高级设计师Jack表示,“如果团队里有人在基贝拉长大,我们就会更了解它,更容易和基贝拉居民沟通,否则饮水项目的设计与执行会非常困难,难以达到预期。”
 

 

 

受贫民窟非正规“水贩子”(Water Cartel)的影响,当地人的确不太配合外部组织的饮水项目建设。这些“水贩子”常常通过非法切割和连接水管来偷水卖钱,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阻碍NGO等机构的项目进程。“有一次,我们想改造基贝拉的水管布局,将分散的水管并成一根大水管,来提高管道质量,但这一计划会妨碍‘水贩子’非法连接水管。”水行业信托基金(Water Sector Trust Fund)的CEO Ismall说,“所以,当我们的工作人员去基贝拉考察时,他们极力煽动当地人反感和排斥我们,这就进一步加大了我们和社区沟通合作的难度。”

 
 

拜访Water Sector Trust Fund
 

 

最后,饮水安全意识的缺失也是限制因素。马萨雷贫民窟的饮用水管理负责人Peter表示,“内罗毕水公司已经把水处理干净了,非常澄澈,完全可以直接饮用。”但事实上,即使水公司所提供的水源纯净,有些运输管道却已经破损,极易滋生细菌,所以并不能保证居民从水龙头接取的水足够安全。不幸的是,当地居民对此并不了解。居住在基贝拉贫民窟的102岁老人也认为,只要水是澄澈透明、没有杂质的,就是干净的、可以喝的。
 

 

 

而导致居民饮水安全认知不足的直接原因是饮水安全教育的欠缺。在索韦托贫民窟一家名叫St Teresa的社区学校里,卫生课程内容非常简单,授课老师专业水平较低,孩子们了解到的相关知识非常有限,因此在他们的认知中,仅仅用肉眼就能判断水质是否足够干净。此外,能够对居民进行饮水安全教育人员的数量也十分有限。马萨雷贫民窟一家诊所的医疗人员Kennedy表示,“医疗人员的工资相当微薄,所以人们不愿来这工作。目前我们只有两名医疗工作人员,没有足够的专业人员向社区居民进行更广泛、全面的饮水安全科普教育。”

 
 

St Teresa社区学校
 

 

获取安全饮用水是每一个人的基本权利
 

 

为了解决内罗毕城市贫民窟饮水安全问题,国家政府、社会组织、社区个人等都做出了大量努力,也取得了显著成效。但受限于资金、技术、人力、教育等问题,饮水安全问题的彻底解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正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环境工程教授Jaro所说,“政府和其他社会组织已经做了并且仍在做着大量的改善饮水安全的工作,也许目前看来收效有限,但只要坚持下去,一定能取得重大突破。”要想进一步改善贫民窟饮水安全问题,还需要更多组织和个人的持续关注与帮助,以及各方力量的通力合作。

 

 

图片来源:张诗瑶 牛嘉凝  张怡 唐嘉婧

 

 

参考资料
[1] Partnership provides access to safe and affordable drinking water to 50,000 people in Kenya. https://www.wsup.com/blog/partnership-provides-access-to-safe-and-affordable-drinking-water-to-50000-people-in-kenya/
[2] Clean water for the residents of one of Africa’s largest rubbish dumps.https://www.wsup.com/blog/clean-water-for-the-residents-of-africas-largest-rubbish-dump-dandora/
[3] Understanding the Kenya 2016 Water Act. https://www.2030wrg.org/wp-content/uploads/2016/12/Understanding-the-Kenyan-Water-Act-2016.pdf
[4]The Water Act,2016. https://wasreb.go.ke/downloads/Water%20Act%202016.pdf
[5] Kibera Public Space Project 10. https://www.kounkuey.org/projects/kibera_public_space_project_10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