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NGO发声>  【演讲】傅昌波:拥抱商业向善新时代

【演讲】傅昌波:拥抱商业向善新时代

2019-09-10 11:16:18  来源: 深圳国际公益学院   作者: CGPI    点击数量:1462

 

商业向善的发展经历了“不作恶”底线、风险防控思维、ESG 投资、影响力投资等阶段,引领社会价值的投资实践该如何开展,商业机构应该如何拥抱商业向善新时代?

 

围绕“青年力”,至少有领投实践、进化CSR、创办社企、慈善提效等四大行动可以开展。

 

8月16日,由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主办、广东新周刊杂志社有限公司承办的“2019企业社会责任荣誉盛典”在深圳举行。

 

国际公益学院助理院长傅昌波教授作《拥抱商业向善新时代》主题演讲,并于9月1日在《新周刊》全文刊登。


 


(本文为作者于 2019年企业社会责任荣誉盛典上的主题演讲)

 

 

演讲全文如下

 

不久前,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 CEO 马化腾在其微信朋友圈写道 :“科技向善,我们新的愿景与使命。”瞬间引发热议。国际公益学院发起人之一比尔·盖茨在给学院的寄语中提出 :“中国慈善事业与美国的相比,还处于早期。但是,中国投资者可以直接跳过‘布施式’慈善这一步,采用公益、科技、市场混搭模式,解决当前的社会问题和环境问题。”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人类社会的贫富差距正在逐渐扩大。乐施会在 2014 年年初的研究中发现,世界上最富有的85人所拥有的财富,与全球最贫困的那一半人口所拥有的财富一样多。贫富差距日益加剧,引起了许多人思考。比如沃伦·巴菲特,他在2016年便明确提出富人不需要减税政策。

 

 

 

 

畅销书《原则》作者、国际公益学院发起人之一瑞·达利欧在今年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美国60%的黄金年龄劳动者的收入在过去40年来几乎没有增长,而最富有的 10% 收入则翻了一番,顶端的1%人口收入更是增加了两倍。美国最富有的1% 的财富是最底层的 90% 的财富总和,40% 的美国人在紧急情况下连 400 美元都很难筹到,群体财富差距造成了恶性循环。

 

 

2014 年 5 月 27 日,罗斯柴尔德家族邀请了全球最富有的250人出席在伦敦举行的“包容性资本主义大会”。与会的 250 名超级富豪代表来自 37 个国家 35 个商业领域,他们管理着全球约 1/3 的可投资金额(30万亿美元左右),平均每人控制1200亿的活动美元资产。主题演讲人包括查尔斯王子、比尔·克林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等,他们在会议上提出了很多解决贫富差距的办法,但实际上却没有缓解这个问题。

 

 

对中国来说,我们的商业有我们的特色,但仍然存在“商业为恶”的问题。2018年6月,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做了一个实地调查,他们买了一台全新的空调,经过专家检测后,把空调的遥控器功能调乱,然后到11家公开的平台报修。结果,只有两家平台派出的维修工说了真话,其他平台则虚构各种问题,甚至故意毁坏空调元器件,收取高额维修费。这就是商业领域中仍然存在的唯利是图的现实。

 

 

2015年,联合国提出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我国也提出“五大发展理念”,这两者是完全呼应的,我们可能更有基础来发展新的商业文明,步入商业向善的新时代。

 

 

商业向善、投资未来的发展经历了几个阶段 :从20世纪60年代的“不作恶”底线,到70年代的风险防控思维,再到 2007 年的主动为善——ESG(Environmental、Social and Governance,环境、社会与治理)投资,关注金字塔底层最贫困的人群。2013年到现在推崇的是“义利并举”思维,即既解决商业问题又能产生商业回报的“影响力投资”,我们称之为善财并行之道。

 

 

那么,引领社会价值的投资实践该如何开展,商业机构应该如何拥抱商业向善新时代?围绕“青年力”的主题,我认为至少有以下四大行动可以开展。

 

 

第一 ,领投实践

 

 

无论是从事投资、制造业还是互联网行业,各位都可以尝试探索ESG的投资策略,率先进行这样的投资实践。2018 年 ESG 投资的全球发展报告中,全亚太地区(日本除外)的 ESG 投资比例只占全球的0.2%。

 

 

洛克菲勒家族从石油起家,但根据洛克菲勒资产管理公司总裁提供的数据,他们现在正从涉及碳能源的产业中逐步退出,包含化学燃料的产业将不再投资。

 

 

洛克菲勒资产管理公司还尝试做更理想的影响力投资,针对不同的投资对象,采用的投资策略也各不相同。比如,它和世界上最大的零售商沃尔玛公司合作,推动后者解决劳工问题 ;和金融服务公司摩根大通、美国银行、富国银行集团等合作,说服它们采纳道德规范、人力资本和风险管理规范 ;和康卡斯特集团、耐克、福特汽车就性别及性骚扰政策进行建设性对话和政策改善 ;和能源企业阿帕奇公司就环境问题、信息公开进行长期合作 ;公开向埃克森美孚施加压力,以应对气候变化挑战等。

 

 

大体上,洛克菲勒家族的策略主要有两种 :一是通过撤资达成ESG投资目标,二是通过增加投资获得控股地位来影响企业,实现ESG的投资目标。

 

 

 

 

第二,进化CSR

 

 

管理学家迈克·波特教授提出,企业经营的目标在于 CSV(Creating Shared Value,创造共享价值),能否将 CSR 由外来加入的模式转变为企业全流程嵌入的模式非常关键,但这也是每个企业可以立即实践的。无论是ESG投资还是按照共益企业(Benefit Corporation ,简称B Corp)的六个维度评价,企业不一定能够一次性实现所有维度的改善,但至少可以尝试首先改善其中一个维度。

 

 

第三,创办社企

 

 

现在企业流行内部创业,那么用以前做CSR的资金孵化社会企业也是不错的选择。无论公益慈善的力量多大、未来发展多好,商业的力量始终是现在社会的主导力量。

 

 

B Corps 在国内逐渐形成影响力,我非常喜欢 B Corps 的口号 :把商业作为向善的力量。能够把商业的逻辑扭转成一种改变社会分化、贫富差距、地球暖化、环境恶化的力量是非常了不起的。B Corps在中国的认证最早在顺德,后来在北京、深圳慈展会上建立了社会企业认证标准,这都是非常有价值的探索。

 

 

在 美 国 还 有 一 种 新 型 的 LLC(Limited Liability Company)组织形式,可以简单翻译成“慈善有限责任公司”。这是一种商业和慈善的混合体,它赋予创始人和公司领导人不打折扣的决定权,让他们可以自由选择最适合实现其财务和社会目标的投资对象,并无限期地持有他们选择的任何规模实体的股份 ;可以参与任何游说和政治活动,前提是遵守游说和竞选活动的财务披露规定和其他相关限制要求 ;可以让创始人和管理人全权决定赠款和其他开支的组合使用及其时间安排。

 

 

LLC虽然不能减免税收,但是它的资金更加灵活,而不是纯粹的捐赠。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及其妻子于数年前宣布以 LLC 模式捐出自己的财富,此举值得我们未来借鉴。

 

 

 

 

第四,慈善提效

 

 

目前仍有不少慈善可被称为“拍照慈善”或者“自嗨慈善”,如何让公益慈善、企业的 CSR 行动真正变成推动社会创新、推动社会变革的力量?

 

 

比尔·盖茨在西雅图创办了一个叫“全球共好”的机构。“全球共好”制作了一张图表,蓝色部分代表慈善资本,红色部分代表商业伙伴的资本。一项旨在解决社会某个问题的发明在不知道能否成功之前,其对应的所有风险由蓝色部分承担 ;如果尝试成功,两种资本各承担一半 ;最后走向市场,由合作伙伴享受利润,把专利无偿转移给商业机构。这就是慈善资本。

 

 

有一个现实的例子是“超级冰箱”,这是在非洲无水、无电、干旱的沙漠地带能保持疫苗活性的冰箱,由“全球共好”发明之后转让给国内一个冰箱公司。这是将单纯的捐助转向“善资源”的撬动。

 

 

中国有五大发展理念,有共同富裕的价值导向。我们更有机会尝试这种“新商业文明”或者“慈善新前沿”。今年 3 月,我接待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莱斯特·M·萨拉蒙教授,他是全球多元主体研究的权威专家。萨拉蒙教授表示,中国一定会成为一个影响力投资大国、商业向善的领先之国。他认为,以前的慈善是简单地讲资助,现在是多元化的金融工具 ;以前的慈善是有限的杠杆,现在是放大的杠杆。像比尔·盖茨的“全球共好”就属于这一范畴,用资本来撬动其他资本、放大其他资本。萨拉蒙教授的话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

 

 

 

 

 

国际公益学院由比尔·盖茨、瑞·达利欧、牛根生、何巧女、叶庆均这五位中美慈善家联合倡议发起,以“慈善引领社会文明”为愿景,以“培育全球公益典范”为使命,构建以“善知识”为核心的现代公益慈善知识体系,建设以实践和创新为准则的教学体系。

 

 

最后,希望大家关注国际公益学院,和比尔·盖茨、牛根生一起推动商业向善!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