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NGO发声>  【人物】 中国厕所先生钱军:为改善人类的如厕环境而“粪斗”

【人物】 中国厕所先生钱军:为改善人类的如厕环境而“粪斗”

2019-07-23 09:54:52  来源:国际公益学院,深圳国际公益学院  点击数量:2552

 

 

简     介

 

曾经有过一个段子讲海归回国的十大“囧”,排名第一位的就是去公厕没有卫生纸。或许这对于成人还只是“呵呵”问题,而对于儿童则是深度影响卫生习惯和一生健康的头等大事。

 

国际公益学院公益研究中心孙晓舒在调研中发现小学生放学时总是会倒掉保温瓶里的热水。为什么孩子们不愿意喝水?“一个直接原因是喝水后要上厕所,厕所蹲位少,需要排队。如厕环境体验差,关键还没有厕纸,孩子们不好意思向别人借。”调研还发现,很多孩子有便秘。

 

2018年11月6日举行的“新世代”厕所博览会上,国际公益学院奠基人之一,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把一罐人类粪便放到讲台上,这一举动引发很大的轰动。他说,在卫生设施缺乏地区,人类粪便中的病原体引发的诸如腹泻、霍乱、伤寒等疾病,每年导致近50名5岁以下儿童死亡。

 

初心:人活着有什么价值?

 

 

 

 

做公益以前,钱军是成功的企业家,搞物流、办餐饮、做金融,商业做得“顺风顺水”。2011年,他被诊断患上肿瘤,“我当时做企业很拼,常干活到天亮,这个肿瘤让我开始反思,天天拼这些的意义是什么?人活着有什么价值?”

 

他和妻子是虔诚的佛教徒,“我和太太在佛祖跟前许过愿,要为他者尽一份力,当时我们计划将来做公益。”总以为未来还很长,想做的事情可以迟点再做,肿瘤风波刺激钱军当即行动。

 

虽然后来发现肿瘤是良性的,但他做公益的决心没有动摇。作为江苏昆山人,钱军起初是和昆山民政局、慈善总会合作,慈善组织提供项目,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捐钱资助。

 

但钱军并没有想象中的满足。在商界的奋斗经历,使他对创新和发展天生渴望。“我掏钱买单的多是扶贫济困类项目,这种传统的赠予式公益让我感觉不到成长,我想要独立出来。”企业家出身的他打算自己去创办一个基金会。但是具体做什么是个问题。
 

 

“什么是我真正有激情去做的事?”这是每个积极的慈善家必做的一道选择题。“我的参与可以为社会带来怎样的变化?”是探索一段有意义的人生的持续对话。

 

 

愿景:为改善人类如厕环境而“粪”斗

 

 

 

 

经验告诉钱军,创造的灵感不会凭空迸现,它总是在厚积中迸发。2013年9月,应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国际公益学院院长王振耀的邀请,钱军北上研习国际慈善管理(EMP)。研习期间,他是一个求知欲爆棚的学生,“和国内外公益界前辈交流,上了一系列精心设计的公益管理课程,这些对我冲击很大。”

 

灵感如钱军期待的那样不期而至。“一次课上,王振耀院长说到,国人制造的航天飞机能上天、蛟龙能下海,但缺乏对细节的关注,比如说国内很多厕所都没有厕纸。”王振耀院长多次提过国内厕所的事情,钱军不但听进去了还捕捉到做自己公益项目的灵感。

 

国际上对厕所的关注起步较早,2001年,世界厕所组织(World Toilet Organization)成立,致力于全球性的厕所文化,倡导厕所清洁、舒适、健康。据测算,世界每三个人就有一个人没有厕所,每年有200万条生命因为无法享用合理的公共卫生设施而逝去。“我一听,国内还没有专门组织研究厕所问题和厕所文化,这关乎社会文明程度。”钱军决定围绕“厕所”开办一个基金会。

 

2014年4月,昆山昱庭基金会成立。作为全国首家致力于厕所公益的非公募基金会,钱军目标明确,“专注公共卫生,聚焦如厕文化”。

 

钱军更是坚决地在基金会的墙上印上“为改善人类如厕环境而粪斗”的标语,这些年来收获了无数来访者会心的笑声。

 

但笑声背后是“钱总”向“钱所长”的艰苦转身,是每一个社会企业家“情比金坚”的意志挑战,他把这新的一场社会创业定义为“厕所革命”,他给自己加的期限是“三十年”。

 

行动:一场中国厕所的革命

 

 

 

 

为确保全身心做好昱庭,钱军给自己断了后路。“我把自己企业的部分股份捐给了基金会,也撤掉了之前做的风投项目。”即便这样,他还是觉得很难。

 

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如厕之事难登大雅之堂。尽管每人一年需要如厕2500次,每个人的一生约有3年时间花费在厕所里。

 

小事做起:1.0的免费厕纸 vs 2.0的废纸置换厕纸

 

钱军决定先从“免费厕纸”这个小切口开始。“厕所革命”革的不只是脏乱差硬件的命,更关涉文明如厕习惯的倡导和养成。“小学生最容易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和卫生习惯。”基金会决定为小学免费提供环保厕纸。

 

2014年10月,昱庭基金会拿出20万,为昆山五所小学共162间厕所、736个蹲位安装了厕纸盒,定期免费配发厕纸,共计一万多名师生受益。

 

但是,无条件的永久免费是不可持续的,也是基金会难以承受的。为此,钱军想到一个后来被证实效果显著的方法:有条件地免费供纸。

 

 

 

基金会和各学校签订协议,规定第一年公益厕纸的费用由基金会全额承担,但第二年起,厕纸费用由校方自筹。先培养好习惯,从第二年起,几乎所有学校通过自筹经费保证了厕纸的持续免费提供。

 

作为全国首个校园免费厕纸公益项目,基金会在8个省近70所学校作了推广。其中,偏远学校的状况令钱军最为忧虑。“有朋友让我猜那里的孩子上厕所用什么解决,我猜最多就是树叶之类,实在没想到居然是用最原始的石头。有笑话讲,有人见到马桶不知道是干嘛的,伸头进去,还以为是洗头的。”钱军表情严肃,他担心笑话成真。

 

在钱军看来,小小厕纸不仅是卫生习惯的启蒙,更意味着多搬开一块通往现代社会的挡路石。

 

在国际公益学院,钱军又从特聘导师何进老师那里获得了启发,“一个好的公益项目要具备的条件有--参与性、创新、宜推广、可持续、实事求是。”

 

在苏州市慈善总会徐国强会长的大力推动和支持下,基金会从免费厕纸项目成功转型为废纸置换厕纸,已经实现21个省市的试点,参与学校1200所,参与学生195万,从无偿赠予向可持续发展迈出一大步。

 

项目鼓励学生把家里和在学校产生的废纸包括快递包裹带到学校来,回收公司定期上门回收,高于市场价收购废纸,所得资金由地方慈善总会保管,第一个学期收废纸所得资金用于第二个学期购买厕纸,形成项目闭环。

 

文明倡导:中国首家厕所文化研究中心

 

作为企业家钱军有更高的视野。2014年12月,昱庭基金会发起成立全国首家厕所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厕所的人性化设计。2015年厕所文化研究中心联合国际公益学院、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构建厕所文化的交流平台,为应对当今的厕所挑战和未来的可持续发展提供更多实用经济的选择方案,同时希望促进厕所问题纳入行业和国家的社会经济和环境发展政策,形成相关的标准。

 

钱军在2016年跟随国际公益学院完成了“全球善财领袖计划”国际课程的学习,并受到了盖茨先生的接见,他说“感受最深的是站在世界级的层面考虑问题和人类福祉的思考模式”。

 

 

 

 


以盖茨先生为代表的一批美国慈善家,他们关注各类社会问题,并注重从技术上推动问题的解决,比如盖茨先生的“厕所重生计划”、《原则》一书作者瑞•达利欧的海洋保护项目、著名数学家西蒙斯致力于攻克自闭症难题等。他们自觉担负起解决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进而对国家政治、经济与社会都产生积极而持久的影响。这种力量是革命性的。

——国际公益学院院长、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    王振耀


 

社会企业:为了“粪斗”想办法赚钱的“重明鸟”

 

 

 

据统计,2015年全国共建有公厕12.6万所,每年公厕的管理和维护费用数目惊人。2016年更有超过2.5万座厕所亟待改造,据估算在公厕建设上花费125亿元。

 

即便如此,全国平均每万人只分得两个公厕,而卫生条件更是让人望而却步,“中国式茅房”更是望而生畏。

 

创办一家社会企业是钱军对昱庭的定位和期待。他明白,只有将商业和公益完美地融合起来,基金会才可能持续。

 

钱军尝试着跟政府谈,“引入一些商业因素,盈利全部反哺厕所改造。”他被一口回绝掉。遭拒,对钱军来说早已司空见惯,所以他总能熟练切换到另一套思维模式上来,“人家拒绝我,肯定是我做得还不够好,那先修炼内功做出东西来再去说。”

 

钱军在技术研发舍得下“大赌注”,“我想做生态厕所,就拿出240万投给国内高校的厕所专家团队。这个钱对我们这个机构不是一笔小数目,但是我们希望能研发出最新的技术,推出最新的设计理念。” 他还联合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协同创新生态设计。

 

 

 

 


假如你的人生目标是赚钱的话,请千万不要选择社会企业家之路。这世界不存在既为自己赚钱,又为别人服务两者兼得的事。社会企业的首要目标是服务于你自己制定的社会使命,想办法赚钱只是社会企业的生存手段而非目的。

——“黑暗中的对话”创办者、德国社会企业家   海宁博士


 

2017年钱军成立了苏州重明鸟厕所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希望通过昱庭基金会五年多的研究转换,以及全球厕所方面的资源来融入到厕所设计、建设、清洁管理服务。公益、商业并轨制的发展模式为公益行业探索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通过两年的努力,“重明鸟”为北京故宫、武汉东湖风景区等地成功落地100多座全新设计理念的公共厕所。同时自主研发农村厕所产品及农村污水处理系统。

 

传承:“昱庭”二字取自钱军子女之名

 

 

 

 

很多人好奇基金会的名字,“昱庭”二字其实取自钱军子女之名。“我跟孩子说,把你们的名字放在里面,哪怕以后你们不想做厕所也行,希望你们把公益代代传承下去,这是留给你们的最大一笔财富。”

 

扎进厕所五年来,钱军“脸皮厚了”。他过去总觉得,做好事不要太宣扬,如今无论面对谁,说起厕所,他都滔滔不绝,主动策划各种活动,动员一切可以撬动的资源,“想办法让大家知道我做的事”。

 

不管多艰难,钱军说自己只能向前冲,不能回头。他知道,背后有着下一代人的注视。他相信“昱庭”未来的世界会比现在更美好。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