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跨界资讯>  宽疾计划 | 赴港学习01:医务社工机构稳定发展的法宝——多元化经费来源

宽疾计划 | 赴港学习01:医务社工机构稳定发展的法宝——多元化经费来源

2019-07-12 11:34:25  来源:公益大爆炸  作者:宽疾君    点击数量:1386

6月22日-28日,宽疾计划派出了接受了来自医院、高校、社会组织等有志于发展医务社工的20名伙伴,赴香港进行参访学习。

 

本期分享学员

 

林斌,福建省助困公益协会秘书长、福建省社会工作联合会医务社工专委会副主任委员。长期从事救助、支持白血病儿童的服务,改变白血病儿社会支持现状。

 

叶佳媚,社会工作硕士、福建省社会工作联合会干事,长期致力于搭建福建医务社工交流平台。主要策划执行:“宽疾计划”筹款与传播、福建省第一届医务社会工作暨癌友关怀研讨会等。

 


开展社会服务需要资源,社会工作专业亦以专长于链接资源、统整资源、发掘资源而著称。我国香港地区的社会工作在发展至今,经费来源于哪里呢?各种专业社工机构又是如何链接社会资金呢?内地机构如何全方位筹措经费呢?

 

经过参访,我们了解到香港医务社工经费来源的多元化让他们有了存活及发展下去的“腿”,且不至于在失去一些经费支持后,而无法继续服务有需要的群体。

 

香港医务社工的经费来源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来自政府的社会福利经费、由慈善基金会提供的资助经费、对服务对象的服务收费、和来自社会企业或个人的募捐善款。

 


主要经费来源
 

01
来自政府的社会福利经费:

 

代表单位:九龙医院康复中心、利民会、沙田多元文化金龄服务中心。

 

由政府拨付给医务社工的社会福利经费,一是政府直接提供福利拨款,这个多数是提供给社会福利署自己聘请的,设置在医院的社工,社工可以申请社会福利署的经费服务于有需要的群体;二是政府购买的项目经费,这个多提供给在港的NGO,以项目化的方式进行服务。但无论是哪种拨款方式,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是经费来源稳定。

 

当社会福利署决定为某类群体提供服务,并由筛选出一个NGO投标得中时,这笔经费将会稳定地提供给这个NGO。每隔若干年将会进行评估,当这个NGO被认为评估合格,且服务优良后,则继续提供经费。这样就让医务社工的服务有了可持续性和延展性。香港的利民会、沙田多元文化金龄中心,已在香港发展了数年甚至十数年之久,且在当地长久、切实地服务到了有需要的人群,正是这类资金稳定性的支持所带来的。

 

 

 

 

 

02
慈善基金会提供的资助经费

 

代表机构:九龙医院康复中心、利民会即时通、铭琪癌症关顾中心

 

慈善基金会的资助,多由医务社工所在的单位申请得来。如,九龙医院康复中心的一部分服务经费,就是由撒玛利亚基金提供,一次性批出,为有需要的患者提供药物或非药物经济援助;铭琪癌症关顾中心,有Meggie家族本身的慈善基金为其提供机构运作经费。

 

 

 

03
面向服务对象进行服务收费

 

代表机构:沙田多元化金龄服务中心

 

向服务对象收费在内地似乎是一个比较“别扭“的概念,即是“既然政府购买了你的项目,为这些人提供服务,你为什么还要向他们收费呢?”。但是在香港,收费也是一个很正常的行为,在面对项目之外的额外提供的服务时,或在面向非项目涵盖群体时,他们便会通过收费来进行收支平衡。

 

在沙田中心,政府提供了他们在沙田当地建立运营服务中心的经费,并且购买了特定条件的老人的服务,所以当涉及到老人的午饭、老人的多元化服务、非特定条件老年人想要接受服务(都是不在项目规定范围内的),他们便向老年人收取服务费用,来保持收支的平衡。

 

 

 

04
来自社会企业或个人的募捐善款

 

代表机构:几乎全港的NGO

 

公共募捐也是香港社会服务的经费来源之一,每年都会接受来自不同的社企和个人的捐款,如赛马会等,都是捐款的大头。香港的社会募捐还有一个“大特色”,就是卖旗日,在准许卖旗的日子里,NGO通过申请获准后,可以走上街头通过“卖纸旗”的方式,进行募捐,鼓励民众做善事、捐善款。这很像我们每年的99公益日,在公募的过程中不仅可以获得经费,也是宣传本机构项目的一种很好的方式。

 

 

 

反思

 

反观内地,机构每天的难题是在于如何活下去;而在香港,则是如何做好服务。我们内地的机构,每天都在争创投,争政府购买,争基金会支持,很多沦落为资源导向型的机构,只要政府你给钱,我们什么服务都做。而在香港,政府给机构的资助是“一笔过”,机构固定一个项目,政府对这个项目长期进行支持,五年评估一次。如果评估没过,那牌照就丢了,只要牌照在就有长期的支持,所以在香港牌照很重要。香港每一个机构都怕丢了牌照,而内地每一个机构都怕下个月发不出工资。

 

政府给机构的资助,虽然长期,但并非百分百额度,一般是7:2:1的比例。即政府70%,机构提供服务产生的收入20%,社会筹款10%。这样子就逼着机构去以服务实现收入,以公信力去获得筹款。这种的模式,就容易出现使命导向型的机构,他们为了真正的理想信念而前进。而在内地,政府资助的多为项目,并限制机构以这个项目去获得收入,这样就会让机构丧失造血的能力。

 

建议未来的公益创投也好,政府购买也罢,应该更面向机构层面的资助,而不是项目层面,要让这些慈善机构真正能活下去。同时在机构运营的过程中,应避免对政府资金的全依赖;考虑对非公益福利部分,进行服务收费;提高慈善捐赠收入的比例。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