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NGO发声>  【志愿者故事】耿向顺:2019年夏天,我从北京去了广西百色的一个小县城扶贫

【志愿者故事】耿向顺:2019年夏天,我从北京去了广西百色的一个小县城扶贫

2019-07-08 11:19:44  来源: 耿向顺  点击数量:3270

1

 

 

 

项目签约那天,我不知道我是该觉得高兴,该是该觉得事情不妙。但此时木已成舟,只能自己硬着头皮上了:毕竟是自己约的pao,哭着也要打完啊。

 

 

所以,我现在已经坐在了去百色的一个小镇小学的汽车上了。

 

 

车厢内是赶往县城和乡下的农民,甚至还有人提着鸡鸭、水果、田里刚抓上来的鱼虾,口中说着我听不懂的话在交谈着。

 

 

这里的天气,通常是潮湿的,经常下雨。车窗外的天空中还下着小雨,雨滴成线,歪歪斜斜地在风中飞扬,身边飘过的一片片稻田翠绿得发黑,稻谷已经抽出穗,有农民穿着蓑衣在田间游走劳作,田野、小河一直延展到很远的地方,和远处起起伏伏的山峦交接。

 

 

这里的山并不高,并不是我从小生活的云贵高原那种巍峨大山,而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小山峰,连绵不绝,山顶的树木茂密,早晨还有云雾缭绕,还能听到牛、蛙、鸟的鸣叫。

 

 

在北京生活了一年多以后,习惯了朝九晚五的生活节奏,这次到百色来,虽然工作任务繁多,沉重,我反倒是不像是来出差的了,像是来度假、休整的一样,有一种“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惬意了,比较缺憾的,只有不能继续在家陪女友了。

 


 

2

 

 

 

今年年初的时候,领导把我我叫进办公室,告诉我现在有一个以前从来没有做过的项目,问我愿不愿意和她一起,试试把这个项目接下来干。

 

 

去年加入基金会以后,接手了一个存续了快十年、很成熟的品牌项目的相关工作,因为项目的流程、内容已经有前人逐步完善,我需要做的工作并不是很多,就是将现有的项目运营着就行,自己很难再做出一些突破创新和改变已经很难。因此去年一年里,我的时间精力是比较充沛的,做了很多尝试,也在这一年里虽有了不少收获和成长。

 

 

但作为一个自己创业出身的人,我的内心其实早已经不想再做一些墨守成规的事情了,想要做一些有挑战的事情,也没想太多,当时脑袋一热,就给答应了下来。

 

 

尽管后来事实证明,跳出舒适圈去开辟新项目的路上,真的会有很多坑,真的会遭遇到很多的困难,而且这些坑还避免不了,这些困难还无法解决。

 


3


 

 

接到这个任务之后,我就开始翻阅一些关于项目设计和管理的书籍,参加一些学习班,着手设计策划这个新的教育公益项目,加班加点做了一套项目PPT出来,递交给了合作的政府部门,很快接到了好几份合作邀约,本以为一切都会顺利开始的,实际上,一切才刚刚开始。

 

 

在有了合作意向之后,我和搭档就带着未知和疑惑,在二月份,从北京飞往百色做实地走访和调研。在做这个项目前,我甚至都不知道有巴马、德保这些地方的存在,去首都机场检票的时候,检票的小姐姐问我们是不是走错了登机口,原来她以为巴马是一个东南亚的城市名称。

 

 

上飞机的时候穿着棉袄,下飞机的手一阵热浪袭来,赶紧换上了备好的薄衣服。第一次到百色德保县的时候,也是我第一次走上广西这片土地,我见到了与以前见惯的大山不一样的丘陵。这天天还下着小雨,迎接我们的是县里一位副县长和教育局的领导,一起讨论和交流本地的教育发展现状和合作切入点,之后我们去全县的很多个学校走访了解。

 

 

今年脱贫攻坚的最后一年,所有的单位,政府、学校、企业、社会都全力以赴,都绷紧了神经,有巨大的压力,所以有任何可能早日实现脱贫的机会都不会放过,基层干部,也为扶贫加班加点,工作压力非常大,牺牲了周末和晚上的休息时间也在工作。确实,这几年的脱贫力度相当大,现在的农村和十年前的农村,从教育、经济、生活方式到乡村治理,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去调研的路上,车在弯曲的公路上辗转前行,山峰在两旁迅速倒退,起起伏伏,我与教育局的工作人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长时间的行驶,使我感到有些恶心,停下车来休息一阵。

 

 

空气湿润,清晨还有些许凉意,空气里还弥漫着昨夜小浸润过的泥土气息。一片春天的绿映入眼帘,漫山遍野的嫩绿,早春的树叶、青草夹杂着黄色。路边开着很多种不知名的野花,清晨的露珠还悬挂在刚开的野花上,在风中摇摆。河谷里的田里已经有秧苗,一湾河水从从田里经过,被昨夜的雨水冲刷进了黄泥,将绿色分成了两半,好一副春天的图画。

 


4

 

 

随后的几个月里,我又往返过这个地方多次,每一次都能见到不一样的风景,有不一样的感触。

 

 

这个项目的利益相关方众多,合作方也很多,内容也在反复调整修改,四五个月的时间里,我大概做了几百份材料,开过近百次大大小小的线上线下会议,经常有突发事情需要处理,有些让人头秃。

 

 

这让我想起刚大学毕业那会儿,瞒着家里辞了工作,自己创业,做了一家公益机构,但并没有什么资金,连自己的工资都开不出来,日子过得很寒酸,穷得连住50块钱一晚上的小旅馆都要心疼下,带女朋友去吃顿好的,看看电影,就算是高端消费了,也不敢有什么大的开支,连病都不敢生。

 

 

尽管一分钱不挣,但还是像打了鸡血一样,每日都围绕着自己的项目忙活,经常熬夜做材料,写申报书,做总结材料,贴票据,冒着很大的风险和压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即使很苦,也会觉得很爽。

 

 

2017年的那次突发事件,我从延安奔回四川,赶往项目学校,手机没电,兜里钱掉了,被黑车司机甩在乌漆麻黑的盘山公路上,天上下着大雨,把我浑身淋湿透,只能用塑料袋将电脑和手机包起来,我的内心绝望又无助。走到目的地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已经放晴,天边还有璀璨的星星在闪耀,村庄里还有鸡在打鸣,清风吹在脸上,让人格外清醒,放眼天边升起的太阳,顿时鸡血满满,又恢复了能量。

 

 

但凡是要做出改变的时候,但凡是要成长和转变的时候,好像总是很痛苦的。

 

 

偶尔会出现那么一些小惊喜,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困难中前行,唯有一个个去突破、去经历的时候的时候,才逐渐找到生活的真谛:对大多数事情全力以赴,对大多数事情也不抱太大希望,只需要做自己的努力,剩下的交给时间。

 


 

5

 

前几日,和家里父母通电话,谈到工作和未来人生规划,父母虽一直不支持我做现在的工作,希望我找一份可以挣更多钱养家糊口的工作或稳定安逸的工作,但也不会干涉我想要过的生活。

 

像我一样,来自中国最贫穷地区的农民二代大学生,本该进企业多挣钱养家的,却选择了进入公益基金会,确实挺奇葩的。其实,我大可不必做公益的,也不不必进入公益组织工作,也大可不必这么累的,毕竟又苦又累还不挣钱,而且我真的有很多机会也可以选择。

 

要是为了钱,便不会选择进入公益组织了,有很多高收入的工作机会我也给拒了。要是为了名,我大可不必做公益的,我多写一些文章,多出几部书,参加几次电视节目,多策划几次传播事件,多运营一些媒体账号就可以做到了。

 

我还是选了这条路,是为什么呢?

 

大概是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吧。

 


 

6

 

 

 

从乡下回住处的时候,天又下起了大雨,噼里啪啦地打在玻璃窗上,楼下积水池里漂浮着无根的水草,被雨水击打得摇摇晃晃,却依然身躯挺拔,指向天际。

 

未来几年,我应该会去做一些其他的工作尝试,或许又会成为一名创业者,或许会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或许会时来运转,飞黄腾达,出人头地;亦或许时运不济,会继续是一名鞍前马后低声下气的打工仔,成为猥琐懦弱中年人。

 

即使明白自己出身并不优渥,天赋并不突出,并非天生璞玉,却仍奋力雕琢,因为心中始终有所希冀,但凡能有一丝机会,都不愿与瓦砾为伍。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