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国际动态>  寻找和平发展之路

寻找和平发展之路

2019-06-27 13:35:02  来源:公益时报  作者:Lauren Bradford、Hope Lyons与Rasha Sansur     点击数量:4487

为和平和解决冲突而工作包括一系列特殊的要求。从事这样工作的投资者需要知道和愿意面对这样的要求。

 

 

黎巴嫩、叙利亚、卢旺达、哥伦比亚、斯里兰卡、乌克兰、越南、克什米尔——这只是我们共同的历史中,近来因不断发生冲突而备受痛苦的一个简短的名单。在这个特殊的领域,与和平相关的捐助仅占全球整个捐助比例的1%还少,如此微小的资金无疑难以鉴责。

 

 

对找到成功的干预办法以解决这种复杂事件的需要变得非常紧迫。如何重新解释我们称为和平慈善的概念同样也很迫切。如果我们的目标是维护长久的和平,解决方案和提供资金就不可能纯粹以安全为导向。

 

 

社区需要和平和稳定以实现社会的繁荣。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完全公正的社会因教育、健康和言论自由而成为持久和平的关键。作为这样的社会投资者,我们需要对被捐助者进行支持,以保证实现多样的前景,不仅仅是口头承诺,而是要在拟议的方案中和被资助人自身的组织中具备真正的代表性。

 

 

南苏丹的联合国和平建设基金

 

 

慈善还没有触及的地方

 

 

相对于其他的纲领性的领域而言,慈善很少涉及和平建设工作。以南苏丹这样一个国家为例,13年中,只有750万美元直接拨给了当地的接收组织。其中,大约50万美元来自那些实际在进行和平建设工作的投资者——弗吉尼亚的吉尔德斯利夫国际基金,国家民主基金,曼森和爱恩米西基金,全球妇女基金。但是,与这样的投入相对比,在南苏丹,被投入到和平建设之中的资金有1320万美元,还有9780万美元被用于支持南苏丹的中间组织,或者研究机构,或相关的工作领域。

 

 

需要着重指出的是,这里存在着细微的差别,中间组织以不同的形式和规模在参与。这里提到的中间组织包括多边的援助组织,大型的国际NGO,美国的公募慈善机构,这些组织专门从事直接资助南半球的草根组织的工作。本地的中间组织也在发挥关键性的作用。

 

 

这里有两个关键性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投资者会坚持与解决冲突相关的捐助行动,在支持将冲突转化为合作的项目中,这样的投资可能是独一无二的吗?第二个问题是,我们如何才能让更多的投资者看到,他们的工作对和平建设和创建持久的和平是至关重要的?

 

 

通过伙伴关系访问难以到达的地区

 

 

正在经历和平建设进程的国家需要政策解决方案和资金的催化作用,慈善正是可以两全其美的合作伙伴。南苏丹有联合国和平建设基金,来自于联合国的各个机构对此提供支持,包括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以维护和平为使命。维护和平的使命有时候会阻碍慈善工作的进入,尤其当某个国家特别不稳定,但是,这样的使命也会创造一种对慈善工作直接开放的机会,建立一个将各方聚合在一起的政策平台。

 

 


 

巴勒斯坦的慈善社区

 

 

如果何时进入的问题真的具有挑战性,后冲突的和平建设概念就可以分为三个方面——后冲突地区的稳定,修复国家机构,以及解决社会和经济问题,这一概念的细化有助于找到一个干预点。

 

 

基金会在后冲突以及和平建设的早期阶段起到一定的作用,召集、帮助和调动资金来支持本地NGO和慈善社区的工作。共同储备资金的机会,建立混合的融资机制,使得基金会在难以访问的地区和环境下能够获得最初的回应。已经有一些全球联合的多边基金在从事慈善捐献的工作(英国的滑铁卢基金会,阿曼的艾吉赛尔基金会,美国的CMAX基金会),例如中央紧急应对基金(CERF)的建立。而且,在南苏丹的上述和平建设基金正在被慈善杠杆进一步地改进。

 

 

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也具备潜力作为北方的慈善之星来行动,联合国和更广泛的生态系统在一起从事和平建设的工作。SDG以促进和平和建立可持续发展的社会为目标,提供一切公平的路径,建设各种级别的有效的,负责任的机构。SDG慈善平台是围绕其政策方案的一种慈善机制。

 

 

资助的障碍

 

 

这里存在资助的障碍吗?投资者是否不能获得跨国资金?他们在寻求本地化组织和本地化的中间机构时是否有困难?我们作为投资者,是否过多要求被资助人尽职尽责?是否强迫他们遵循我们习以为常的规范而看不到真正的需要所在?

 

 

关于公民社会的大量讨论使被捐助者和投资人感受到和平慈善的氛围。印第安纳大学的全球慈善环境索引体现了被研究的79个国家中,有40%的慈善环境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

 

 

除了政府的各种限制,公民社会的反恐措施成为银行监管越来越重视的课题;慈善和网络安全的研究表明,三分之二的美国海外非盈利机构在输送跨国资金上遇到困难,或电汇延迟或账户关闭。作为投资人,我们有责任提倡对被资助人在运营中遇到的各种挑战表示理解,并进行负责任的调整。仅仅在大量的工作中提出要求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需要在运营中提供帮助。特别是在发生冲突和后冲突环境中,为其提供资金是否存在可替换的方式?

 

 

直接与人民和社区建立紧密关系

 

 

获得和平的方式常常以军事和安全干预为焦点,而不是与直接遭受冲突的人民相连接,以创建解决方法。例如,本地居民的食品安全,公平用水以及发展本地化经济的问题常常被忽略。这些问题在确保目标人群的稳定方面非常关键。事实上,为和平建设而设计的一些计划不经意地增强了发生冲突的权利鸿沟,迫使缺乏主权和资源的一方与更强权的一方恢复所谓的正常关系,而这样的关系既不服务于和平,也非公平正义。

 

 

在贡献重要的本地化知识和理解方面,社区慈善是需要不断被支持和培养的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全球社区基金会的成长证实了不断增长的草根组织团结起来能够保证本地资源的稳定性,而社区基金会,特别是在南半球地区,正越来越多地趋向于利用捐助参与。换句话说,决定由社区来完成。这里有更多的确定性来保证决策的实施,使得所有相关的社区成员能够获益。各种类型的慈善基金会是否能够提供更多的资助以开展社区慈善的和平建设工作呢?

 

 

社区基金会的工作对社会发展以及团结起来为持久的和平创造条件非常重要。

 

 

负责任的捐助

 

 

作为捐资人,具备实现资助的战略是非常重要的,不过,我们必须记住的是,这些战略需要适应特定地区的发展,并符合被资助人的需要。这个问题对于在冲突和后冲突情况下工作的人们来说是至关重要的真理。我们需要信任被我们的资助人民,以他们的经历来贯穿我们作为捐资人的工作。

 

 


 

2019年3月在南苏丹赢得和平马拉松比赛的年轻人

 

 

在对我们付出的资金进行管理工作的同时,我们也需要保证我们能够管理好与被资助人的关系,在这样的关系中,他们会遭遇起起落落的情况。做事的方法需要保持灵活,捐助的各种要求需要不断简化以提高效率。这样,双方才能有更多的时间来关注手边工作的实质,并培育对彼此关系的更深入的信任。

 

 

当我们考虑到被资助人所面对的各种问题的时候,和平慈善的捐资人无论何时都必须选择具有弹性的资助方式,也需要思考什么样的支持能够实现对被资助人超越捐助的帮助,以发挥他们的杠杆作用。

 

 

捐助的团队

 

 

在这个领域工作的捐资人需要理解,为了获得持久的和平,我们不仅需要与发生冲突的社区建立密切的关系,也需要与参与其中的政府和其他的行动方建立坦诚的关系。解决问题的方案不会来自单次的捐助,更多地是来自与本地情况相呼应的一系列的捐助。当我们试图理解影响力的问题时,重要的是捐资人是否具备长远的眼光,与此同时,我们才能够认识到被资助人和其他人的工作贡献。

 

 

支持的生态系统

 

 

在理想的情况下,捐资人也应该是从事前沿工作的组织机构的合作伙伴,在交流和接洽工作中发挥杠杆作用,创造连接点并建立有帮助的关系,以产生比金融利益更多的好处。慈善能够调动资本和资源,包括人的专业技能。社区慈善理解它的人民,知道他们真正的需要和愿望。多变的体系能够理解如何建立共同的策略。这一切建立了一个生态系统的基础,如果它的功能是有效的,并且具备以信任为基础的关系,就有可能创建一个慈善的基础,在和平建设的努力上实现真正的伙伴关系。

 

 

本文由英国慈善杂志《联盟》授权《公益时报》发布
原作者:Lauren Bradford、Hope Lyons与Rasha Sansur
编译:张菁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