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国际动态>  你对它的宠爱,已成为伤害——异域宠物疯狂消费时代的真相

你对它的宠爱,已成为伤害——异域宠物疯狂消费时代的真相

2019-02-25 10:48:25  点击数量:5167

      最近,一部号称史上最生猛另类的纪录片——《疯狂的消费时代》播放量超过千万,一经播出就吸引了大量观众的眼球。

 

 

 

 

  只要有钱就可以把大自然搬回家。          
——一位宠物饲主
《疯狂的消费时代·宠物有毒》

 

      这是一个充斥着消费行为的时代,而人们已经不单单满足于“花钱”。在不断追求品质的同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找寻刺激,疯狂的、光怪陆离的、甚至是恐怖的消费行为衍生而出。饲养有毒的动物作为宠物,在一些年轻人中间逐渐成为了一种潮流。
 
 

 

 

 

      在个性消费时代里,每一个毒宠玩家都有自己的动机和诉求。一些玩家即使是被毒宠咬伤,面临生命威胁也在所不惜。

 

 

 

 

(毒宠饲主被蜘蛛咬伤命悬一线)

 

      玩家对毒宠的痴迷也促进了毒宠市场的发展,而在宠物市场中,除了蜘蛛、蝎子、蛇等有毒宠物外,还有更多的野生动物在被大量售卖。

 

 

 

 

      这些野生动物被我们贴上了不同的标签,当做宠物饲养和观赏,包括鱼类、两栖类、爬行类、鸟类及兽类等。它们可能来自野外或是野生种源人工繁育的后代,且往往来自于其他国家和地区。它们被称为“异域宠物”。
 
 

价值百亿美元的新兴产业

 

      异域宠物贸易已经成为野生动物最大的威胁之一。目前,已有超过500种鸟类及500种爬行动物在全球交易。
 
 

 

 

(偷猎者正在利用工具捕捉灰鹦鹉)

 

      全球野生动植物贸易年交易额高达300至420亿美元,其中非法贸易额估计高达200亿美元,很大一部分利润来自濒危及保护动物被当做宠物交易。

 

九死一生的异域宠物

 

      异域宠物贸易的过程非常残忍,野生动物被捕获、处理、运输、繁殖、销售、个人饲养,整个过程都伴随着痛苦。

 

      野生动物一旦进入异宠贸易链条,就相当于开始了与“死神”的博弈。空间拥挤狭小,环境肮脏恶劣,每年至少有三分之一的野生动物在运输过程中痛苦的死去!

 

 

 

 

(由于压力过大,灰鹦鹉会出现撕扯羽毛的自残行为)

 

◆    繁殖机构往往强迫用于繁殖的动物连续受孕,在其可繁殖生命周期结束后,用新近捕获的野生动物来取而代之。
◆    人工配种繁育会强化动物的某种特质,以创造一些“变种”,比如专门繁育带有特定颜色或花纹的动物,这可能导致某些神经性疾病或其他病变。
◆    在宠物展或宠物店里,异宠往往无法获得与其野生生存环境相似的空间、社交机会及食物。
◆    捕获给动物带来的压力可能是致命的。非洲灰鹦鹉在被捕获后到出口前的间隙,预计其死亡率最高可达90%。

 


致命的亲密接触
野生动物可能会携带毒性以及传染性细菌和寄生虫。这些被当做“伴侣”的异宠动物,反而会成为人类健康的威胁。在目前已知的大约200种人畜共患病中,至少有70种与异域宠物有关。

 

 

 

 

 

      可在人与动物间交叉传染的人畜共患疾病可能产生长期、甚至永久性健康威胁,那些危害性最高的人畜共患病不仅传染性强,而且致死率高。令我们谈之色变的埃博拉病毒、SARS 和禽流感都是人畜共患病。

 

 

 

 

      研究显示,英国西南部5岁以下的儿童中,27%的病例是由源自爬行动物的沙门氏菌感染造成的。长期与野生动物亲密接触就无法避免被传染疾病的风险。

 

物种保护面临巨大挑战

 

      饲养野生动物作为宠物不仅会刺激对物种的需求,加剧偷猎,对全球野生动物种群数量也构成了严重威胁,并导致一些物种出现区域性灭绝。
 

      非洲灰鹦鹉是全球野生鸟类交易最频繁的物种之一。在过去40 年中,非洲丛林中共有200~300 万只非洲灰鹦鹉遭到偷猎,每年遭到捕猎用于国际贸易的非洲灰鹦鹉数量占其野生种群的21%。

 

 

 

 

      灰鹦鹉的种群数量在过去50年中下降了79%,加纳境内99%的野生非洲灰鹦鹉种群已经消失。目前,《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已将非洲灰鹦鹉列入附录一,终止了非洲灰鹦鹉的国际商业贸易。

 

 

 

 

      此外,异宠还会带来生态及安全隐患。来自异国他乡的绿鬣蜥,在十几年前就成功进入了中国台湾市场。有的逃逸、有的被放生、有的被主人残忍遗弃,因为缺乏天敌,绿鬣开始了肆无忌惮的繁殖。它们占据领地,破坏当地植被,严重威胁了当地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偷猎者的航空之选

 

      《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已经明令终止了非洲灰鹦鹉的国际商业贸易,那么市场上贩卖的异域宠物从何而来,又是谁为偷猎者和走私者搭建的贸易桥梁?
 

      通过世界动物保护协会的多番调查,我们惊人的发现,大量野生非洲灰鹦鹉通过土耳其航空及土耳其货运的航班,从刚果民主共和国、尼日利亚和马里等非洲国家非法运输至中东、西亚和南亚国家。
 
 

 

 

      由于未能按要求检查货物和培训员工,土耳其航空已成为了偷猎者的航空之选,给野生动物造成了巨大苦难。仅在2018年8月的一次运输中就有超过60只非洲灰鹦鹉死亡。

 

 

 

 

 

(运输非洲灰鹦鹉的板条箱)

 

      异域宠物贸易愈演愈烈,野生动物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濒危动物也正在面临着灭绝的危机,我们不能再视而不见!

 

 

 

 

(圈养环境下的异域宠物)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发起“野生动物,并非宠物”项目,并于2019年2月发布最新报告——《狂野之心:异域宠物贸易的残酷现状》,首次揭露全球范围内异域宠物贸易的残酷真相,帮助公众了解异宠贸易与圈养对动物福利、人类健康和物种保护造成的影响。
 

      人类对野生动物的错爱,往往成了它们的“催命符”。世界动物保护建议,不捕捉、不购买、不饲养野生动物作为宠物;不在社交网络传播异域宠物售卖和娱乐的视频。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