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NGO发声>  那些年我在救世军做项目:玉树地震紧急救援(中)

那些年我在救世军做项目:玉树地震紧急救援(中)

2019-02-01 14:51:27  来源:谈说公益  作者:谭红波    点击数量:3391
前情提要:
        在《那些年我在救世军做项目:玉树地震紧急救援(上)》一文中写到,我向温少校报告玉树地震,总指挥、秘书长和财务部长开了临时会议,决定救世军启动参与玉树地震的紧急救援工作,然后我被派往西宁了解情况,到了西宁后,临时决策小组又通过了一个决定,给我批了30万的预算……

 

本文接着写……

 


        虽然一下多了30万元,但我并不知道自己或者机构能做什么。当时我并没顾上去思考为什么机构会给我这么一笔钱,不过后来回头去看,这样的制度设计有其用意和合理性: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且还是一个刚刚受灾的地方做需求评估,必须得有资源才能打开局面。

 

        到了西宁之后,我没有着急着一定要尽快赶去玉树,因为我清楚如果不先弄明白对于这场灾害我或者机构能做什么,就直接去一线不会有任何作用而且还会添乱。所以我通过之前认识的不同的人了解玉树的情况。

 

        此期间,青海省社会工作协会秘书长喇英才(曾担任青海省民政厅副厅级纪检专员,退休后筹建青海省社会工作协会并担任副会长兼秘书长),通过助学组织格桑花认识的志愿者张雅莉(在救灾过程中车祸已去世),青海省民政厅时任副厅长孙林(现任青海省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等朋友给了我特别多的帮助(这些人的故事后面会单独来讲)。

 

        在西宁我其实有两个任务:一是机构批准的30万元在当前可以或者应该用来做什么?二是对于紧急救援机构可以做什么?

 

        关于紧急救援和灾后重建,救世军有自己的定义:紧急救援是指在灾害发生后的一段时间内,为灾民提供医、吃、穿、住、用、行等与生活直接相关的帮助;灾后重建则是指在受灾后,为帮助灾民恢复生产和生活提供的支持发展的项目。

 

        按照以上定义,我主要是要寻找紧急救援相关的项目。当时向在玉树的志愿者了解到,玉树物资已经很多,尤其是临时应急的方便面,一些灾民因为之前的饮食比较单一,已经开始拉肚子,如果考虑继续捐赠物资,最好不要购买方便面。还有其它各种杂乱的信息,比如矿泉水也比较多,因为没有很好的回收和处理,方便面盒子和矿泉水瓶子在灾区到遍地都是,也有说因为缺乏足够的临时厕所,还有说缺药品和保暖服装、被褥等等。这些信息还是无法帮我判断我们可以做什么,所以我决定还是要去玉树一趟。

 

        我大概记得这时候有人建议我可以买一些青稞炒面和酥油,说因为符合藏民的饮食习惯,所以肯定受欢迎。我听从了这个建议,向温少校汇报获得批准之后,在张雅莉的帮助下,在西宁周边寻找青稞炒面的加工厂,因为采购金额比较大,找了好几个青稞炒面加工厂,这些加工厂临时连夜各处收购青稞。同时我也购买了一部分一线志愿者推荐的药品和棉衣。

 

        决定了这些事情,救世军感觉到我的工作量已经很大,所以决定派一位同事和我一起来推进这些工作。被从香港派来的同事是一位救世军上尉军官,之前做过中国事务部的项目官员,对中国情况比较了解(2012年这位同事接替温光耀少校担任了救世军中国事务部长,后来荣升为少校。)。

 

        在等待增援我的同事的同时,4月20日,通过喇英才会长,我联系到孙林副厅长,请他给我一些关于救世军可以做什么的建议。这是一个低调、务实、有想法且非常热心的政府官员,他当时在灾区一线指挥救灾,电话听我简短介绍之后,他告诉我,灾民安置进帐篷以后,睡觉面临着很大的问题:因为没有床,只能睡在地上,但天气较冷,而且玉树在三江源地区,比较潮湿,所以对身体健康极为不利。他建议如果可能,可以捐一些简易、便于携带的行军床给灾民。

 

        我及时与温少校沟通这一需求,获知救世军可以做这方面的捐赠,但需要评估较为准确的数量。在孙林副厅长的帮助下,我们按照玉树州2万户灾民,平均每户灾民2张折叠床,每张折叠床150元(含运费),总共600万元,4万张折叠床进行预算,并于4月20日下午向香港救世军提出了资金申请。因为资金额度太大,香港救世军要求我们进一步对这一需求进行评估。这时候,增援我的上尉也已抵达西宁。

 

        按照炒面的生产进度,综合考虑交通等各种因素,我和上尉决定4月22日搭乘长途客车前往玉树,15吨炒面、药品和棉衣等物资则于4月21日晚上启程前往玉树。

 

        4月21日上午,我们从温少校那里获得香港救世军将向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申请赈灾基金购买折叠床的消息。具体怎么申请自然有相关的部门(社区关系部)去对接衔接,不用我们操心。
我们则在做各种前往玉树的准备,这中间不仅涉及到各种协调,比如寻找货车司机(当时的情况绝大部分司机都是不愿去玉树的),获得前往玉树的通行证,等等,还包括购买我们自己去了玉树之后使用的帐篷、食品等(我们当时的想法就是上去之后不要给在上面的人增加任何麻烦)。上尉因为高原反应,特别辛苦,尤其是4月21日晚上和我们一起装载物资的时候,明显感觉非常非常吃力,但他一直在坚持。
 

 

 

这是4月12日航拍的玉树结古寺全景图。4月14日为玉树地震6周年纪念日,曾经遭受地震重创的青海玉树已完成灾后重建,从空中俯瞰现代化的市政基础设施、商铺、城市雕塑等,给人们呈现出一座新玉树。新华社记者 吴刚 摄

 


       4月22日,比我们购买的炒面等物资晚一天,我们搭乘大客车前往玉树。到达玉树已是4月23日凌晨3点多,黑漆漆的,我们直接就在客车停的地方附近搭了帐篷,将就着挺了几个小时到天亮(天亮后才发现帐篷紧挨着一个临时厕所)。

 


       因为我们的物资已经抵达,所以4月23日上午我们先是去炒面等物资分发的现场去看了看,然后走访了一些灾民的帐篷,发现折叠床确实很有需要,一是因为灾民们基本都直接睡在地上,另外灾民也提出了这样的需求。最后我们去见了孙林副厅长,向他了解一些诸如折叠床分发等相关的可能性。这些工作结束之后,我们很快将掌握的情况补充汇报给温少校。

 


       因为没有更多的安排和工作,所以我们计划搭乘大客车返回西宁。上尉因为劳累加上休息不好,高原反应越来越严重,因为在上玉树的客车上听说过有人高原反应死掉,所以我也比较担心如果坐客车回会不会有危险。在孙林副厅长的帮助下,我们搭乘了回西宁的飞机。

 


       回到西宁是4月23日下午,打开手机,收到消息说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批准了我们的申请,同意从赈灾基金中拨出600万元资助救世军在玉树实施救灾项目。

 


       晚上回到宾馆,我上香港特区政府的网站,看到了相关的拨款消息,大意是(此前的网站截图找不到了),香港政府拨出1亿多港币用于为受玉树地震影响的灾区民众提供紧急援助,其中600万元港币拨给救世军。

 


       所以后面我大半年的工作就与买折叠床和在玉树发折叠床有关。

 


未完待续……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