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NGO发声>  救助濒危穿山甲:一个非洲民间救助站的故事

救助濒危穿山甲:一个非洲民间救助站的故事

2019-01-28 10:04:49  来源: 中国绿发会  作者:绿会     点击数量:3292

 

 

译/辛彩芹 核/绿会Linda 编/Angel       

 

        在广袤的非洲大地上,分布着几种穿山甲。然而长期以来,在非法野生动物贸易的巨大利益驱动下,它们被看成了“移动的钱包”,成了被盗猎、贩卖的对象。2016年5月24日,联合国发布的《世界野生动植物犯罪报告》指出,在全球范围内对数以千计的野生动植物的偷猎和非法贸易活动,不仅构成了严峻的环境威胁,最终还削弱法治,并有可能助长武装冲突。
中国绿发会高度关注以濒危物种穿山甲为代表的野生动物非法贸易问题。那么,非洲的穿山甲的救助工作是怎样的?一只被救助成功的穿山甲,又将何去何从?在这个救助站的辛勤照料下,首批穿山甲已经被放生,每只穿山甲都配有GPS和VHF追踪器,这样就可以远程监控它们的进展和健康状况。这篇文章给了读者一些思考。现将此文翻译发布如下。

 

原标题:濒危的穿山甲:世界上被非法买卖最严重的哺乳动物

 

        慢慢地,木箱里的小球开始舒展开来。它的鳞片移动着,尖尖的鼻子后面跟着两只黑色的纽扣似的眼睛。娜塔莉很高兴。小穿山甲摊开尾巴,伸出前腿,盯着她,要她把自己抱起来。这是一见钟情。

 

        娜塔莉是一名兽医护士,曾经照顾过各种非洲动物,但这只小穿山甲对她来说是第一次。
据保护行动信托基金会报道,这是名叫“Ramphy”的小穿山甲,是以一位见义勇为的撒玛利亚人的名字命名的,他看到它从一辆皮卡车的后面掉了下来,然后弹到了停机坪上,10月底被带到“犀牛革命”[译者注:一个保护机构]。不幸的是,它的母亲还在车上(或活或冻体),被偷猎者带走,将作为食物和假药在亚洲贩卖。

 

娜塔莉回忆道:“当Ramphy刚来的时候,我每次打开它的盒子,他都会摇晃盒子。”

 

        当意识到它是因为害怕而颤抖,想念母亲,害怕人会对它做什么时,我的心都碎了。它现在已经平静下来,看到它伸出小小的前臂,想要被抱起来,我很感动。它只是想搂住我的脖子。

 

        小穿山甲会骑在妈妈的背上,和妈妈呆在一起,直到一岁左右,所以Ramphy希望能有亲密接触才安心。自去年9月以来,共有8只穿山甲被送进了这个“犀牛革命孤儿院”,它是其中之一。

 

        “犀牛革命”与非洲穿山甲工作组建立了联盟,为在Lowveld(译者注:非洲南部的低地)被偷猎者捕获的穿山甲提供康复服务。

 

穿山甲现在是世界上被非法买卖最严重的哺乳动物。

 

        它们被Hemmersbach反偷猎小组从偷猎者手中营救。在被非法圈养后,穿山甲已经严重受伤——压力很大,严重营养不良和脱水。

 

        获救的穿山甲需要24小时全天候的医疗护理和支持。为了改善它们的营养状况,研究人员通过饲管给它们补充蛋白质。

 

        到了晚上,如果情况足够好,就会带着穿山甲在灌木丛中行走,让它们自己找到食物来源——蚂蚁和白蚁,以鼓励它们尽快进行自然进食行为和饮食摄入。

 


 

 

A rescued pangolin. (Supplied: Neil Aldridge)
一只获救的穿山甲(尼尔·奥尔德里奇摄)
出于安全考虑,他们由一名武装警卫陪同。

 

 

 
An armed guard accompanying a pangolin on an evening walk. (Supplied: Niel Aldridge)
一名武警护卫一只穿山甲傍晚行走(尼尔·奥尔德里奇摄)

 

         “照顾穿山甲是一项累人的工作,”Natalie解释道
        穿山甲主要在夜间活动,每天晚上在灌木丛中行走要花上几个小时。我很惊讶地看到这些穿山甲有着不同的性格。Pumpkin是在万圣节前夕被带进来的,它很好斗和勇敢,而Aura(以它获救那天的大风天气命名)却非常胆小和紧张。可怜的Ramphy还太小,晚上还走不了多久—但它是来兜风的,因为它晚上醒着,想要拥抱。

 

 

 

Baby Ramphy. (Supplied: Neil Aldridge)
小Ramphy (提供:尼尔·奥尔德里奇)
 “犀牛革命”的目标是,一旦穿山甲健康、体重超过5公斤,就尽快将其放归野外。

 

 

 

Baby pangolin being weighed. (Supplied: Neil Aldridge)
正在称重的小穿山甲 (提供:尼尔·奥尔德里奇)

 

        首批穿山甲已经被放生,每只穿山甲都配有GPS和VHF追踪器,这样就可以远程监控它们的进展和健康状况。它们被释放到尽可能靠近它们被发现的地方的安全保护区,并由研究人员进行远程监控。

 

 

 

 

A pangolin being walked to forage naturally. (Supplied: Neil Aldridge)
穿山甲被带着去自然觅食 (提供:尼尔·奥尔德里奇)

 

 

        晚上散步时,娜塔莉抱起了Ramphy,她叹了口气说:“照顾穿山甲最困难的事情就是对它们知之甚少。”
 
 
 

 

Vet nurse picking up baby Ramphy. (Supplied: Neil Aldridge)
兽医护士抱起小Ramphy (提供:尼尔·奥尔德里奇)
 
 
         “偷猎的急剧升级才刚刚开始。我们所做和尝试的每一件事都是新的——感觉就像我们处在这种鲜为人知的动物的康复和再野生化的最前沿。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穿山甲是什么,而有幸在野外看到穿山甲的人就更少了。”
 
 
         “但穿山甲似乎并不像犀牛孤儿那样牵动人的心弦或钱包。我们面临的真正风险在于,在大多数人听说它们之前,它们就已经灭绝了。”
在忧郁的音符中,娜塔丽走进黑暗中,Ramphy 骑在她肩上的霰弹枪上,武警陪伴着。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