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气候谈判到达关键节点

气候谈判到达关键节点

2018-12-05 09:45:16  来源:中外对话订阅号  作者:凯瑟琳•厄尔利    点击数量:426

       未来两周将迎来2015年巴黎气候大会以来关于全球气候行动最重要的讨论,凯瑟琳·厄尔利写道。

 

       谈判代表们将在已经变化一新的卡托维兹市,就减排的实施细则以及取在2020年制定更有力的集体气候目标发出明确的政治信号。图片来源:Umkatowice


       《巴黎协定》虽然在很多方面具有历史意义,但也留下了许多关键性的细节问题有待商榷。现在解决这些问题的时间到了,各国政治领导人、官员、商界人士和活动家将在未来两周内齐聚一堂,确定落实关键的减排措施、防止气候的灾难性变化所需的诸多细则。

 

       近来的一系列报告给此次会谈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今年10月,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表示,各国必须在2030年之前采取行动,避免气候变化最坏的影响,并呼吁“推动实现社会各个方面快速、深远和前所未有的改变”,以及全球每年2.4万亿美元的气候投资。

 

       上周,联合国一份报告发现,各国当前减排量和所需减排量之间的差距大于之前的估计。报告警告称,即使各国充分履行在《巴黎协定》中做出的承诺,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也不可能在2030年之前达到峰值。

 

敲定细则

 

       卡托维兹市曾是波兰煤炭行业的中心。而来这里参加此次会议的谈判代表们面临着两项主要的任务,一是就减排的实施细则达成一致,二是发出明确的政治信号、制定工作计划,争取在2020年制定更加有力的集体气候目标。

 

       “《巴黎协定》决定采取自下而上、自主决定的方式,用比较巧妙的方式把很多实质性的矛盾掩藏起来了。”中国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研究员傅莎说。

 

       所谓的“巴黎规则书”将阐明各国应如何规划、实施和审查各自的减排进程,以及如何跟踪、调动资金和技术支持,帮助发展中国家遏制排放和适应气候影响。透明度至关重要,有助于提供方法和政治信任,推动各国在2020年采取更加有力的行动。

 

       规则书中争议最大的是如何对待各国在经济发展方面的差异。《巴黎协定》之前,1997年的《京都议定书》对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制定了不同的规则,但随着中国、印度、巴西等国成为二氧化碳排放大国,这种规则不得不有所改变。

 

       “规则书必须在适用于所有国家的普遍措施——例如透明度相关的规定——和国家酌处权以及能力有限的发展中国家需要的灵活性之间找到适当的平衡,”总部位于美国的世界资源研究所国际气候倡议总监大卫·瓦斯科说道。

 

       继5月的波恩会谈未能就规则书的制定取得足够进展后,在9月举行的曼谷气候会谈上,美国阻挠了中国及其盟友提出的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制定不同规则的尝试,气候之家(Climate Home)称。

 

       但有观察家认为,个别国家的领导力比规则书更加重要。“规则书很重要,但我们很容易夸大它的地位,因为《巴黎协定》进程的设计本意就是分散的——它需要靠各个国家和地区带头,承诺采取行动,并且严肃地对待气候问题,”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克罗斯-布鲁金斯能源和气候倡议联席主席大卫·维克托说。

 

       维克多说,近200个国家就规则书所有细节达成一致的可能性很小。因此更重要的是,各国要展示自身的气候变化行动,以形成可供其他国家效仿的规范。

 

紧张的地缘政治局势

 

       几个排放大国不太可能发挥领导作用。尽管特朗普政府的一份报告称气候变化将在民众的生命安全、就业和财产安全方面给美国造成数千亿美元的损失,但总统特朗普仍坚持退出《巴黎协定》的立场。巴西新当选的总统雅伊尔·博尔索纳罗也发誓要退出该协定,而澳大利亚新任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则表示他既不会实施二氧化碳减排,也不会提供气候融资。

 

       然而评论员们希望,近期气候变化方面紧张的地缘政治局势不会破坏谈判,而是反过来强化中国的领导作用。

 

       巴西环保团体网络“气候观察站”执行秘书长卡洛斯·里特尔认为,鉴于中国在巴西的投资情况,中国也许能影响巴西。“中国是巴西非常重要的商业伙伴,虽然大家对新的政府似乎不抱这方面的希望,但中国或许能鼓励巴西参与气候行动。”

 

       中国民间组织创绿研究院的项目主管郭虹宇说,她希望IPCC的报告能推动中国继续提出建设性方案,尤其是通过在会谈中建立起来、以鼓励讨论具体解决办法为目的的塔拉诺阿对话(Talanoa Dialogue)机制。

 

       “中国可以在塔拉诺阿对话机制下,与各缔约方充分交换低碳转型的经验与教训,尤其是在绿色金融、可再生能源发展、能效提升与电网建设方面,为各方通过全球盘点进一步提升其气候目标奠定基础,建立信心。”郭虹宇说。

 

       据外交部条法司一等秘书郭晓峰介绍,中国一直积极参与塔拉诺阿对话。“在此过程中我们还广泛动员国内的智库,NGO和政府部门积极参与,向秘书处提交各自提案,并报名参加对话会,”他说。

 

       环境智库E3G高级政策顾问卡米拉·波尔恩认为,最终许多国家的经济——包括中国经济——都与低碳议程保持一致,从而以事实说明各国有着执行《巴黎协定》的压倒一切的决心。

 

       “中国在气候方面可以提供更多援助,做更多事情。中国的繁荣发展有赖于多边主义,而且也希望看到《巴黎协定》发挥作用,并且希望借此改善自己的形象,从而抵消其在贸易等其他领域遭遇的牵制,”她说。

 

       事实上,就在会谈开始前48小时,中国、法国以及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20国集团峰会间隙发表联合声明,重申对《巴黎协定》的“坚决支持”,认为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进程,是强有力的气候行动的指南针”。

 

       绿色和平中国高级气候与能源政策顾问李硕认为,该声明强调了中国利用气候和环境议程获取地缘政治利益的持续的政治兴趣。

 

       “当前贸易的紧张局势没有分散中国对国际环境议程的关注,而是促使北京方面与志同道合的伙伴重新结盟,以推进全球气候和生物多样化议程,这是比较积极的,”他说。

 

       作者:凯瑟琳·厄尔利,自由撰稿记者,《 环境学家》前副主编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