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爱的分贝基金会:如何从运作型向资助型、投资型转变?

爱的分贝基金会:如何从运作型向资助型、投资型转变?

2018-09-13 11:14:16  来源:社会创新家  作者:马莉娜    点击数量:656


王娟 北京爱的分贝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十多位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坐在北京718创意园内的一间二楼小会议室里,看着前方大屏幕上的PPT资料,听着工作人员的讲解,时而举手提问,时而提笔记录。这是8月5日上午,他们汇集一起,不是录节目,而是参加公益项目“爱的分贝”的资助申请评审会。他们中的多位,早晨播完节目就赶过来,困得实在扛不住,就到后排站着、走着。
 
       2012年,王娟联合三十余位央视主持人、播音员共同发起“爱的分贝”,专注救助贫困聋儿;2016年,北京爱的分贝公益基金会成立。至今,已有60多位央视主持人,10多位地方电视台主持人加入成为发起人。70多位主持人组成的基金会发起人,国内仅此一例。它的定位是:“一个以声音为职业的群体帮助一群患有听力障碍的孩子”。截至目前,直接受益的聋儿达5000多人。

       8月17日,民政部主办的第十届“中华慈善奖”公示拟表彰名单,爱的分贝位列其中。短短数年,爱的分贝获得受助人、捐赠人、媒体和政府的认可,既得益于作为发起人的数十位主持人,更得益于作为发起人的操盘手王娟。
 
       王娟做过4年央视主持人、8年公司高管,今年是她做专职公益的第6年。一位企业家朋友曾评价王娟:辞去高管职位、放弃高收入,把职业生涯中最黄金的时间都奉献给了公益事业,却看不到她的“钱途”。丰富的跨界经历,让王娟有足够开阔的视野和创新的能力打造基金会和项目。

       转型:从运作型基金会到投资型基金会

       王娟希望探索系统解决聋儿救助的模式,倡导“全面康复”理念:孩子不光要能听会说,还要认知能力、逻辑思考能力、理解能力各方面综合发展,才能更好地接轨幼儿园、小学的教育。
 
       爱的分贝注重产品研发,对旗下救助产品有很清晰的分类:耳蜗手术和康复训练资助是爱的分贝最成熟的公益产品;家长培训班、康复机构的能力建设项目是发展中的、需要不断优化的产品;365认知包和365认知中心属于正在研发中的产品。
 
       今年,爱的分贝年中会议,王娟带领团队调整了基金会的战略规划。爱的分贝基金会是运作型基金会,自己筹款,自己运作项目。伴随着筹款实力和行业资源整合能力的增强,它正在悄然发展为半运作半资助型态。从运作型基金会转向资助型基金会,是目前国内少数领先的基金会的战略转型方向,但王娟却以更超前的眼光来推进基金会的战略转型,希望能够直接跳过资助型基金会,直接从运作型基金会转向投资型基金会。

       5月30日,国务院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指出,从今年10月1日起,对符合条件的0—6岁视力、听力、言语、肢体、智力等残疾儿童和孤独症儿童……提供手术、辅助器具配置和康复训练等救助……到2020年基本实现残疾儿童应救尽救。
 
       看到这条新闻,王娟立刻和团队开会,讨论政策将给基金会带来的影响以及如何调整。“要不断地适应变化、做预判。”在王娟看来,社会组织不要想着去做政府要做的事,“政府这块还没有做好的,我们帮助去做,甚至我们先去做,做完以后产生显现的效果,再推动政府去全覆盖。”

       面向未来,王娟规划爱的分贝的方向是投资型基金会,做社会企业投资。聋儿康复机构是王娟想要投资的社会企业类型。在王娟看来,聋儿康复机构非常重要,但当前的整体水平参差不齐。“爱的分贝首先需要通过资助、培育、孵化出听力行业里好的机构和项目,才有能力成为投资型基金会。”王娟向“社会创新家”新媒体表示。
 
       王娟认为,许多新问题亟待解决,需要精准地找到一个点,“这个点就是关键链条的一把钥匙,‘啪’解开了,就九连环一样全开了。”

社会影响力:打造双品牌

       从企业高管到公益创业者、社会创新家,王娟娴熟地把商业思维植入公益。她首先建立的就是品牌。“爱的分贝从出生那刻起,我们就希望把它打造成一个品牌。”王娟认为名称本身定位精准,名字温暖、上口、有延展性,和以声音为职业的主持人群体也有契合点。取完名字、设计好logo,她立刻就做了商标注册。
 
       或许源于媒体人天生的敏感,王娟推动爱的分贝做了诸多品牌传播实践。从众筹爱心大使周笔畅的公益音乐会到参与阿里的线上拍卖,爱的分贝连接主持人、明星、企业家等人群,推动央视拍摄听力康复公益广告,策划一系列倡导活动,在北京、杭州等地举办朗诵会等。
 
       其中,爱的分贝品牌背后最重要的“资产”是主持人。包括姚雪松、李修平、张泉灵、季小军、马洪涛、王小丫、张琳、毛毛虫、陈伟鸿、欧阳夏丹、春妮、柴璐、小鹿姐姐、章艳、鲁健……这些主持人承诺每年拿出33小时,参与到项目的服务当中,他们会参与评审会、朗诵会、节目录制、项目合作谈判等。
 
       “实际上,我们已经形成一个双品牌了。”王娟说,“公益品牌是‘爱的分贝’,公益筹款品牌是‘让爱的分贝响亮’。”她认为后者还可以做延展,“将来秘书处人手充足了,要逐渐进校园做宣讲,唤醒公众对公益的热情。”
 
       王娟说,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一直建议爱的分贝去做社会影响力评估,在徐永光看来,众多主持人联合做公益,重要的不仅是每场朗诵会筹了多少钱,更在于它影响了多少人。“但目前中国公益领域配套的第三方服务机构太少。”王娟有点无奈。

       改变:聋儿命运的改变推动团队前进

       一天下午,爱的分贝办公室收到大包裹,工作人员打开一看,是几瓶蜂蜜。后来得知这是陕西一个聋儿家长送的。他们的两个孩子都接受了爱的分贝资助,康复之后,家长家里有了精力,养了蜜蜂,第一年产蜂蜜,舍不得卖就给爱的分贝送来了。
 
       “一开始,我就明确地提出,我们是一个服务机构,受助人就是我们的服务对象,在所有爱的分贝关联方中,受助人始终排第一。”王娟说。
 
       爱的分贝项目刚刚设立的时候,办公室的桌子都是立式的格子间,王娟专门贴上了文明用语,提醒工作人员时时刻刻要以尊敬和服务的态度跟受助人沟通。
 
       王娟自己深度参与了多起聋儿救助行动。青岛有一家人,单亲妈妈带着女儿和老母亲,挤在一个十几平米的小屋里,即使卖了房子加上政府的补助也凑不够钱做手术。爱的分贝得知后给了资助,和耳蜗公司谈了优惠,王娟带着专家去青岛给孩子完成了手术。
 
       有一次,为了帮助一对因为拿不出钱救助他们双胞胎聋儿的小夫妻,王娟拍卖了一幅收藏的唐卡得了近两万元,加上一个好心人捐的五千元,支持这个家庭的两个孩子做完了康复。
 
       在一次次与聋儿家庭打交道过程中,王娟经常感慨:“资金介入,我们的努力,会给聋儿家庭带来改变。爱的分贝帮助的是一个孩子,但幸福的是全家。”

“正是这些孩子的命运的改变,推动我们团队在前进,推动我们理事会、捐赠人愿意持续不断的做这个事。”王娟说。
 
       主持人们都愿意带自己的孩子参与爱的分贝活动。央视少儿节目主持人“小鹿姐姐”(郏捷)读中学的儿子组织了一个社团,每周末去康复机构陪孩子。电影频道主持人谢映玲来参加爱的分贝活动,她三岁的女儿会对她说“妈妈,你去吧,帮助小朋友”。张泉灵、路一鸣、姚雪松、慕林杉等都带孩子参加过爱的分贝的活动。
 
       “中国目前的公益教育非常缺失,所以我们做这些事情的意义是,像一个火种一样,去点亮周围的人,看到这种光明。”王娟表示。
 
       “做公益对我个人能力的锻炼和提高,非常巨大。”王娟感慨,“真的是脱胎换骨,苦到骨子里、痛到骨子里的一种历练。”

相信:老了的时候评价这一生值了

       曾有员工希望王娟能破例让一个特别着急的孩子不走审批流程早点做手术,但被王娟拒绝了。她认为,一个组织必须要有规矩、守规矩、按流程办事,不能破坏标准。
 
       “一些平台之所以会给我们好的资源,也是因为我们全员长期持续按照规章制度流程标准化执行,才能获得伙伴的信任。”王娟认为。
 
       爱的分贝只接受“对”的钱。一次活动,企业家给受资助的孩子封了个红包,并对孩子母亲说:“你看你们两个孩子多出息,那么小都给家里赚钱了。”孩子母亲听完很受伤,事后告诉了王娟。“你为什么不把钱直接砸到他脸上说我们不要这个钱?”王娟很气愤。活动结束一个人回北京的火车上,王娟感到屈辱,眼泪哗哗地往下流。后来她想明白了:“事儿还是得做,但不对的钱再难也不能要。”
 
       做了6年公益,王娟也会产生无力感。最无力的时刻,是当爱的分贝已经给到能批准的最多的善款,找到耳蜗公司要到最大的优惠,一切都准备好了时,家长却决定放弃了。“我们对受益人秉承的是,一旦遇见就不放开爱的手。”王娟说,“孩子是无辜的,可我们也没办法把监护权要过来。”
 
       最近,爱的分贝在推动新生儿耳聋基因筛查上遇到了障碍,王娟坦言:“在这个项目上是最受挫的。”王娟依然乐观:“但我们还是在积极地努力,这个事儿一定要想办法推动,实施后能造福太多家庭了。”
 
       时间已经给出了部分答案。截至8月15日,爱的分贝资助了602名听障儿童完成人工耳蜗植入,资助1732名听障儿童进行康复训练,为1877名听障儿童发放了365认知包,组织6家康复机构的130名康复教师参与授渔计划培训,培训听力障碍儿童家长1383名。
 
“帮助一些人改变了命运,这是一生最大的激励和收获。”王娟说“即使就在此刻,我没有能力或没有办法再做公益,但我们的直接受益人已经有五千多,我也会认为所有的付出都值得。”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