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99公益日,你还在愁钱吗?

99公益日,你还在愁钱吗?

2018-08-29 10:00:24  来源: 和众泽益志愿服务  作者: 钟金秀     点击数量:6880

缺的到底是什么

 

       身边许多创业的朋友,见面第一句话常是:“有人吗?我最近在找哪种哪种类型的人。如果有一定要给我推荐!”而身边许多公益机构的朋友,见面第一句话常是:“你知道哪里有哪种哪种资源吗,我们特别缺这类资源。

       ”总结起来基本是钱或物,鲜有机构像创业的朋友那样跟我要人,这在99公益日来临之际更为明显。不禁让我纳闷,同样是经营组织,难道公益机构不缺“人”?

       去年见到一群在筹备创业的朋友,当时争论起一个话题:“创业先有钱,还是先有人”。几位创业小白都立挺“先有钱”,没有什么比钱更重要,没钱创业无从谈起。而稍有创业经验的前辈们都认为“人比钱重要”。人创造价值,钱因价值而聚集。犹如种树是先种好根,还是先打理上面的叶。

 

99公益日


       99公益日自2015年始,通过互联网、社交化创造了许多中国公益第一次。虽是新生事物,第一年的配捐规则亦不尽完美,但三天时间,205万人次在线上共同完成了1.279亿捐款,让许多人看到中国互联网公益的生命力。回看2009年中国互联网第一次购物狂欢节“双11”,第一年的成交额也不过0.5亿。

       2016年第二届99公益日,筹款总额上升2.5倍,达3亿。捐款人次上升率更胜一筹,达3.3倍,三天共677万人次参与。当然这成果部分得归功于第二届的配捐规则更细致完善,以及腾讯苦口婆心地鼓励大家“更多人次地捐款,而不是一次性大笔捐款”。“捐的人多,平台配的钱也多”,潜台词是“人比钱重要”。

       2017年第三届99公益日,筹款总额继续以将近3倍的速度增长,三天完成8.299亿筹款,比第二届增长2.7倍。然而捐款人次却只增长了1.8倍,共1268万人次。不仅比起第二届捐赠人次的增速下降将近一半,与同年的捐赠额增速相比也差了一大截。许多人也许会想,筹款总额增加就是好事,捐款人次增长慢点无所谓。

       然而这数字背后或许是种警示,在近三年的99公益日倡导下,比起我们希望看到的“鼓励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公益”却很有可能演变成“那些原本关注公益的人一年比一年捐了更多的钱”。我们离吸引更多新的潜在捐赠人依旧还有很大空间,而下面两组数据将进一步让我们看到其间差距。

       2017年12月,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中国网民数量突破7.72亿。许多参与过捐款的朋友也知道,微信让我们捐款更便捷,同年,腾讯企鹅智酷发布的《2017微信用户&生态研究报告》显示全球微信月活跃用户达8.89亿。

       如果庞大的网民数量让我们觉得望尘莫及,毕竟在中国还有许多人未接触或听说过公益,让他们主动参与捐款并非易事,但另一个数字也让我们看到这“仍需努力的空间”。2017年中国志愿服务联合会发布的《中国志愿服务发展报告(2017)》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全国注册志愿者共6136万名。这个数字也远超捐款人次的1268万人,何况大家均知,亲身参与志愿服务比线上捐款所付出的时间及精力要多得多。

 

Giving Tuesday


       许多人将中国的99公益日与美国的全民捐赠日(Giving Tuesday)类比,这个紧跟在感恩节后“黑色星期五”的“给予星期二(或称星期二回馈日)”,在第四年做调查时发现93%的居民熟悉“黑色星期五”,但了解“给予星期二”的居民只有18%。在中国,如果将“双11”与“99公益日”为选项,其中比例又将如何?2018年正是99公益日的第四年。

       美国的许多公益机构通过“给予星期二”吸引潜在关注者及捐赠人,而后将其转化为持续捐赠者及志愿者。而99公益日后,几乎没有公益机构能拿出详细的捐赠者管理计划,或从腾讯平台获得自有机构的捐赠者数据做持续培养及深度挖掘。

 

如何突破


       2017年“三师计划”广州社会组织调研问及资源募集,超五成的机构不知如何找到捐赠人,53%的机构找到捐赠人却不知如何劝募,45%的机构不知如何管理捐赠者(此部分唯一拿“高分”的是对募捐流程的管理)。

       反观筹款成绩突出的机构,几乎无一不是充分借鉴CRM系统,即企业中的客户关系管理方法(Customer Relationship Managemen),对捐赠人信息、个人喜好、捐赠周期等做持续分析,以提高捐赠人的长期捐赠意向及捐款额。

       另外,对捐赠项目的持续展现(无论是通过邮件或内部刊物让捐赠人看到其为社会带来的改变),或让捐赠人参与项目(以志愿者身份通过实际行动参与社会的改变),均是吸引长期及大额捐赠人的两大法宝。

       至于志愿者管理(注:捐赠者与志愿者之间实无绝对界限,两者可相互转换,且若管理得当,二者能相互促进),情况更不容乐观。和众泽益三年前发布的《2015中国社会组织志愿者调查报告》中,82%的志愿者仅仅是充当社会组织临时活动的人力支持,且42%的志愿者服务年限都在一年之内。

       罗振宇说“社群是未来商业的核心动力”,社群经济与粉丝经济最大的区别是,社群去中心化,大家因共同目标而聚焦。和众泽益创始人王忠平博士亦提出“志愿服务将是中国最大规模的共享经济”。然而在这最容易因共鸣而走在一起的捐赠者,最愿意因共同目标而分享金钱、时间、技能的志愿者却难有机会形成合力。

       99公益日,为“公益”+“互联网”做了极宝贵且初有成效的尝试。然而公益机构倘若没有如管理客户般的捐赠人管理思维,没有如经营社群般的志愿者培养思维,99公益日恐怕也难成供养机构持续发展的土壤。

       尤其以一年一次99公益日作为主要筹款来源的机构,没有对“人”长期足够的耕耘及重视,何以期待秋季持续而稳定的丰收。一如种树,我们总该先打理树根,而非急于打点上面的枝叶。

 

The  End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