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智库专访“雷闯事件“当事人: “我和他见过三次面,不存在恋爱关系”

智库专访“雷闯事件“当事人: “我和他见过三次面,不存在恋爱关系”

2018-07-25 10:39:41  来源:Vista看天下智库  作者:观察员汪璟璟    点击数量:1602

       7月23日,一位不具名人士通过网络爆料,自称3年前遭知名公益人雷闯性侵。当天,雷闯发布声明,承认该女生的性侵指控,愿意承担相关刑事责任,并不再担任所创公益平台“亿友公益”负责人。但在当天下午,他再次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自己与该女生当时是恋人。
 
       雷闯多年来争取乙肝病毒携带者权益和消除乙肝歧视,被媒体称为“乙肝斗士”。2013年,他发起成立乙肝公益组织“亿友公益”,组织“益行去北京”徒步活动,呼吁乙肝药降价。此次被曝光的性侵行为,就发生在该徒步活动途中。

 


雷闯。(网络图)


 
       令人唏嘘的是,雷闯本人也曾多次公开反对性骚扰。今年1月,他在微博中建议,女同胞遭受性骚扰一定要喊出来。雷闯还给其母校发公开信,希望浙江大学率先建立防治性骚扰和性别歧视的机制。
 
       雷闯涉嫌性侵事件曝光后,环保组织“自然大学”发起人冯永锋等多名公益人士被爆曾涉嫌性侵事件,公益人士涉性侵行为受到社会关注。
 
       7月24日下午,当事女孩赵欣(化名)接受看天下政商智库记者采访,介绍了自己遭雷闯性侵的经历,并强调自己只见过他三次,否认了雷闯所说的恋人关系。


 
“他太热情了,太肉麻了”


 
记者:请问你和雷闯是怎么认识的?
 
赵欣:我高中的时候就看过他做行为艺术,也觉得徒步行比较有趣。那时候雷闯是一个公益领袖,很执着很正面的形象。我有一次发乙肝公益的照片到微博上,有乙肝患者求助我,我加上雷的微信,然后就参加了徒步行动。
 
记者:你在举报信中提到“性侵”事发于2015年7月份的徒步行活动,当时具体情况是怎样的?
 
赵欣:那次徒步一共有十几个人,经常在一起的有七八个人。大家都是cp出来,只有我是最小的,我一直跟女生关系比较好。那个时候(我)觉得,他经常会跟我讲话,因为(我)体力非常好,走的非常快,雷就叫我和他一起走。
 
在徒步的队友看起来,雷和我的交流是比较多的。徒步过程中,他单独请我吃过一次饭。他到景区玩,会单独叫我。有时候觉得他太热情了,太肉麻了。比如说我在路上,别人问我有什么愿望,我说我想吃麦旋风,他要喂我吃。大家一起在吃水果,他喂我吃剥好的葡萄,我都是让开的状态,我都是拒绝的。还有一次,他中午来找我说要去我屋子里午休。
 
记者:事发之前,对他印象如何?
 
赵欣:他是公认的好人。我参加活动之前,查了很多资料,他做了很多事情。接触之后,他比较热心。我觉得他比较有权利意识,他很愿意去争取,哪怕这个事情很难,他会愿意去做。雷在乙肝权利倡导时,用了很多行为艺术的方式。我在路上也问过其他人,大家对他评价是内心很强大。公益行业是个很边缘的行业,大家觉得他在这个行业可以坚持这么久,会很强大。

 


雷闯被指在徒步活动中实施了性侵(图片来自北京青年报)

 

 

“我一开始不愿意承认我是受害者”


 
记者:“性侵”当晚的具体情况是怎样的?
 
赵欣:看到大床房,我觉得这样不行,站在门口说的。他说你不要担心,我们在路上又不是没有混住过,对我不放心吗之类的。(他)说不愿意的话,他可以睡在地上。当时不想和他翻脸,我感觉我要是说单独住的话,是不信任他。
 
那天晚上我洗澡后都没有换衣服,我连内衣全都穿好了。然后出来了之后,当时还很正常,我就坐在床上看电视,他站着。我坐在床上之后,(他)突然关灯了,说睡觉了,做了一个很重的搂的动作。我就蒙了,就开始岔开话题,把我能说的都说了。他还有一些亲的动作,我自己说了我没有性经验,他可能就冷静了一下。我就睡过去了。
 
(睡醒)之后我发现短袖已经拉下来,内衣已经被解开,我发现他在亲我的胸。醒来发现有人摸你是很恐怖的事情。我有推他的动作,我说现在没有安全措施不行。他马上拿了一个安全套。“完蛋了,我现在做什么都没有用了,他连安全套都带了”,我这么想的。
 
记者:当天晚上,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欣:当天晚上,他强迫发生关系之后,我跑去厕所。之后,(我)在厕所里面搜跟性科普的知识,还搜和第一次发生关系的人是不是真的喜欢的问题,看其他人怎么回复。雷闯叫我,让我不要看手机。(我想)雷是公认的好人,我和一个好人做这样的事情是不好的。也许这个世界的男女关系就是这样的,就只觉得对这个很困惑。我第一件事说要打电话给共同的好友。他说不能打,他说你继续当我的小妹妹,那我们也可以保持这种关系。我也没有问这种关系是什么。
 
记者:事发之后,你们还有哪些联系?
 
赵欣:保持了一段时间这样的关系,这个过程是非常痛苦的。我也咨询过很多专业应对心理创伤的心理保护机制。我希望大家关注到这个点,心理创伤的(人)采取的方式不是大家正常逻辑的行为,就像房思琪一样。我必须和这个人保持关系,我一开始是不愿意承认我是受害者的。因为我很认同公益的价值观,一旦我承认我是受害者,我认同的这一切都没有了。
 
当时只能选择和他在一起,我是和他谈恋爱,但我心里知道那不是谈恋爱,恋爱不会因为看到车是他的号就不敢上,不会因为吼我我就害怕。跟他在一起时有一种压迫感,第一我没有办法拒绝他,没办法说我不愿意,我不喜欢。第二个就是很焦虑,非常焦虑,我明明知道这个关系不是正常,但我希望这个是正常的。
 
记者:雷闯回复媒体称,你们有一起出去旅游过,并说你们是恋人关系,这是怎么回事?
 
赵欣:我们一共只见了三次面,不存在恋人关系。去重庆那次,我事先跟他说了,我想和他断开联系。他说想跟我见面,就给我买了票,去了重庆。第二次我在杭州,他去杭州工作,这算是旅游吗?

 


雷闯事后联系赵欣(化名)的短信截图。(受访者供图)

 


“希望被大家提起时,我不是一个被性侵的人”


 
记者:这3年,你发生了哪些变化?
 
赵欣:被性侵后,我发现自己有心理问题了,自己起不来床了。那之前我非常自律,后来我发现自律的能力没有了,以前的毅力没有了。我从小很容易获得快乐,但这个能力也没有了。我洗澡都需要室友提醒,没有了自我照料(能力)。我也不敢称体重,从90斤长到120斤,我称体重时才知道。(我)刻意忽略这些变化,我的时间停在了20岁。和雷发生关系后,我删掉了20岁之前的照片,刻意的想要去忘记。
 
记者:怎么想到写举报信的?
 
赵欣:接受这种落差需要时间。写举报信当天晚上,我看他微博,他把自己的故事讲给了电影团队,想拍电影。如果他的形象真的出现在大屏幕上了,我再去说就太迟了。我不希望大家还认为他什么都是对的,认为他是英雄。
 
记者:看到雷闯发布的两则声明,你是怎么看的?
 
赵欣:雷发第一封声明时,他至少为事情定性了。但是发布的第二个声明,句句都在杀人。(我)当时觉得很紧张,因为有朋友的支持信任,我没有被伤害到。我想接下来,把力量全部用到反性骚扰的机制上。(他)没有私下道歉,他问我朋友,我们有没有接受媒体采访。知道我们没有接受主流媒体采访后,(他)就和媒体发布了第二个声明。
 
记者:举报信发布之后,关注度超过你的预期了吗?
 
赵欣:现在的关注有超出我的预期,但对我本人没有造成很大的困扰。但我公开这个事情,最大的担心是,我以后被大家提起时,都是被雷性侵的那个人。这三年我都在斗争,遗忘这些。这不是被性侵者、受害者的故事。我希望被大家提起时,我是那个扳倒雷的人,是让他得到惩罚的人,而不是一个被性侵的人。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