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秘书长访欧观察:真理与艺术已超越国界,为何“善”不能?

秘书长访欧观察:真理与艺术已超越国界,为何“善”不能?

2018-07-18 10:16:52  来源:基金会论坛  作者:朱秋霞    点击数量:1386

       受德国墨卡托基金会邀请,由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组织,中国基金会秘书长代表一行9人,于2018年6月24日-7月1日对德国和比利时的基金会、公益组织、社会企业进行了深度考察。我们将陆续为大家分享此次访欧团成员的观察报告,文章代表作者个人感触、思考,不代表作者所在机构及基金会论坛的立场。
 
本文作者:朱秋霞,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副秘书长
原文标题:穹顶下的公益组织

朱秋霞 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副秘书长

 

欧盟:超越民族国家的存在

 

       1945年,二战才刚结束,面对苏联和美国两个超级大国,法国戴高乐总统的天才顾问亚历山大·科耶夫(拥有哲学家和外交官双重身份,欧盟缔造者之一),曾敏锐地指出:单一民族国家已经“不够大”了,只有那些由若干加盟民族国家构成的“帝国”才有可能在国际舞台上占据一席之地。
 
       1991年12月,欧洲共同体马斯特里赫特首脑会议通过《欧洲联盟条约》,1993年11月1日《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正式生效,欧盟正式诞生。2012年,欧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欧盟,成为了超越民族国家的新存在,有自己的决策机构欧洲联盟理事会、欧洲议会、统一货币欧元、欧洲统计局、欧洲审计院、欧洲中央银行、欧洲投资银行……然而,在慈善公益领域,并不存在超越民族国家的NGO认定机制,这与税收优惠和减免机制密切相关,大概与没有“欧洲税务总局”密不可分。
 
       本次欧洲之行,参访的有两家机构与此议题相关。

访欧团在德国国会大厦前合影

 

       欧洲的跨国捐赠如何享受免税待遇?

 

       由于NGO(Non-GovernmentalOrganizations)必然注册在某一个国家,对应某一个国家的政府。大体来讲,在世界范围内,NGO的公益性与税收优惠待遇密切相关,而公益性必须由国家相关部门进行强制认定,一般起核心作用的就是税务局。
 
       问题来了:A国公民给B国NGO捐款了,可否在A国享受税收优惠?矛盾点在于:善款最终流向的是B国,A国不仅是善款流出方,若此笔善款享受税收优惠,相当于A国的税收白白补贴了B国。
 
       从民族国家的理性立场来看,A国要么“傻”,要么是“活雷锋”。
 
       新加坡、印度明确表示,本国公民对国外NGO捐款在本国不享受税收优惠,捐赠给本国NGO在境外开展项目的善款也不享受税收优惠。
 
       美国公民只要捐赠给501(c)名录上的本国NGO,都可以享受税收优惠,美国的DAF捐赠人指向基金有不少资金是在境外开展资助,捐赠人依然享受美国本土的税收优惠。  
 
       美国税务局网站上信息显示,美国捐款抵税并不适用于在美国未注册的NGO,当然极少加拿大、墨西哥NGO除外(“活雷锋”只在特定场域出现)。
 
       公民进行个人报税时,有些小额捐赠填报上后,税务局一般也不管,毕竟管理成本太高,大额金额就有风险了。当然,美国有些大型的非营利组织可以充当此间中介,为美国公民开具免税票据。

欧洲基金会实例:与欧洲基金会中心成员讨论会

 

       欧洲是什么情况?
 
       

       在布鲁塞尔的欧洲基金会中心交流时,请来了比利时伯端王基金会的慈善顾问Ludwig Forrest先生,他还是欧洲跨国界赠予网络(Transnational Giving Europe,简称TGE)的协调员。这个网络由19个欧洲国家的主流基金会构成,主要目的在于帮助并促成可减免税的跨国境捐赠。
 
       Ludwig Forrest先生举了个例子,英国曼彻斯特足球俱乐部有位男足运动员发出了个慈善倡议,号召欧洲足球运动员们捐赠出收入的1%来支持某个慈善组织,得到全欧洲多个国家的男女足球运动员的响应。这个倡议的捐赠者就是通过TGE进行捐赠、在各自国家享受税收优惠、善款及时有效流向指定慈善机构。

比利时伯端王基金会的慈善顾问Ludwig Forrest先生 

       TGE网络运作大体如下:在欧洲19个国家,每个国家选择一个信誉高、公信力强的基金会成为本国在网络中的代表,A国居民若要捐赠给B国某NGO,可委托在TGE里的本国代表,将善款捐赠到TGE里的B国代表,再将资金拨付到捐赠人指定的NGO。
 
       由此,TGE形成了一个在欧洲境内帮助捐赠人跨境捐赠享受免税优惠、善款按捐赠人意愿自由流转的协同网络,而且是纯民间发起、自我运作。
 
       TGE的诞生,是应对经济全球化下,慈善资金全球流动的应对策略。这既表明全球化正在越来越深的影响着我们日常生活,就好比海洋与全球渔业,其产生的污染、影响、后果与解决方案,已经不可能由单个国家能掌控,每个国家都难以独善其身;同时,由于没有世界政府,税收协调就不可能进行全盘考量,要么继续无序状态,要么形成局部网络。
 
       对此,我向Ludwig Forrest先生提问道:欧洲各政府如何看待TGE网络,是否担心税收流失?
 
       Ludwig Forrest先生表示:首先,19个欧洲国家在网络里地位平等、待遇对等,每个国家可能是善款流出国,也可能是善款流入国(当然,19个欧洲国家经济发展水平比较均衡,这是个重要前提);其次,相对于经济贸易巨额资金往来而已,公民的捐赠额显得极其小,对税务局而言也没必要过于关注。

 

柏林新博物馆

 

基金会跨国投资享受税收优惠吗?

 

       除了跨国捐赠,基金会跨国投资享受像国内那样的税收优惠吗?
 
       答案是否定的。
 
       在墨卡托项目组带领下,中国基金会秘书长访欧团来到了古老而年轻的汉诺威,德国大众基金会总部所在地。大众基金会是德国最大的基金会,在全欧洲基金会2016年度支出中排名第七,2018年慈善支出预算为2亿欧元。

       除了大众公司3000万股分红外,投资收益是基金会非常重要的来源,尤其是2015年大众汽车遭遇“排放门事件”,市值连年下降,分红每股才1毛钱。收入锐减导致了基金会的支出预算削减、在欧洲基金会排名中下降,也使得基金会更加重视投资。

访欧团在大众基金会

       大众基金会2017年拥有15.85亿欧元的资本金,有着自己独特的投资战略。整个投资管理团队有7人,只做欧元区投资,欧元区以外投资则委托和外包给其他职业的投资经理人,美国是大众基金会对外投资第一大投向国。
 
       德国税法规定,公益性基金会投资不交税,大众基金会的可投资标的如此庞大,很显然需要进行全球资产配置。然而一旦投资踏出国界,在德国之外的国家就需要交税,续缴税额往往还不低。
 
       目前看来,这个问题似乎还无解,这比解决跨国捐赠税收优惠还要艰难。
 
       当世界级企业家、富裕家族开始把巨额的私有财产逐渐投入慈善事业之后,投资收益是确保基金会长期生存的重要基石。为了获取更好地投资回报必然在全球配置资产,但投资的税收优惠仅能在注册所在国享受(还有很多国家比如中国,公益基金会的投资在本国都享受不到税收优惠,这是另外一个沉重的话题)。
 
       民族国家的无形疆域再次出现在慈善事业的上空。

 

       民族国家的穹顶之下

 

       税收,是比军队还要闪耀的民族国家印记,也是公益组织税收待遇和跨国行动的“无形界限”。
 
       当公民的善意要跨越国界时,当大型公益基金会进行跨国投资时,当有国家化战略的慈善组织要进行全球布局、不得不在各个国家注册代理机构或设立实体代表处时,“民族国家”这个概念就会适时提醒我们:请抬头看穹顶!
 
       作为个人,作为公益性组织,我们依然深深根植于某一个“民族国家”之中,依托此体系生存、发展、思考,即使它有“苍穹”,也并不完美。
 
     “真善美”是人类永恒追求的不朽价值,真理和艺术已可在全世界无界流淌与交流,为何“善”遭遇种种阻碍?
 
       歌德曾经说过:人类凭着聪明,划出了一条条界限,最后用爱,把它们全部推倒!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