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连接优秀职场人,要为4千万农村中学生提供成长奋斗故事,她如何做到?

连接优秀职场人,要为4千万农村中学生提供成长奋斗故事,她如何做到?

2018-07-10 09:36:10  来源:社会创新家  作者:张火鸟    点击数量:610

    “我认为(它)是中国在线教育到目前为止最伟大的一个项目。”今年5月,教育行业知名天使投资人宋军波在一次行业分享会上如是说。

 

       这个“最伟大的一个项目”就是“途梦”(Tomoroe),它是由南开大学毕业生、重庆女孩杨雪芹创办的非营利项目,该项目邀请各行业优秀的职场人士,通过在线视频方式,向偏远地区学生分享自己的成长经历和职场奋斗故事。

 

       截至目前,途梦已进行邀请超过500位职业人进行线上直播分享,分享者来自于150种职业,5万+学生受益。

 

       从萌发项目创意开始,杨雪芹就想把途梦做成一个平台。这个过程中,途梦得到多位企业家的肯定和支持,也遭遇过公益界大咖的嘲讽。


“荒野生存”

    “我觉得一个很有趣很有意义的新事物要产生了,未来也很值得畅想。我就觉得一下子有了动力,愿意为它没日没夜地干活。”说起途梦创意产生的那一刻,杨雪芹至今难掩兴奋。

 

       2015年10月,杨雪芹和大学同学的合伙创业宣告散伙。此前三个月,杨雪芹和两个大学男同学合伙创业,一方面做市场已很成熟的学科培训,一方面做几无付费能力的职业生涯业务。

 

    “我创业是想做一些创造性的事情”,杨雪芹承揽下了被创业合伙人砍掉的职业生涯板块,并尝试用公益的方式去做,“公益更适合去做新概念的普及。”

 

       为了验证用在线视频连接职业人(讲师)和乡村中学生这一想法的可行性,杨雪芹在“单飞”后不久找了18个人咨询,包括潜在讲者和项目合作学校。

 

       2012—2014年,杨雪芹作为“美丽中国”的老师在云南省临沧市云县大朝山中学支教两年,深感偏远地区农村学生职业生涯教育资源的匮乏。期间,杨雪芹曾想过邀请一两个职场人士给学生讲讲职业生涯和职场经历。

 

 

       早在和同学合伙创业期间,杨雪芹他们就为职业生涯创业项目起名“途梦”,英文名字是“tomoroe”,既像“tomorrow”,也像“to more”。

 

       杨雪芹觉得途梦是很适合做企业员工参与公益的入口。两年支教结束后,杨雪芹到北京担任“美丽中国”筹款官员,期间接触过的几十家企业,让她察觉到企业在员工参与公益上普遍有三点诉求,一是不能让员工花费太多钱,二是不能占用太多时间,三是要让员工有参与感。

 

       2015年10月28日,途梦的第一场分享在广东一所“美丽中国”项目学校进行。杨雪芹和她的联合创始人、南开大学学生就业指导中心副主任王建鹏亲自上阵主讲,向60余名学生分享了自己的教师经历,分享过程中网络一度中断,最后以文字直播的方式完成。杨雪芹用“惨败”来形容这次尝试。

 

       除了经验缺乏、课程标准尚未建立,团队、资金等也是横亘在杨雪芹面前的难题。从第一次分享到之后的大半年,团队尚未建立,杨雪芹一个人带着两个实习生在探索。个人经济方面,当时大学毕业3年多的杨雪芹称自己处于“赤贫”状态,“恐慌和期待交织在一起”。

 

       2015年11月,杨雪芹和王建鹏发动周围的人,通过腾讯公益平台“1001创想行动”筹到了10万元。这让杨雪芹“心里有了安慰”。

 

       2016年1月4日,杨雪芹去上海见了斯米克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恒南书院创办人李慈雄。当天下午,李慈雄拉上秘书、财务和杨雪芹一起开会,听了杨雪芹的项目介绍后,李慈雄颇为认同,提了一些建议,话锋一转,问道“雪芹,我们要怎么支持你啊?”两次追问下,杨雪芹说了项目缺钱的事,李慈雄说“我理解”。杨雪芹又说了还需要政府支持。李慈雄表态,“资金我帮你搞定,政府关系你自己去建立”。随后,李慈雄给途梦捐赠了70多万元人民币,途梦的创始和启动资金到位。

 

       不久后,杨雪芹遭到了一位公益、教育跨界大咖的嘲讽,他认为,杨雪芹的“途梦是一个平台”的相关说辞是在给不懂教育的人画饼。大咖还批评杨雪芹不了解这个领域的创业,声称类似的项目已经死了一个了。“你不用在这个领域蹦跶了,你这个项目肯定要死的。”大咖告诫杨雪芹。

 

       大咖的话当时让杨雪芹“很不爽”,同时也让她开始反思途梦到底能不能做成一个平台。有一段时间,为了让别人感觉自己是一个“踏实的创业者”,杨雪芹对外不再说途梦是个“平台”,而以“教育项目”代替。

 

       杨雪芹形容那段时间的途梦是“荒野生存”。那种状态下,途梦找到的第一名员工,来自杨雪芹的“美丽中国”校友;上线了官网,杨雪芹自己设计,参照全球一流机构的网站,在猪八戒网上找了兼职美工,全部花费不到6000元;制定了嘉宾分享标准等。

 

       2016年6月29日,“深圳市途梦教育公益事业发展中心”在深圳成功注册为民非。


“走进新世界”

    “我觉得有时候会有些拿不准,像过河一样,你踩在那个石头上感觉上是摇晃的,踩不踏实。”途梦创办后,商业、教育、公益等领域的专家都提过不少建议,这让杨雪芹一度摇摆。

 

       有人建议除了在线直播分享的方式,途梦应该做夏令营跟学生进行线下交流。还有人指出途梦和JA中国模式类似,而后者已经在中国发展了将近20年。

 

    “就像一个来到了新世界的小姑娘,这个想摸摸那个想碰碰,面对不确定的状态会表现出一种不坚定。”杨雪芹这样形容那时的自己。“但我觉得我还是有自己的定性的东西,(途梦)最深层次的东西还在那里。”杨雪芹补充道。

 

       途梦注册成功后的一整年时间里,按照杨雪芹的说法,因为“没有经验去平衡(外界的建议)导致决策有一些滞后”,途梦的发展较为平缓,主要在课程设计和团队管理两方面得到突破。课程设计方面,途梦设计了嘉宾分享模板、出版了自己的教材。杨雪芹有意识地去探索机构的运营、学习财务知识、尝试去搭建团队和做一名领导者。

 

 

       2016年底,途梦发展一年后,杨雪芹发现途梦采用的直播工具QQ直播有过度娱乐化的弊端。有朋友推荐了“ClassIn”,一款号称能“满足更广泛教学场景的在线教室”的软件,在线教育行业的新东方、好未来、ATA等知名企业都是它的客户。

 

       在朋友的引荐下,杨雪芹和“ClassIn”的研发公司翼鸥教育联合创始人谷岩见了面,听完杨雪芹的介绍,对方对途梦的模式大为赞赏,当场承诺“ClassIn”对途梦永久免费。

 

       2017年5月,翼鸥教育组织几家公益组织负责人做线上分享,杨雪芹也受邀参加,翼鸥教育创始人、CEO宋军波全程听了杨雪芹的演讲,并加了她的微信。


       2017年7月,杨雪芹开始搭建途梦的理事会,想邀请宋军波出任途梦理事,杨雪芹透过中间人试探性地问了下宋军波,宋军波很乐意地答应了。两人很快在翼鸥教育位于知春路附近的办公室见了一面,交流到一半,宋军波叫来公司市场同事,提出给途梦写一篇文章。很快,一篇讲述杨雪芹和途梦,题为《乡村学校里的圆梦巨人》的文章便在“ClassIn”的微信公号上发布了,有人留言“希望更多的孩子可以听这堂课,更多的人可以在年少时种下一个理想的种子,为了自己的理想去奋斗拼搏,而不是只看眼前的苟且。”

 

    “遇到了宋总,让途梦进入另外一个发展阶段,进入了真正的互联网新世界。”杨雪芹说。

 

 

平台

       在那次会面上,宋军波认为途梦的想象空间很大,“是一个平台”。

 

    “当时我就觉得自己遇到了知音,宋总说出了我不敢说的话,当时我如果说‘途梦是一个平台’,人家会觉得我胡说八道。”杨雪芹对“社会创新家”新媒体表示。


       当被宋军波问及彼时途梦面临的挑战时,杨雪芹直言“想建一个平台”。当时,途梦的排课方式非常传统,两个巨大的Excel表格,一个表格是已经显得很长的嘉宾信息,一个表格是学校名录。两个表格上的信息基本靠工作人员的脑子去匹配,“我的脑子顶多能匹配500个嘉宾和500所学校,这个量已经到头了。”

 

       2017年9月,宋军波召集杨雪芹、公司程序员开了个会,自己在白板上勾勒出途梦平台的框架。一个月后,翼鸥教育的程序员开发出了途梦平台的第一版,宋军波觉得不够高大上,安排更多能力更强的程序员专职去做。目前,能够让分享嘉宾和听课学校自主注册、匹配,学生随意浏览历史分享课程的途梦平台已经搭建完成,将于近日发布。

 

       经由宋军波牵线,杨雪芹和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等人有了接触,张邦鑫告诉她,“从我个人的角度,你的这个事情我都愿意支持。”宋军波还向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推销”途梦,俞敏洪将在今年9月作为分享嘉宾入驻途梦平台。

 

       在杨雪芹的构想中,成为平台后的途梦,一方面要坚持为农村偏远地区学生免费提供职业生涯分享课程,一方面要探索商业运作以获得营收。一些有支付能力的客户已经和途梦合作,真爱梦想基金会、陈一丹基金会等公益机构购买了途梦的服务,还有中学主动找上门要求途梦提供付费服务。

 

       由于项目的创新性和社会价值,途梦获得由中国民生银行与中国扶贫基金会共同发起的“ME公益创新资助计划”的50万元资金支持。

 

       杨雪芹和途梦的任务仍然十分艰巨,有人认为他们目前覆盖的农村学生与群体总量相比,只是杯水车薪。


       途梦的目标是为4000万农村中学生和3000万城市中学生提供职业生涯分享课。

 

 

       从2017年开始,途梦在高考后针对农村考生做志愿填报指导,相关农村学校及学生的表现都不容乐观。“很多偏远地区的学校只关心学生能不能考一个好大学,那和老师的KPI相关,专业不是他们特别关注的点。90%的学生直接问两个问题:哪个专业好就业,哪个专业赚钱多。”杨雪芹告诉“社会创新家”新媒体。

 

       宋军波在那篇自己参与写作的《乡村学校里的圆梦巨人》中写道,“在这个缺乏梦想的教育年代,在这个制造家长与孩子们焦虑感为驱动的教育年代,在这个乡镇学校快被遗忘的年代,我们太需要杨雪芹,太需要途梦了。但是,现实却是‘杨雪芹’们少得可怜。”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