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NGO发声>  传化·安心卫生室:三年1000个,打造阻断因病致贫的第一道防线

传化·安心卫生室:三年1000个,打造阻断因病致贫的第一道防线

2018-05-02 10:31:30  来源:公益时报  作者:王勇    点击数量:5064

    4月25日,江西南昌。

    传化集团董事长、传化慈善基金会名誉会长徐冠巨宣布,传化慈善基金会决定在全国贫困地区实施“传化健康扶贫行动”,即从2018年起的三年内,捐资2亿元,帮助1000个行政村援建“传化·安心卫生室”。

    在启动关爱卡车司机的“传化·安心驿站”项目后,传化慈善基金会将关注的目光投向了村医。这是一个长期被忽略的群体,几乎没有被公益慈善力量关注过。那么,这次为什么是他们呢?

一家三代的守护者

    提到“乡村、长期坚守、默默奉献”等关键词,大多数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乡村教师。其实乡村中这样的群体并不只是老师,还有几乎每个村子里都会有的村医。他们同样重要、同样可敬。

    茶文英,鲁奎地村村医,在本村行医22年;安敏英,老姆登村村医,在本村行医21年;张靖,龙河村村医,在本村行医12年;杨中荣,墩丘村村医,在本村行医34年;古小明,草汾村村医,在本村行医20年……在云南怒江、贵州雷山、江西兴国等地的山村里这样的医生比比皆是。

    他们大多数是本乡本土的村里人。

    年轻时的茶文英乐观开朗,寨子里的妇女生产时都会找她帮忙,看到姐妹们在家中生产时的种种风险,就决定去学医,希望能帮帮她们。这一帮就是20多年。

    而安敏英则是因为父亲的原因懂一点中草药知识,在乡亲们的极力推荐下走上了行医之路。

    他们大多数会一辈子坚守在村里。

    李振英一家就住在鲁奎地村卫生室的旁边,对她们一家来说,茶文英已经不仅仅是一名医生。

    “我小时候痛经特别厉害,每次都是茶医生给我开药给我治疗;现在我娃娃有什么病也都去找茶医生,娃娃也不怕她,每次去还会说大妈我又来了;我爸爸有高血压,茶医生每次看到就要他少喝酒、吃清淡的。我们一家三代都离不开茶医生啊。” 李振英表示。

    茶文英接生的新生儿高达七八百个,如今的很多孩子已经长大了,“他们回来看到我会跟我说,他们的妈妈告诉他们是我接生的,所以性格像我。”茶文英表示。

24小时工作制

    对于茶文英们来说,这份坚守并不简单,他们需要做的工作有很多。

    以鲁奎地村卫生室为例,目前需要承担的工作就包括管理慢性病人群、65岁以上老年人、重症精神病患者、孕产妇、0—6岁儿童健康体检、适龄儿童的预防疫苗接种、儿童营业包发放、0—36个月儿童中医辨识、健康知识讲座、家庭医生签约和一般诊疗工作。

    同时开展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管理和运转人口台账、独生子女的奖学金和儿保费的材料登记、计划生育结扎人员病发症的材料和收集上报、为适龄已婚夫妇办理生育证等)。

    为了完成这些工作,村医们需要在卫生室和村民家中来回奔波。为了方便村民就医,茶文英和同在鲁奎地村卫生室的李春将自己的手机号码直接写在了卫生室的大门上,24小时随叫随到成了他们的工作常态。

    2007年的一个夜晚,熟睡的茶文英被电话铃声惊醒,原来是一个产妇在家里难产,孩子生出以后大人昏迷了。茶文英赶紧一边在电话中指导产妇的家人,一边联系包车出诊。

    当时是凌晨四点多,大雨过后的山路湿滑,半路车子上不去了,茶文英便一个人打着手电往山上爬。“四周黑漆漆的,但是一心想着产妇就不怕了。”茶文英回忆道。

    到了产妇家,茶文英对产妇进行了抢救,同时联系县妇幼保健院,最终救回了产妇。“如果孕妇出意外,家庭就不幸福了,所以我们都是随叫随到。”茶文英表示。

    这样的场景几乎每一个村医都曾遇到。“说没时间自己会觉得都不好意思。” 安敏英也表示。

阻断因病致贫的第一道防线

    尽管重要,尽管愿意奉献,但村医们依然面对着种种现实问题。

    一方面,村卫生室的条件有限。“我们县的村卫生室大部分还都是2006至2008年建设的,当时的建设标准也不高。”泸水县卫计委负责村医管理的何其礼表示。鲁奎地村卫生室就是那一批建设的,墙是空心砖的,屋顶是石棉瓦的。

    房屋老旧,保健室、配药室、观察室、药房挤在一起,没有村卫生室借用村委会、学校甚至医生自己的房子,这样的情景比比皆是。

    此外,村医们还面临着收入不高、职业成长途径狭窄、培训提升机会匮乏等问题。

    另一方面,随着经济的发展,村民的健康意识在提升,“十多年前有病也不去医院,现在有病了会主动来打吊针。”何其礼表示。

    据茶文英介绍,夏天忙的时候,鲁奎地村卫生室一天就有四五十个人输液,而卫生室就两个医生,“一直忙到晚上七八点,饭也吃不上。”

    内外交困之下,老姆登村就有一名村医离开村子出门打工了,而安敏英也在考虑是否离开,“你们不做了,我们到哪里去看病呢,到大医院要花多少钱啊。”对村民来说,这是一个大问题。

    如果没有村医,村民们的就医成本无疑要大大上升。

    一方面,看病需要去很远的地方,交通成本在提高。像鲁奎地村,到最近的乡医院有15公里的山路,而且没有公共交通。

    一方面,经济成本大大提升。吃住在医院需要花更多的钱。而且在村里看病基本上是先看病后付钱,而乡县医院就得先交押金了。

    种种因素叠加,会导致村民不会去及时就医,很容易小病拖成大病,因病致贫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社会力量共同支持

    村医在乡村中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是阻断因病致贫的第一道防线,他们需要更多的支持。

    正是认识到这一点,传化慈善基金会在经过调研之后,决定在全国贫困地区实施“传化健康扶贫行动”,即从2018年起的三年内,捐资2亿元,帮助1000个行政村建设“传化·安心卫生室”。

    据徐冠巨介绍,2018年将首批援建350所“传化·安心卫生室”,其中江西230所,贵州70所,云南50所。今年底前全部竣工并配置齐全医疗器械设备,投入使用。

    在援助“硬件”建设的同时,传化慈善基金会还将考虑“软件”的建设,以“互联网+”的方式,帮助村医提高医技水平。

    对于传化慈善基金会的举动,国务院扶贫办社会扶贫司巡视员曲天军表示:“介入健康扶贫的社会力量还不多,投资规模还不大,客观上需要有一家甚至多家,有的社会影响力的社会企业、社会组织示范引领。”

    “我希望更多的基金会,更多的社会组织向他们学习,积极行动起来,为早日实现中国的小康梦而努力奋斗。” 曲天军强调。

- END -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