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公益新友>老兵有话说>  美国科技公益游学分享

美国科技公益游学分享

2018-04-26 09:51:50  来源:第三部门思想汇  作者:崔澜馨    点击数量:6410

美国非营利机构现状 


       美国有150万家非营利机构,大部分规模比较小,全美非营利组织收入比例:服务收费47.5%;政府购买服务32.5%(购买服务资釐使用非常限定);投资理财收入4.8%;捐赠收入13.3% (个人捐赠7.8%;基金会捐赠3%;遗产捐赠1.5%;公司捐赠1%);其他1.9%)。

 

 

       美国2016年捐赠收入390.05亿美元(个人捐赠80%,其中在世72%,去世8%); 基金会15%;企业占5%。占GDP2.1%。中国捐赠收入是1392.94亿,占GDP的0.1%。美国80%捐款来自个人,企业仅有5%,中国反之80%来自企业。美国高净值人群把钱捐给基金会成立专项基金,中国现在大部分企业和个人都希望成立自己的基金会。


斯坦福大学研究生院对非营利组织董事会进行调查,访谈924名董事:


69%的董事表示他们的非营利组织在过去的10年里面临着一个或多个严重的治理问题。
23%彻底更换执行董事,69%没有合适的继任计划(接班人计划)。
42%没有审计(监察)委员会,确保税务、财务合规。
33%非营利组织2014年在研究中没有战略计划(2004年是50% )。
90%董事会认为,筹款是最重要的责任和义务。50%的机构没有自己的网站。
40%没有达到筹款目标 ,74%没有获得高净捐赠。
80%非营利组织报告过去5年服务需求增加 ,51%表示不能满足服务需求 。
63%难以找到愿意支付全部费用的捐助者。(商业风投愿意支持运营费用V公益资方不愿意)
80-90%不愿意找资方说项目调整及失败。(商业投资失败V公益项目方向调整或者失败) 


参访机构印象 


谷歌:不作恶文化,大家都做为别人着想的事情。招聘自驱力牛人(人才),牛人愿意一起干活(企业管理),牛人敢于干活(企业文化)。

硅谷社区基金会:伴随着硅谷的发展而发展。工作人员150人,日常三个工作:接受捐赠;管理捐赠资金;做好资助(以资方提出希望解决的社会问题,基金会负责寻找匹配相关NGO)。管理总资产135亿美金,2017年支出13亿美金(社区5150万美元、全国6570万美元、全球1050万美元),2017年增加筹款14亿美金(筹资方面很多创新方式,如跟资方成立专项基金、活动引导资方捐赠、资方议题小圈、为资方提供咨询服务等)。

微软:微软企业发展的同时也致力于慈善的行动,利用自身优势,为全球NGO做技术赋能,捐赠正版软件等,希望更好地改变世界。

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访客中心“倒数到0”的展览,有些疾病在很早以前美国也有,现在没有了,但是非洲等不发达国家还有,造成很多人死亡,尤其是儿童,希望通过增强预防(资助非洲儿童打相关疾病疫苗等),让热带疾病降低到零。盖茨基金会以“一个人人都有机会过上健康而富有成效生活的世界!”为愿景,以“所有生命价值平等”为价值观的乐天行动派。

我们的工作很复杂,但是我们的初衷很简单!


行为科学设计 

 

社会常规:我们总是对可预测的行为和潜在行为准则的信号较为敏感。(从众)
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我们会选择的关注环境中的某些方面,而忽视周围的其他特征。
选择困境:当我们有多个选择或情况复杂时,我们总是很难做出选择。每增加10%的选项,人们的选择会下降2%,人的精力只能做有限的选择。
我们真的希望很多选择吗?(通过行为科学设计,来改变人们的行为。)

 

行为科学可以改变人们捐赠方式,情境设计也非常重要。 
下面哪个捐款箱会获得次数最多?哪个会平均金额最高?哪个总金额最高?


变革理论


好的变革:
对策略的预期(要保障预期的正确性);开展项目的风险(如农业斱面,天气影响收成等)
双向思考方式: 



设计思维

案例


       冒险主题乐园,开到了医院检查室。
       我们如何利用孩子们的想象力将放射学经验转化为积极而难忘的冒险?

       核磁共振扫描仪因为可以体外检测,已经被上一代人奉为一个神奇的发明,但是!通常的核磁共振的人,总觉得有那么一点不舒服:一个纯白肃穆的房间、一架冷冰冰的仪器、一位面无表情的医生......进入那个洞洞,像是经过一个生死隧道;时间也仿佛由此静止,几分钟仿佛一辈子那么长。嘶~真的很可怕,更别说对小孩子了。

 

       Doug Dietz 就曾经参与设计过这种“冷冰冰”的核磁共振扫描仪,他在通用电气工作二十多年,并担任全球设计部首席设计师。有一次他在医院磁核共振检查室门口,他看到一个小姑娘嚎啕大哭走过来,极度惊恐,父母好言相劝,外加肉搏过招,可她还是没办法乖乖躺下,负责扫描的医生不得不采取一个似乎很不人道的方法:打镇定剂。

 

       在传统的磁共振检查过程中,多达80 % 的儿科患者需要服用镇静剂,这对患病的孩子和家长都无疑是一种煎熬。目睹了自己曾经的杰作,反而给最易受伤害的病人带来这样的焦虑和恐惧。Doug Dietz 陷入了沉思:“除了仪器的外观和功能,病人的体验是怎样的?”
似乎这才是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 

       Doug Dietz 来到了日托中心,一边进行观察,一边与孩子们进行互动。此外他还与儿童生活专家深入交谈,来了解儿科患者的经历。经过深度挖掘用户习惯,Doug Dietz 发现了孩子和父母的焦虑曲线,当孩子知道必须完成“扫描”这样任务时,就已经开始焦虑恐惧了,而医院这个环境会让他们的焦虑加剧,所以看到扫描仪的时候,孩子们已经处于崩溃边缘了。而担心孩子hold 不住场面的父母,也会把他们的焦虑再次传递给孩子们。除非...这场必须接受的“审判”,可以是一场孩子们的探险。玩耍中的感受势必会好很多。

       GE 医疗于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附属的匹兹堡儿童医院共同联手,将冷冰冰的磁共振扫描监察室改造成了妙趣横生的冒险乐园,连进入检查室的走廊都被主题化了——演戏演全套!GE 探险系列的概念由此诞生,让人怯步的成像检查室一下子变身为孩子们的探险主题乐园。

       360 度环绕式场景布置、亲切可爱的卡通人物、真人比例的美人鱼、3D 投影海盗船、让人放松的鸟语花香,乘坐独木舟进入丛林和美洲鳄打个招呼,再登陆海盗岛寻找遗失的宝藏,躺在野营帐篷里听蟋蟀和青蛙低鸣,潜入海底跟随美人鱼寻找珊瑚城...与乐观欢快的猴子马塞勒斯、热情强健的老虎蒂利、甜美可爱的河马海莉和智多星巨嘴鸟塔拉结伴探险。冰冷的检查仪也成为场景的一部分从而让孩子不产生排斥感......完全让人忘记是来做身体检查的。(提前一周发一个书包,里面有主题角色扮演游戏的说明)

       从“人的视角”用同理心去发现bug ,然后通过开放创新寻找答案。这样的HCD (HumanCentered Design)设计思维带来了突破性的成果,需要服用镇静剂的儿科患者数量大幅减少,扫描的工作效率也由此提升。与此同时,患者的满意度得分上升了90 %。

       当设计师Doug Dietz 与一个运用磁共振“海盗船”进行扫描的女孩母亲交谈时,这个6 岁的小女孩走过来,拽着她妈妈的裙子说,“妈妈,我们明天还能再来玩吗?”这个简单的提问,让他觉得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正如他所说,“如果你的设计有意义,好事情就此发生。”

       寻找问题和解决问题一样重要。

 


思维设计

 

 

本文作者

崔澜馨:北京春苗儿童救助基金会秘书长,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2010与公益伙伴刘东医生共同创办北京春苗儿童救助基金会,担任秘书长。一直坚守着“爱与专业”的公益理念带领春苗团队为患有先天性疾病的困境儿童提供救助服务,截至2017年12月31日,春苗筹资总额超过1.5亿元,救助服务患有先天性疾病的困境儿童累计达12568名。2013年春苗基金会获评估5A级。2017年春苗基金会获得北京市先进集体荣誉。2015年个人获得北京市先进个人、北京市劳动模范荣誉,也是北京市青联委员。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