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小扎说创业要解决有意义的问题,趣店get到了么?

小扎说创业要解决有意义的问题,趣店get到了么?

2017-10-31 10:22:34  来源:商道纵横郭沛源  作者:郭沛源    点击数量:638

(一)小扎说创业要解决有意义的问题

 

       2017年10月28日,Facebook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来到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与清华x-lab优秀在培项目团队进行面对面交流,分享自己关于科技创新探索的理念。
 

 

扎克伯格在清华经管学院(图片来源:清华经管学院)

 

      谈到创业的追求,扎克伯格强调,成功的创业者最初并不是为了创办企业而创业,而是为了要解决一个有意义的问题。扎克伯格还用他这几年在硅谷做中学教育的项目,来说明技术与教育结合可以为学生提供更好的教育服务。最后,扎克伯格寄语同学们,要保持创业之初的激情,用这股激情改变周围,进而改变世界。

 

       可能有人会觉得小扎同学又在兜售心灵鸡汤:创业不就为了上市?上市不就为了圈钱?有意义是什么鬼?!

 

       我不这么认为,原因是Facebook的创业故事及小扎近年来的表现。我还记得讲述小扎创业的电影《社交网络》里面,小扎是狂热的技术分子,一心想着如何通过技术改变人们沟通的方式。此外,小扎有了女儿之后,承诺捐出99%股份做慈善。所以我觉得小扎同学这一言论不是派鸡汤,而是他的真实想法。
 

 

《社交网络》剧照

 

       从企业社会责任的角度看,解决一个有意义的问题,往往也会有极大的商业价值。这一点,哈佛商学院的Michael Porter教授讲过(即“创造共享价值CSV”),密歇根大学罗斯商学院的C.K.Prahalad教授(已故)也讲过(即“金字塔底层的财富BoP”)。后者写了一本书《金字塔底层的财富:为穷人服务的创新性商业模式》,被中信出版社(2005)和人民邮电出版社(2015)先后引进。这本书讲的就是既有意义又有商机的事情。Prahalad教授的核心观点是穷人并不是没有消费需求,而是没有被商家重视,因此穷人缺乏获得服务的能力和机会,但这个世界上穷人还是很多的(任正非说90%+都是穷人),所以市场很可观。Prahalad教授认为,聪明的商人不能只是扎堆为金字塔塔尖的富人服务,那里市场空间有限、竞争激烈,并且已经被过度服务了;商家要多想一想如何让金字塔底层的穷人也能获得服务,打开一片蓝海。

 

      因此,小扎说创业要解决有意义的问题,是对创业者很有价值的提醒。不过,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什么才算是“有意义”?

 

(二)趣店解决的问题有意义么?

 

       什么才算是“有意义”?很多时候,这个问题都不是问题,因为用常识就可以判断,譬如设计适合穷人用的洗发水、手机等,这就是“有意义”的。不过,也有一些情况,是否“有意义”也是有争议的。最近成功赴美IPO的趣店所解决的问题,就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

 

       趣店是国内面向年轻人提供分期消费的金融服务平台。主营3C、运动户外、美容美妆、服饰等类目,可无信用卡与担保享受分期购物,趣店平均客单价是900多元。趣店上市之后,创业者和早期投资者都大赚一笔,国内媒体争相报道,但随着报道深入,趣店的业务模式却遭遇重重质疑。

 

       首先是对主营业务的质疑,作为一个标榜消费金融的公司,超过80%的营收来自现金贷(即可能借贷并没有对应的消费场景)。其次是对高利率的质疑,据报,2016年趣店59.5%的借贷交易中,综合年利率超过了36%(36%是金融监管红线,超过36%部分的利息不受法律保护,也就是可以被界定为非法的高利贷)。再次是关于校园贷,虽然趣店宣称已经撤出校园贷市场,但有记者暗访发现,个别学生仍可以通过平台申请到贷款,趣店自己也承认“目前并没有简单的方法去鉴别一个人究竟是否学生”。

 

       由此,网上舆论开始出现大逆转,从一开始对创业者的颂扬、对投资者的赞赏,一下子转到道德层面的口诛笔伐。各种骇人听闻的标题党纷纷出炉,如《揭开趣店上市的面具:一场出卖灵魂的收割游戏》、《拷问趣店模式:现金贷究竟是不是洪水猛兽?》。趣店CEO罗敏倒是第一时间出来做了一个回应。不过火没扑灭,反倒浇了一桶油。罗敏说,“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这句话一下子就让公众舆论沸腾了。随后,趣店股价直线下跌,搞得趣店紧急声明,CEO不再表态。
 

 

 
       回到我们要讨论的问题:趣店解决的问题有意义么?按趣店描述,他们所服务的客户,主要是5亿没有持有信用卡的人群,这群人因为没有信用记录(譬如大学生或刚工作、无工作的人),所以无法从银行渠道获得信用贷款(刷卡消费),但他们可以从趣店这类金融科技公司获得大约500-2000左右的信用贷款,满足他们一些小额消费需求。

 

       听上去,这和前文提到的《金字塔底层的财富》很相似。这群人被传统的金融机构拒之门外,趣店们则给他们提供了量身定做的服务。

 

      深究一层,问题可能不那么简单。首先也是最核心的是,这群人的金融服务需求是否是合理的?譬如一个没有工作的年轻人想买手机,TA可以选500的红米,也可以选5000的iPhone,TA的钱够买红米,却不够买iPhone,这个时候,趣店们应该鼓励TA借钱买iPhone么?业务员从业绩出发,可能会鼓励(怂恿)年轻人借钱消费iPhone,但这与年轻人的消费能力并不匹配。因此,趣店们可能会在有意无意间引导无信用、低信用群体的非理性消费。

  

       其次,这群人获得金融服务的成本是否合理?按网上报道,很多现金贷公司的综合年利率是逾越了36%这条红线的,通过利息、手续费、加急费等方式收取。换句话说,这群人虽然获得了趣店们的服务,但付出的成本也非常高昂,远远超出了合理水平的范畴。这样的结果,是一些贷款人无力偿还,陷入更糟糕的困境。去年引发全国关注的“裸条”问题便是如此。

 

(三)用有意义的方法解决有意义的问题

 

       客观地说,我觉得趣店解决的问题还是有意义的,因为无信用、低信用群体也是有借款需求的;但解决问题的方法却不是特别有意义,容易导致非理性消费和趁火打劫利滚利的情况。

 

       解决的办法,一方面是甄别有效合理需求,以防范借款被用到非法、不合理的地方,另一方面是降低风控成本,从而降低贷款利率。譬如在尤努斯的格莱珉银行模式中,借款人(农户)通常是用借来的钱搞农业生产的,有合理用途;为了降低风险,格莱珉银行并没有一味提高利率,而是通过借给妇女、多户联保等非利率方式对冲一部分风险。所以,虽然格莱珉银行的小额信贷利率比一般利率要高,但也在一个合理能偿还的水平。在国内,由中国扶贫基金会发起的专注农民小额信贷的中和农信公司也用了类似的模式开展业务,已累计发放贷款超过170亿了。

 

      这些方法对趣店们是有效的,可以增强长期持续运营的能力,但这样必会明显减缓短期扩张的速度,不可能做到三年就IPO,背后的资本估计都不干了。何去何从,这个由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所驱动和决定,不同类型、不同境界的企业家会选择不同的道路。

 

     “用有意义的方法解决有意义的问题”,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本周评论也只能抛砖引玉、浅尝则止。朋友们也可以留言发表你的观点。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