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NGO发声>  一个公益组织如何联合10个县为125万人次的乡村孩子做了一张救命的网?

一个公益组织如何联合10个县为125万人次的乡村孩子做了一张救命的网?

2017-08-28 12:48:45  来源:大病医保  作者:邓飞    点击数量:969

1

为了给孩子找救命钱

我们要试一试

 

      “大病医保”公益基金项目的缘起,是在贵州省黔西县第一个免费午餐学校。

 

        学校开餐后,校长带来一个女孩子,问:“这个孩子得了肺结核,能不能得到你们的帮助?”我当时一听,是肺结核,很吃惊,肺结核是比较严重的传染病,家长为什么不去治她呢?

 

       据校长说,他们家里有两个肺结核的病人,一个是孩子爸爸,一个就是这个孩子。他们所在的乡村贫困,孩子的家庭采取的策略就是先保大人,把大人治好后,再让大人去外面打工赚钱,回来再治孩子。

       当时我一听,觉得这是不靠谱的——大人要是没治好,或者找不到工作、找不到钱,这么漂亮的一个孩子就没了!所以我说,我们必须去帮助她。

       结果,这孩子就被我们送到贵阳去做治疗,最后,我们用不多的钱,保住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我们“大病医保”第一个孩子,后来她长得很健康,以前那个得肺结核的小朋友,现在长成一个大姑娘了。

 

       他们学校还有另外一个孩子,我发现他走路的时候很奇怪,再看孩子两个脚掌长在脚背后,叫“马蹄足”。

       我又问校长,“校长,为什么他们家里不去治他呢?这孩子的两个脚掌长在脚背后啊,那肯定以后老婆都娶不到。”校长跟我说:“他们家很穷,有三个孩子,所以有一个孩子坏了也没关系。因为他们还有两个其他的孩子,他们要把钱拿来保住另外两个孩子。”

       这是他们乡村的正常逻辑,但是我一想,这个孩子,我们也要去帮他——我在微博上找了一个团队,把那个脚掌长在脚背后的孩子送到北京,通过手术把脚掌切下来装到前面,花两万块钱就好了,就这么简单。现在他也可以像寻常人一样快乐地奔跑,没有问题了。

 

 

       回到北京后,我们就想怎么帮助孩子找到救命的钱。孩子没钱治病这个情况看上去很严峻,在一个学校里就会发现两个被家庭放弃的孩子。我的老师王振耀给我出了个主意——他在民政部救助司做司长的时候,向温家宝总理提出了一个建议,说中国孩子的治病问题,其实也好解决——给每个孩子发一百块钱买一份保险,就解决了。中国有多少孩子呢?中国有4亿个孩子,他说国家一年花400个亿就把孩子治病问题全部都解决了。

       我当时就很兴奋,说总理有没有做呢?王振耀老师又说,这个计划好像有点问题,暂时就没有做。

       我们肯定没有能力筹集几千亿元,存在那里等孩子患大病,然后去治疗。我觉得保险的方法可能要更好,较少的资金服务尽量多的孩子。我跟振耀老师说,您给总理的这个计划,交我们在民间来做吧!我们是公益组织,可以去试错做实验。

       结果,就出现了我们的“中国乡村儿童大病医保公益基金”,我们尝试用保险的方法,来帮助乡村孩子找救命的钱。

2

先攒人,有人就有一切

 

       大家看,起初,我们什么都没有。

       但是我们有一个想法以后,我就开始去找人,谁愿意跟着我们一起给孩子们做“大病医保”呢?我第一个找到了免费午餐基金的爱心大使马伊琍,在接受一个采访的时候联合了主持人普哥,在一个颁奖晚会上说服了主持人杜雨轩。

       后来,我通过诸多方式找到更多的人——《都市快报》的副总编辑姜贤正,杭州大律师金鹰,还有我们的余德耀米董夫妇。我这里特别感谢德耀,在“大病医保”的第一年,他捐了很多作品,在北京,他帮助我们得到了第一个1000万。(在这里,特别要致谢企业家史玉柱,他给我们捐款200万元)。

 

       有了这1000万以后,我们就开始找能帮我们干活的人,因为我们都不懂保险,我们在微博上去喊,有谁愿意做我们的志愿者呀?

       有很多精算师,有很多很多的人跳出来说我们愿意,其中我们很幸运得到了一个精算师,他叫何剑钢,他也可以帮助把关。通过他,我们又获得一帮志愿者,接下来我们就开始找保险公司。

       期间,还有一个事,我们在微博上喊,我们要开工了,谁给我们一间办公室呀?结果,好多北京伙伴给我们找场地,一个叫潇月的导演借了一套房间给我们,就在北京CBD,我们终于有了一个窝,我们真的开工了。

       找保险公司,我们也特别幸运,新华保险第一个掉下来,到今天,新华保险都是我们最重要的伙伴,后来又有了平安保险,又有了人寿保险。

       这些保险界的伙伴让我记忆很深刻,我说为我们的孩子们解决这个问题,大家可能没有钱赚。但是伙伴对我这么说,我们不赚钱,也把这个保险做了。

       为什么呢?他说他们也是为人父母。

       大家可能不知道,别人的保险产品,如果孩子今天的钱没有花完,剩余的钱都流给保险公司了,那就是保险公司的利润。但是,我们这个产品是个例外——因为我们给孩子买保险,譬如买给鹤峰的200万,今天孩子生病花了80万,我们还有120万,这120万不会被保险公司收走,它会留下来到明年继续用。这就是保险公司为我们做出了一个巨大贡献,我们才能走到今天。

3

找到更多吃螃蟹的贫困县

 

       说实话,这是一个创新的事情,肯定有风险,就像我们第一次吃螃蟹。

       那我能找谁吃螃蟹呢?找鹤峰县,因为鹤峰是所有公益项目的试点地区。我找当时的县委书记杨安文,书记一听,能够帮助孩子找到救命的钱,这是大好事呀!县委书记就参与了我们,还变成了我们的发起人。就这样,我们先后有了鹤峰、古丈、漾濞、开化、汉源、怀来、科右前旗、巴东、新晃、孟连,一共是十个县。

       在这里,我们特别要致谢巴东,为什么呢?湖北鹤峰是我们的第一个试点县,但是湖北巴东是我们第一个取得重要突破的县。因为,巴东给我们提出了也要给孩子们掏钱——我们基金会出一半钱,政府出一半钱,这是我们最愿意看到的,政府和我们联合一起去解决问题,这是一个崭新的模型

       在这里,我还是要感谢下我们的好朋友、当年的县委书记陈行甲,谢谢他,是他拍板,来给这笔钱。今天,我们引入了蚂蚁金服,通过互联网+区块链去帮助我们更快、更多得到筹款,然后让捐款更加透明和可视化,我们更加规范跟专业。

       下一步,我们会找更多的互联网公司帮助我们。

4

目的只有一个

   

      但是,问题又来了。

      我要告诉大家一个悲伤的故事。在恩施的一个医院里面,两个孩子得了相同的疾病,都需要动手术,但是两个孩子是不同的命运:一个可以顺利地得到治疗,另一个孩子却必须跟着父母离开。

      为什么呢?有一个孩子是咱们试点鹤峰县的,她有我们的20万保险(目前保障方案已调整为最高保额每人每年30万)的帮助。但是另一个孩子是来自另外一个县——鹤峰的邻县来凤县。

      来凤县的孩子因为没有我们“大病医保”的帮助和支持,只能含着眼泪离开。我们听到这个故事以后,特别难受。“大病医保”的伙伴跑到来凤县里去找到那个孩子说,“你回来再做手术,我们把钱筹回来!”

      我们不能忍受,相同的孩子,相同的病情,在相同的病房里面却是两种命运

     

       所以,我们要做更多的县,我们要去帮助更多的孩子。今天我把其他的、没有做“大病医保”的县邀请过来,我们希望其他县的伙伴看到我们的努力,看到我们的价值,参与其中,帮助更多的乡村孩子。

       第二,我们要去联结更多的团队,帮助做筛查的,帮助孩子找更多技术工具治病的,我们要形成一个联合体,然后去解决孩子更多的问题,我们形成这样一个生态圈,有上游中游下游,咱们合作起来。

      第三,我特别要和我们新华、平安和人寿的伙伴讲,我们能不能去to C。现在我们是联合县里的伙伴,是to B。下一步,“大病医保”已经有5年了,我们已经有了系统、平台和解决方案。我们能不能把全国的孩子召集起来,让他们进来,在一个系统里面享受“大病医保”服务。

 

       这个工作是我中午时候想出来的,我把它抛出来,这个问题能不能解决,我们需要保险界专家来思考,来看看是否可行。筹款永远不是问题,如果4亿孩子就统一在一个盘子了,我相信,一个孩子七块钱、八块钱就可以了,这个钱我们可以去筹,我们也敢去筹。

       我们做的目标是什么呢,我们把模型做好,以后交给政府。刚才我们也看到了,鹤峰县人民政府刚才代表10个县来做分享,在公益组织的模型支持下,他们的政府表现出了强大的主体意识,政府在调整,在改变——来自政府的改变才是根本的、大规模的和持久的,我们一直说,公益组织机动灵活,是小白鼠,我们是做实验,积累经验,最后做模型,我们其实不是解决问题的主体,所以我们乐意支持和配合政府去做大规模变革,解决社会问题。

 

      最后,大家看到的是两个娃娃,免费午餐是个女孩,叫做妞妞,餐妞妞;“大病医保”的logo设计呢,是我们另外一个发起人熊菁捐给我们的,他叫壮壮。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这都是我们的孩子,都是我们的未来。我们做公益项目的目的只有一条,每个乡村的孩子,都有公平的机会去改变他们的命运

       我还概括一下我的分享,就是我们中国现在有很多的社会问题,确确实实很严峻,譬如说我们的环境遭到巨大污染和破坏,癌症爆发,每分钟有七个人死于癌症,我们也看到了数据,中国孩子得重病的机会越来越多,比例越来越高,被抛弃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所以我们要行动起来,我们作为父母要行动起来

       最后一段话,这是我六年做公益的心得,我很乐意跟大家分享:我们是怎么来解决问题的?

 

       首先我们要转变关系,我们和政府不是你做或者我做,不是非此即彼,我们是一个合作的关系;捐款人不仅仅是我们的捐款人,他就是我们行动的主体。保险公司不仅是我们的外包方,商业也是我们的伙伴。

       关系改版以后,我们整个系统的结构也发生了进化和升级,我们就可以共同去创造,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智慧出智慧。政府、商业和社会,我们各就各位,各尽其能,各得其所,我们一起柔软改变中国。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