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乡村需要什么样的支教?

乡村需要什么样的支教?

2017-08-16 10:14:54  来源:燕赵都市报  作者: 刘岚    点击数量:2251

       从孩子们手中接过火红的支教荣誉证书,把朝夕相处一个多月的山里娃拥进怀里,赵冬冬和他的小伙伴们心里既温暖又伤感。支教活动结束,分别的时刻,彼此已难舍难分。

 

       赵冬冬,石家庄铁道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大二学生,7月初刚刚放假,作为支教团队的队长,他就带着20多人进驻石家庄市赞皇县大山里的阳光小学,开始了从学生到老师的角色转变。

 

       赵冬冬的支教团队是被阳光小学从众多支教队伍中“招标”过来的。

 

       乡村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支教,支教活动意义何在?阳光小学与石家庄铁道大学的支教团队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把支教活动“招标”出去

 

       “学校每年都有支教活动,今年尤其成功!”赞皇县阳光小学校长曹增利对石家庄铁道大学的支教团队十分感激,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山里的孩子度过了安全快乐的暑假,支教大学生也是收获满满。”

赴赞皇县阳光小学支教大学生团队合影。

 

       今年的支教为何“尤其成功”?曹增利坦言,原因是学校对支教队伍的精心选择和支教活动开始前双方的精心谋划。

 

       阳光小学是赞皇县大山里的一所寄宿制留守学校,目前全校130多名学生中的67人是留守儿童,5个孤儿,18个特困孩子。每到假期,这些孩子的假期安全与教育令人牵挂。近几年,学校为这些孩子提供了免费托管,并通过引进假期大学生支教队伍解决师资不足等困难。

 

       乡村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支教,如何才能把支教活动做好?

 

       总结几年来学校引进支教活动的经验,曹增利校长认为,最起码要做到两点:“一是支教时间不能太短。否则,一两周的时间,孩子和老师还没磨合好就结束了,容易走过场;二是必须赋予支教志愿者充分的‘权力’,让他们成为主角,课程安排、支教团队内的分工合作等都要事前做好计划,带着责任感的支教才能‘走心’。”

 

       基于以上考虑,曹增利根据学校实际制定了一份阳光小学支教协议书,决定对支教队伍实行“招标”。

 

       “今年二月份刚开学,我就接到很多大学和社团联系暑期支教的电话,彼此有了大概了解后,与几所意向院校进行了深入沟通。”直到4月份,阳光小学才和石家庄铁道大学签订了今年暑假的支教协议。

 

       给支教团队充分的管理权

 

       阳光小学与石家庄铁道大学签订的暑期支教协议中明确:本次支教活动为期四周,期间,阳光小学将管理权、授课权全部委托给支教团队。

 

       “支教团队按照学校岗位设置校长、班主任、任课老师。阳光小学只安排两位值班老师负责对接协调、解决突发事件等。”曹增利说,“这样一来,在一个完整的组织机构中大家各司其职,支教团队的每个成员都要担负起责任,也能得到充分锻炼。”

 

       “协议的签署、职责的分工,的确带来了沉甸甸的责任。”赵冬冬在团队分工中担任校长的角色,“我是第一次组织这样大型的支教活动,从支教志愿者的招募、教学物资的准备,到支教内容的设置等,充分吸纳团队的智慧并精心做了计划。”

 

       “暑期支教应该与学校平时按部就班的课程不一样。”赵冬冬认为,支教应该是学校日常教育的有益补充,“所以,除了语文、数学、英语等文化课的辅导之外,我们发挥志愿者的不同特长,设置了历史、手工、美术、音乐、体育、礼仪与口才等既能锻炼思维又能开阔视野的科目。”而且,赶赴支教学校之前,志愿者老师都就各自负责的科目制定了详细的教学计划和教学目标,并在充分备课后进行了试讲,以便合格上岗。

 

       从焦头烂额到游刃有余

 

       尽管支教开始前,志愿者老师们都做了充分的准备,但现实仍让初来乍到的他们焦头烂额。

 

       “管理一所学校绝非一份完美的书面计划就能实现的,我们扮演的角色也绝不是支教老师那么简单。课堂上,我们是授人以渔的教师;课堂下,我们是能谈心、会开导的哥哥姐姐;午休或晚休,我们是严格的寝室管理员;孩子们熟睡后,我们又是细心掖被角的叔叔阿姨。”赵冬冬说,一个月下来,大家从最初的不知所措、焦头烂额,练就了在教师、哥哥姐姐、叔叔阿姨以及学校管理者、临时医护人员等角色间自由切换的本领。

 

       付出诚意也会收获真情。一个月的朝夕相处,孩子们对支教老师也从刚开始的陌生人般的羞涩一笑,变成了无所不谈的融洽。在支教老师韦小忍18岁生日那天,孩子们还特地在黑板上写了大大的“生日快乐”,以这样的方式表达对支教老师的尊敬与喜爱。

 

       “不仅孩子们在表达被爱后的感恩,乡亲们也给了我们太多的肯定和感激。”赵冬冬说,支教老师去家访,每一户都会热情地留老师吃饭;退休后仍坚持在阳光小学免费授课的“教师爷爷”李振平,还专程带着自己的亲笔信到学校表达敬意;支教结束的结业典礼上,孩子们为支教老师们颁发了火红的证书,一个个拥抱、一行行泪水表达着他们对老师的不舍。

 

       “凡此种种,带给我们的不只是感动,更有一种坚持的动力和一定要将支教活动做好的使命感。”谈起这些,赵冬冬非常激动。

支教大学生与阳光小学孩子们的开心时刻。

 

       给孩子们看世界的勇气

 

       暑期支教意义何在?支教活动结束,留给志愿者的不光有感动,还有他们理性而冷静的思考。

 

       “在教学内容上,暑期支教绝不是去办免费辅导班,而是兴趣教育的有益补充。而教学之外,支教的意义同样重要。”

 

       “陪伴也是一种快乐。”志愿者刘正说,“留守儿童长期缺乏亲情的抚慰与关怀,缺少倾诉对象,导致沟通能力不足。刚开始,我们班的孩子在我宿舍门外扒着门框偷偷地看我,却不敢主动进来和我说话。”

 

       “留守孩子因父母长年在外,内心孤独,需要爱与陪伴。”志愿者郭明暄说,“支教老师应该和他们成为朋友,真正走进他们内心,给予他们温暖。”

 

       在志愿者白雪眼里,支教活动的价值还在于“带给乡村孩子们出门看世界的勇气。乡村孩子最缺乏的不是接受知识的途径,而是成长过程中的引路人。”

 

       在与孩子们的接触中,志愿者刘鹏彬感到,“家庭教育的长期缺失造成留守孩子学习目标的盲目与随大溜。简单来说,不少孩子缺少的是梦想,他们从未或不敢想象自己的未来,遑论为了未来而努力。”

 

       让山区孩子们慢慢地了解外面的世界,树立正确的生活与学习的目标,明白努力的意义,进而获得不断奋斗的动力,正是支教志愿者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期待短期支教长期化

 

       “本次支教活动是我们学院暑期支教时间最长、参与人数最多的一次,从支教效果上看也很成功,我们也会从中给未来的支教活动总结探讨更可行的方式和路径。”此次支教活动的带队老师、石家庄铁道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团委书记马祥旺说。

 

       “以往大学生对支教活动的认识常常太过于理想化,并不了解支教对象的实际情况和需求。从这次支教活动看,唯有先了解实情,才能开展教学。”

 

       马祥旺说,从现实情况看,偏远乡村学校除了资源少,文化环境、家庭教育同样不足。这就要求支教大学生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支教活动前,一定要让志愿者明白支教的目的并进行培训。

 

       另外,支教志愿者应该思考“我带来了什么,带走了什么”。支教要让志愿者和孩子们共同受益,不能仅是单方面的收获或付出,同时,又不能给支教学校带来负担和困惑。

 

       志愿者安佳迅认为,暑期支教活动只是个起点,支教应该长期化,对支教对象进行跟踪式教育。“短期支教可以给孩子适当引领,但是形成长期习惯还需不断巩固。志愿者可考虑和支教对象建立长期联系并与家长保持适当沟通,适度参与孩子的成长教育。或者,一个学校固定一个支教点,让支教内容传承延续。”

 

       对于乡村学校来说,志愿者暑期短期支教可以为学校注入活力,搭建起孩子们与外界沟通的桥梁。长期从事农村教育的曹增利说,乡村教学相对比较枯燥,而且缺少特岗教师。如果通过短期支教长期化补足乡村教育的短板,对乡村教育而言,确实是有益的、令人期待的。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