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跨界资讯>  “打拐神器”上线:新技术有望终结“失踪人口”难题

“打拐神器”上线:新技术有望终结“失踪人口”难题

2017-08-09 11:17:52  来源:公益资本论  作者:田甜    点击数量:2104

 

 

       2016年2月8日,大年初一


       河北廊坊的李老太太出门遛弯时走失,几小时后还未回家,她今年82岁了,家人很紧张,报了案,然后全家人上街寻找。

 

       当天,新浪微博和廊坊当地的一些论坛上,比今日头条早一天出现这则寻人消息,但一天过去了没有任何线索。


        2016年2月9日,大年初二


       在“今日头条”里负责地方新闻资讯分发的曾华看到了李老太太走失的新闻,他先打电话找老太太家属核实,在得到确认后,他制作了一条寻人消息,通过今日头条APP弹窗发送给廊坊市所有用户,“大约有28.2万人次”。

 

       当天,家住廊坊三河市的一名女士收到今日头条的弹窗,她点开看了看李老太太的照片,这不就是几小时前上门要水喝的老人吗?这名女士拨通了寻人消息上留的电话,向李老太太家人提供线索。

 

       5小时后,李老太太在三河市火车站附近被找到。

 

       曾华没想到,应用一个普通的互联网技术,找回失踪老人竟然如此之快。开年上班后,曾华向公司提议成立一个寻人项目小组。


 
       他的建议得到今日头条副总编辑徐一龙的支持。今日头条在分发内容时,有兴趣和地域两大维度。在徐一龙看来,寻找老人符合今日头条的地域推送属性。老年人行动缓慢,一般来说也不会发生类似拐卖儿童的事件,在走失后几小时内,可以估计出不了方圆一定范围之内。


 
       事实上,“技术寻人”作为一个公益项目早已在这家IT公司启动。2015年开始,今日头条和寻人网站宝贝回家合作,宝贝回家在其上建立了头条号,只要有孩子走失,该头条号会在孩子走失的城市及周边城市推送寻人信息。“但当时我们只是作为地方新闻推送,还没有真正去想如何通过我们和社会的力量把走失的人找到。”曾华说。


 
       在李老太太的事情后,今日头条把老人也纳入了寻人项目。
 

精准推送·发动群众力量

 
       2016年2月下旬,“头条寻人”正式上线。它开通了新浪微博和邮箱,接收寻人消息。2017年6月份,今日头条APP还上线了一项寻人的新功能,失踪人员家属可自行在APP上填写寻人信息。


 
       为了核实消息,头条寻人工作人员在接到寻人需求后先打电话给发送人:您和走失人员的关系是什么?是否已经报案?您在哪个派出所报案?曾华说,他们进而再打电话向派出所核实。


 
       如果走失人员家属还未报案,工作人员会建议立即报案。在现行法律法规下,警方接到儿童失踪消息后必须作为刑事案件立案;老年人走失虽然够不上刑事案件,但派出所通常会登记。


 
       与发送人聊上5~10分钟后,工作人员基本就能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如果电话那头语气平淡,听上去对走失人员漠不关心,这时该寻人消息就先不发,有待进一步核实。


 
       头条寻人的弹窗规则更加细化。曾华介绍,不再是推送给案发城市所有用户,而是以老人走失地点为圆心,预估他在失踪时间内步行所能达到的最大半径距离,在该圆形区域内精准弹窗。如果老年人失踪是在1小时内,估计他走不出方圆5公里,失踪时间越长,推送同心圆的面积也相应越大。

 


今日头条在手机端的弹窗消息


 
       截至2017年7月20日,头条寻人共弹窗找回2585人。


 
       事实上,通过精准推送寻找失踪人口的公益项目不只今日头条一家在做,多家互联网公司均在探路。


 
       2016年5月,阿里巴巴集团与国家公安部合作,推出了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它的运作逻辑与头条寻人相似,以儿童失踪地为圆心,失踪1小时内,定向推送到方圆100公里范围内;失踪2小时内,方圆200公里范围内;3小时内300公里;失踪时间超过3小时,推送范围则为方圆500公里。


 
       目前,“团圆”系统已接入新浪微博、高德导航、支付宝、腾讯QQ、百度、今日头条等21个新媒体和移动应用。

 


       “儿童失踪绝大多数是离家出走,他有可能乘坐其他交通工具,儿童被拐这些个别案件也时有发生。”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总监魏鸿说,“比起老年人走失,相同失踪时间内推送范围要更大些;但也不能无地域限制地推送,一来无效、打扰用户,还给人造成不切实际的恐慌,感觉社会上一天到晚在丢孩子。”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打拐办副主任孟庆甜表示,最近几年全国每年发生儿童失踪案件为1000多起,其中属于拐卖儿童的,占比不到5%。曾经有媒体报道,全国每年有20万失踪儿童,公安部不得不出来辟谣。“不过事后反思,主要在于当时全国打拐民警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协作平台,更别说基于平台数据的信息官方发布渠道了。”孟庆甜说。


 
       在阿里,只有安全部的6名技术志愿者利用业余时间来开发团圆系统。魏鸿回忆,他们一次次飞北京,跟公安部打磨团圆系统的细节。最开始沟通并不顺利,公安人员性格直爽,阿里的技术员也很有主见——但他们必须真正领会项目需求、打拐流程及各种注意事项后,才能将需求转化为具体产品。有几次,公安人员说话技术员无法理解,双方争执了好几回才对产品的若干细节达成一致意见。


 
       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于2016年5月15日正式上线。上线第二天,系统内还留下一条寻人信息。5月13日下午4时左右,一个名为“吉斯么吃作”的2岁女童在河北衡水火车站附近失踪了。一开始,魏鸿以为是测试信息,她赶紧联系发送的民警。魏鸿得到回复,这条是真人真事所以才没删除,吉斯么吃作是一名彝族女童,父母在火车上睡着了一会儿,睁开眼睛后发现女儿不见了。


 
       “团圆”对外发布寻找吉斯么吃作的消息,5月15日,女孩被警方在河南郑州从犯罪嫌疑人手里解救。当天,马云在新浪微博写道:“改变世界的不是技术,是技术背后的梦想和责任!互联网打拐,阿里巴巴为有这样的同事而骄傲。”


 
       寻人成功与否不光看技术有多牛,它是由平台连接的社会力量、走失人员状况等多种不确定因素共同决定。“工程师都追求完美,他们希望百分之百找回,不然会很沮丧。”魏鸿说。
 

人脸识别技术·众里寻他

 


在尝试“刷脸”的马云

 

       寻人成功与否,不光看精准推送,能否将失踪人口“认”出来,是更要紧,也更高难度的事情。


 
       目前,在腾讯内部,专注于图像处理、机器深度学习的优图实验室正在尝试,将人脸识别技术应用到寻人场景中。


 
       它可以帮助失踪人员反向寻找家人。当人们在路边看到疑似走失人员时,随手拍张照片上传至平台,系统就会通过人脸识别算法,将该照片与公安部门的失踪人口库进行比对。


 
       但是,人脸识别技术在寻人场景的使用要比实验室复杂得多,一个人走失多年后,容貌会发生改变,光线等环境因素也会影响比对结果。该项目一度在腾讯内部被叫停。


 
       2015年9月,优图实验室在国际知名的人脸识别数据库MegaFace做过一次模拟寻人场景的评测,结果显示,当时的腾讯的人脸识别算法的准确率只有40%。。


 
       优图实验室工程师李绍欣博士毕业于中科院,他在该项目中负责人脸算法。面对40%的测试结果,李绍欣有点难以接受——这意味着他写的代码并没有发挥作用。


 
       “从这个项目中,我们团队都有了危机感,研究成果落地才能产生价值,我们更加领会这句话的含义。”优图实验室高级产品经理周可菁说。


 
       后来,李绍欣带领项目团队对算法深入优化,又花费了近两年时间,今年3月,优图实验室再次挑战MegaFace,这次准确率为83.29%,这个成绩超过了美国的谷歌公司,全球第一。周可菁之后和李绍欣聊天,李动情地说:“研究产品模型就像自己养了一个孩子,我每天多教他一点点,他总会越来越聪明的。”


 
       6月中旬,2017中国互联网公益峰会上,周可菁正式发布优图实验室寻人项目研究成果“优图天眼寻人解决方案”。目前,该方案已应用于福建省公安部门,不过在优图的几名工程师看来,其人脸识别技术仍有很大的突破空间。
 

 

 

科技有情义·“天下无拐”不远了

 

       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或发起寻人项目,或参与分发寻人信息。“我们的初衷,也是想唤醒更多人一起来关注寻人。”曾华说,“不只是互联网公司,我原来也是媒体人,希望更多媒体也参与进来。”


 
       头条寻人项目组在工作中,会运用调查记者的思维方式,对每一个成功寻人案例进行复盘。电话联系每一名当事人,证据链环环相扣,才可证明是头条寻人弹窗对成功寻人起到关键作用,项目组也在复盘过程中总结运营经验。


 
       很多疑似走失人员被好心人发现后,会被送往救助站,由救助站再帮助他们寻找家人。有的老年人或成年人患有精神或智力障碍,他们已在救助站生活了多年,头条寻人项目组曾多次接到救助站的电话。


 
       2016年7月4日起,今日头条与民政部社会事务司合作,头条寻人今后将推送全国2000多家救助站的寻亲信息,帮助走失人员回家。推送规则有两种方式,除了以走失地点为圆心区域推送,走失人员的家乡地也在推送范围之内。


 
       今日头条运营总监王一波说,今日头条准备自己研发或购买一批防走失智能设备,比如手环,免费发放给有需求人群,他们已谈过几家供应商。

 


 
       在发放人群选择上,今日头条会优先考虑通过头条寻人找回的人,“尤其是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老人,他们很可能会多次走失。”此外,头条也会与公益组织合作,发现有需求人群。


 
       2017年5月15日,团圆系统上线一周年。截至当天,系统共发布失踪儿童信息1317条,找回1274人,其中离家出走750人,解救40人,遇害29人,找回率为96.74%。魏鸿说,团圆系统是和公安部打拐办合作建立的,公安民警是寻人的主要力量,找回率肯定比依靠社会力量寻人的平台高。


 
       日常工作之余,阿里安全部志愿者会检查团圆系统发布的信息。如果发现关键信息有错字、图文搭配错误,志愿者会第一时间联系发送人更正。他们还负责收集民警使用团圆系统后的感受和需求,对系统升级,目前团圆系统已上线3.0版本。


 
       “让科技有情义”,这是阿里巴巴首席风险官刘振飞常挂嘴边的一句话。刘振飞也在思考,团圆项目还可以做什么?现在大城市每天都有老年人走失,团圆项目可以做寻找老年人吗?“不过这不在公安部打拐办职责范围内,寻找老年人还需要连接更多社会力量。”刘振飞说。


 
       一项技术应用上线后,通常都是希望它流量和使用频次越多越好。不过对阿里安全部的技术员来说,当有一天人们不再需要“团圆”——天下无拐——那是“团圆”最好的结局。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