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NPO募款预算如何规划?定义合理范围,妥善经营捐款人

NPO募款预算如何规划?定义合理范围,妥善经营捐款人

2017-08-09 09:55:15  来源:公益交流站  作者:余孟勋    点击数量:475

 

       台湾的绿色和平(Greenpeace)前阵子成为媒体焦点,但或许更令 NPO 工作者好奇的是该组织每年超过新台币 2 亿元的募款能量及专业方法,包括街头募款技术及针对捐款人心理及行为的设计。

 

       不过,募款的专业化在台湾受到很大的压抑,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捐款人对「花钱募款」仍有疑虑,例如创世发奖金给募款团队曾引起关于劝募伦理的批判。实务上 NPO 究竟如何思考及编制募款预算?合理的募款成本是多少?如何加以管理?本文以一个从事教育议题、进入成长阶段的中型 NPO 为例,扼要介绍预算编制、再谈合理的募款成本,最后提供几个用来管理的指标。

 

       预算编制:反馈及修正的循环

 

       一般来说预算编制的方法可分为 2 种,较常见的是拿前一年度预算予以增减,因为简便而且依循着组织的规模及成长脉络,所以较普遍;另一种叫做零基预算(zero-based budgeting),顾名思义就是要排除过去的影响、完全就当下的状况重新思考,好处是不被过去所限制、适合应用在组织策略转换的时候。例如个案 NPO 因成长需要而打算扩大投入多种不同类型的劝募活动,较适用后者,也就是不参照过去的经验、直接编列预算。

 


       NPO 究竟如何思考及编制募款预算?合理的募款成本是多少?如何加以管理?图/Olichel @ 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预算的编制是多次反馈/修正的循环,通常无法一次到位,步骤包括──

 

       1. 首先,由相关人员提出预计执行的计划及具体金额,例如增聘募款专员几人、编印多少刊物、群众募资成本、反馈物制作包装运送费用、投放媒体广告成本等。

 

       2. 接着,整合这些计划,共同讨论确认是否符合组织的要求,包括能否合理达成组织的捐款收入目标、是否有合适的行政能量执行这些活动(不能只单看活动本身,还要考虑人力)、金钱成本是否合理(后述)等。

 

       3. 初步讨论后,针对这些计划予以修改或排序,调整出目前觉得最适的组合,甚至可以一次编列 3~5 个年度的预算,以中长期的观点来摆放这些计划。

 

       4. 将募款预算放到完整的财务预算中,就组织整体及长期考量,再做必要的讨论及调整。比方说,如果余绌情形不理想,那么是否要保守的缩减募款预算,抑或积极扩大对劝募的投入,就完全是策略问题,而不只是财务问题了。

 


       预算的编制是多次反馈/修正的循环。图/Cobanams @ 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募款成本怎么样才算「合理」?

 

       募款成本没有明确的单一标准,因为会受到捐款人的主观判断,以及组织型态不同等因素影响。以个案 NPO 为例,建议后勤行政成本(overhead cost)──包含募款成本(fundraising cost)及一般行政成本(administration cost)──约为收入的 10%~20%,考量如下:

 

       1. 《公益劝募条例》第 17 条规定劝募活动「必要支出」(overhead)的级距,例如劝募活动所得在新台币 1,000 万元以下为 15%。虽然该条例仅规范公益劝募项目,但条例订定前曾征询专家及 NPO 意见,所以对 NPO 整体运作仍具参考意义。

 

       2. 依据台湾联合劝募 2014 年财务报表,2014 及 2013 的行政支出(overhead)占总收入约为 11~13%(以后年度因未提供功能别费用明细而无法得知)。联劝是中介型机构,其运作方式为向捐款人劝募后再补助其他 NPO,因此募款活动本就较重要,理论上募款成本所占比率也较一般NPO为高。联劝与非特定类型的各种捐款人接触频繁,因此它的支出比例可视为一般捐款人大致接受的样态。

 

       3. 参照台湾教育议题的组织,较成熟的人本 2016 财务报表当中,行政支出(overhead)约占收入的 9%;同属新兴组织的为台湾而教 2015 学年度报表中,overhead 是 19%。这应该跟新兴组织仍需建构行政能量及接触捐款人有关。

 

       4. 以美国来说,评等机构 Charity Navigator 是以 3 年平均计算募款成本(fundraising cost)、依据不同类型 NPO 有不同标准,针对「青少年教育方案与服务」(Youth Education Programs and Services)不可超过 25%──

 


       表/作者提供

 

       可供参照的是美国类似组织 Teach for America 2015 的募款成本为 9.4%。

 

       募款效益的指标,评估组织募款成效

 

       既谈到合理的募款成本,就必须谈到管理用的工具。此处假设个案 NPO 全年捐款收入 400 万元,其中前 5 大捐款人的捐款合计 300 万元,全年总支出为 350 万元,含募款成本 80 万元:

 

       指标 1:Charity Navigator

 

 

       Charity Navigator 所定义的募款效率(fundraising efficiency)是每募得 US$1(美金 1 元,约台币 30 元)所需的成本,计算方法为「募款成本 ÷ 捐款收入」。针对「青少年教育方案与服务」,每 US$1 的捐款不能花超过 US$0.5 (美金 0.5 元,台币约 15 元)的募款费用,换句话说至少要留下一半:


表/作者提供

 

       试算个案 NPO 的募款效率为 80 ÷ 400=0.2,依 Charity Navigator 的标准是良好的。

 

       指标 2:BoardSource

 

       提供 NPO 治理工具的 BoardSource 则认为募款决策是捐款依赖度与募款效益间的权衡:

 

       (1)依赖度(dependency quotient)或捐款集中度,是指组织整体支出依赖大额捐款的程度,计算方法为「前 5 大捐款人捐款总和 ÷ 组织总成本」。试算个案 NPO 的依赖度为 300 ÷ 350=86%,这是明显偏高的。

 

       (2)募款效益则是在募款成本之上、每募得 1 元的成本是多少。与 Charity Navigator 观点略有不同、采用较接近「边际」(marginal)的概念,其计算方式为「募款成本 ÷ 募款净收入」,而募款净收入是「募款收入﹣募款成本」。。试算个案 NPO 的募款效益为 80÷(400﹣80)=0.25 。

 

       (3)组织所要权衡的,是依赖少数捐款人但承受过度集中的风险,还是投入开发更多捐款人但要付出相应的成本。透过指标的追踪,可以掌握组织的风险变化及募款活动的成效,指引概略的方向。

 

 


       图/@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捐款人关系与预算编制,都必须长远经营

 

       NPO 一方面面对大环境经济紧缩的竞争压力,另一方面需要取得更多资源才能扩大影响力,因此无论从营运风险或实践社会使命责信的角度来看,有系统地思考劝募策略是必要的。但过高的、不符捐款人期待的募款成本,却又会提高劝募伦理风险。因此,募款成本的管理关键在于如何定义合理的范围,以及如何嵌入组织决策思考及运作。这没有单一答案,必须视个别组织的运作状态及内外部关系而定。

 

       需要注意的是,经营捐款人关系未必能立竿见影,而且有一些基础作业必须进行(例如较完整的捐款人资料搜集及分析),所以募款成本带来的捐款效果不易在短期内具体量测,更不用说辨认其能造成的社会影响了。此外,如同后勤行政成本迷思(overhead myth),过度讲求效率或效益反而造成组织自我剥削的结果。简言之,这些流程或指标可以提供讨论的框架或信息,但比起数字,或许讨论过程所展现的价值选择及共识更有意义。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