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温铁军:乡村建设中的社会企业

温铁军:乡村建设中的社会企业

2017-07-21 10:47:01  来源:社会创业家  作者:温铁军    点击数量:2532

       乡建队伍的年轻人最近在福建的培田古村搞民宿办“众筹”。往小处看是做个客家特色的美丽乡村项目,往大了看则是面对当代“全球竞劣,岂有完卵”的“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做出一种积极应对,往历史上看则是农业文明与生俱来的社会生态的一种延续。

 

 

       若愿意以小看大,我想藉此告诉各位,早在2001年我的一篇文章就以“全球化与世界法西斯主义”做标题。在记者当年采访中我就说过:之所以在世纪之交重启前辈开创的“乡村建设”,并不仅是建设乡村,而是为身处全球化变局而尚有自觉性的人打造几条“挪亚方舟”……那时以来,我一直希望人们愿意借鉴真实历史,知道在百年激进的现代化之外还有一个社会民众广泛参与的、去激进化的百年乡村建设。一十六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如今已是“喜看乡建千重浪,遍地青年下夕烟”!

 

 

       当前大变局之下最值得关注的,是上一个世纪之交起步的中国百年乡建。其中有一批社会企业家。在清末和民初两个时代都有重大历史作用的张謇,堪称世上第一个社会企业家。

       “社会企业”这个概念是在西方遭遇到全球化大危机之后才逐渐作为一个新的概念提出。而张謇作为1894年参与实业救国的社会企业家,抱定“村落主义”辞官回乡,做的就是具有“在地化”性质的社会企业。他在南通创立大生公司,发起农会配合农田水利建设,形成农业增量来支持纺织业;接着兴办交通运输、银行和保险,再将一二三产综合经营的收益用于投入本地教育、文化和社会福利。张謇之后继往开来的是1925年在四川创办民生公司的卢作孚,他立足北碚镇开展了近30年在地化试验,产生的所有收益都用于本地教育、科技,和社会民生事业。这些乡建前辈中的社会企业家,留给历史的是值得当代地球人借鉴的经验。

 

 

       因为最早的社会企业产生于中国。社会企业家从来就把实业救国做为企业目标。所以,中国的工业化快于所有附庸西方的前殖民地国家。而新中国建立以来的实业家,大都应该算是社会企业家;直到1990年代某些既得利益集团假借照搬来的理论搞的所谓转型。好在社会大多数人警醒着!好在还有乡建年轻人下基层开启社会资源。期间开展的从志愿者干起形成社会资源再向实业的演变过程,也仍然遵循百年乡建运动中前辈创立的社会企业的基本属性。

 

 

       当代的乡村建设早已经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网络体系,因为内在具有“自由进退”的大众民主特性而有成千上万的人参与其中。中央2007年提出的生态文明发展理念和2008年提出“两型农业”目标之际,我们率先创办了第一个生态化的社会企业“小毛驴市民农园”,一方面让农业回归社会化和生态化,倡导对地球、人类文化与价值等关怀;另一方面鼓励乡建志愿者进城,构建城乡融合的桥梁。现在,这种市民参与式社会生态农业已经遍地开花。在推广中,不少人已经意识到了百年激进的病根,试图以相对平和渐进的方式推进生态化的社会经济发展。大众参与的众筹,就是其中体现公平公正的、包容性的社会企业运营方式。

       乡村建设及其社会企业发展,都需要踏踏实实去做基层工作的年轻人。这个序言推荐的滋农游学的乡建年轻人张琪,就是在大学期间接受了乡村建设培训,从此一干就是8年的比较有代表性的人物。在他们的学习和实践中充满对乡土社会的扎实体验,也形成了对乡村生态化发展的思考。

 

 

       当代的乡村建设本身就形成了很多社会企业,滋农游学是其中的一支。他们提出引导城市再识乡土,协助村民共建乡土的理念,能够深度挖掘乡土社会的文化、历史、手工艺和自然等资源,据此开发成能够深度体验的游学项目,并将村庄的闲置房屋进行民宿改造,提出民宿+在地文化体验的设计,既要满足城市周末休闲度假的需要,也带领城市居民去重新发现生态乡村的美好,以此促进城乡融合发展。

 

 

       新世纪中国的一个重大变化,就是中产阶级的崛起,极大改变了乡村业态结构。于农业和形成资源环境高度相关的休闲旅游、养生体验等消费需求都在快速增长。千差万别的、和自然紧密结合的乡村生活,最能吸引中产阶级对三产化农业的需求。这个新业态所要求的休闲农业,得体现“三慢”(慢城、慢食、慢生活)特点。这个业态要求的养生农业,也必须符合生态文明的多样化内涵才具有体验功能——在多样化的生态农业中就内生着这种体验功能。

 

 

       中产阶级下乡创业的浪潮已经兴起,他们更多表现个性化特质恰与千差万别的乡土社会有机结合,特别是人文资源、旅游资源相对丰富的地方,最具有“后发优势”。以前基层干部和农民对身边的资源环境、传统文化,大都没有价值意识;但是在下乡创业的市民眼里,这些过去不产生GDP的资源可能是更有价值的。市民下乡能够对各种农村资源重新“赋值”。比如一堵老辈人留下的夯土墙,在农民眼里是代表贫困的旧物,但市民看上了就愿意出钱保留并且利用改造成景观墙。这就是对乡村传统资源的重新赋值。据此来看滋农的张琪做民宿跟别人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不仅提供城里人需要的舒适,更重要的是它还担负着在地文化梳理、合作组织培育,老屋新生等乡村复兴等重要的功能,而这恰恰最有生态文明的价值。

       但愿大家愿意从21世纪中国转型的生态文明战略角度,理解我这个序言。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