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NGO发声>  梅冬|“新一千零一夜”之后的故事

梅冬|“新一千零一夜”之后的故事

2017-05-11 10:36:34  来源: 21世纪教育研究院  作者:梅冬    点击数量:2513

       梅冬


       北京歌路营教育咨询中心副总干事

 

       本文根据梅冬先生4月22日在第二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上的主题发言整理


       很荣幸今天在这里演讲,现在还远远谈不到我们(歌路营)很著名,我们在农村寄宿留守儿童问题上的探究刚刚起步。前面两位老师讲的东西非常受启发,他们所做的很多的探索是在教育的体系中,在面向教育当中,而我们歌路营作为一家社会的公益性组织,我们所做的很多的事情,是在外围发生的,很多的探究和在学校里所做的事情比起来,我们面对的困难和挑战要小很多。因为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我们可以跳出来,面对一个单独的问题去解决,而他们所要面对的是学校的系统,与整体孩子多元的问题要去解决。我们站的立场不太一样!

 

       产品化规模化解决留守儿童心理问题

 


       既然大会让我们讲“新一千零一夜”在上一届LIFE峰会以后做了什么工作?在座的很多老师可能还不太知道“新一千零一夜”,我先简单回顾一下“新一千零一夜”是什么?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一个思路,希望怎么样以产品化和规模化的方式来解决留守儿童的心理问题,这个心理问题是什么呢?这个事情发生在2012年年初的时候,我们在西部农村调研的时候发现中国农村地区,特别中西部地区产生了大量的寄宿制学校,他们其实从撤点并校之后就陆续出现,直到2010年这个数据突破了10万所,与此相对的是寄宿制留守儿童的群体的出现,就是在农村的住校生,他们中间1/3是留守儿童。

 

       寄宿制也是我们国家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手段。它确实解决了孩子们有学可上的问题。但寄宿制学校的管理和老师在应对这个群体出现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发现缺乏很多的方法和手段!

 

       我们在2012年看到的最让我们痛心的情况,是我们在2012年3月去农村调研的时候,在一个晚上,去一所农村寄宿制学校,跟校长去宿舍查寝,没有多久宿舍熄灯,宿舍里就传来孩子哭的声音,一个孩子哭了,整个孩子都哭!很多宿舍开始哭,和校长交流我们才知道,在寄宿制学校,这些孩子留守的情况非常普遍,在每年开学的时候,他们特别想爸爸妈妈,在睡前的时候孤独感非常强烈,而只有两个老师在轮流的看管,用校长的话来说,哄都哄不过来,他们也无能为力。

 

 

       在看到这样的情况后,我们在全国走访了102所学校,中部、西部、东部我们全部去了,发现是在中国普遍存在的现象!于是这就给了我们一个非常大的难题,我们只有6个人非常小的公益组织,我们想这么大群体的社会问题,这么普遍存在的情况,就连在睡觉前睡不好的这个事情,在农村地区,特别是中西部都是普遍存在的,而且几乎一模一样!

 

       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去了102所学校,我们也搜罗了所有的文献资料和所有学者的研究,我们把这些孩子的问题做了一个聚焦,我们想这些孩子面临的问题是怎么产生的?究竟聚焦在哪些方面?因为我们的机构主要关注孩子的心理成长的,我们只能做这块心理的问题。

 

       我们看孩子面临的问题,特别是我们发现最后两个数据,抑郁风险和同伴关系非常糟糕,3000多万孩子的问题,严重的心理状况。我们做了一个探究,在2012年的8月份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叫“新一千零一夜”,这个想法是源于受到了心理疗愈里故事疗愈流派的启发,我们想能不能用睡前故事的方法,针对这些孩子的心理问题每天晚上放一个睡前故事,让他们在睡觉之前有一个温暖的陪伴。我们所做的是把故事发到学校里,学校要做的是每个宿舍装一个小喇叭,然后每天晚上放一个。

 

       我们做了孩子需求的调研,我们根据他们的需求把故事改编成六大类,2013年,我们制作出我们MVP原型,一共开发了100个故事。当时重庆市教育局听说了我们的想法,就要求我们去重庆试点,我们去重庆那边学校试点,发现学校都有电脑公放,于是我们发一个小喇叭安装到宿舍,最开始做的是光盘版,我们发到学校去。现在我们已经做出了在线播放器,学校可以直接用播放器下载。项目就这么简单。重庆教育局非常喜欢,让我们在每个区县都选一个试点学校。我们本来想做两个学校试点,教育局觉得做两个跟做200个是一样的,让我们压力很大,最终我们还是说服教育局选择了32所学校试点了一年。试点一年后,我们发现孩子们在同伴关系、学校归属感、阅读、写作和心理状况都有显著的改善,2014年3月份,我们评估结果出来以后,重庆周边的教育局陆续找到我们,四川广元,云南水富,青海湟中等,都在陆续找我们!

 

       因为我们也一直在考虑,既然做公益类的项目,特别又涉及到和教育领域相关,就一定要证明它对孩子有效的才是负责任的做法,而刚才那个评估是我们自己做的,我们一直很想知道这个故事到底对孩子长期来说会产生什么影响?2015年我们就和北京大学教育课题研究所合作,对137所学校1万7千多孩子进行为期两年的跟踪,希望从科学严谨的角度,从大规模的评估来验证,睡前故事到底能不能对孩子产生积极正向的影响?很开心的是,我们做了一年,中期的评估已经发现,睡前故事显著地降低了农村留守儿童的抑郁风险和校园霸凌的现象。

 

       特别是对于原本心理问题抑郁风险比较高的孩子,降低的效果更为显著,对于留守儿童的效果也更为显著。最终的评估会在今年年底结束,到时候会有更详细的报告和数据发布。同时我们也看到在这里面,只要学校持续播放故事,它的效果就会越好。

 

       到现在我们在全国27个省358个区县开播,也就是几乎覆盖了全国10%的县,已经有2243所学校每天晚上有630000名学生在听睡前故事,全部是主动来找我们的,我们没有去做一所学校主动地推。几乎都是教育局和学校主动申请的,比如我们筹到一部分资金就开放一批学校申请,学校找我们申请,不是说在这里吹嘘说我们的东西怎么好,在这两年,我们只是验证了我们这个东西确实对孩子有效果,学校也欢迎,所以他们愿意主动的找我们申请。但是我们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同时还有一个思考,我们是一个教育公益性组织,我们做的事情是社会创新,我们认为社会创新就是要用低成本、可能以前没有用到的并不复杂的方法去解决一个已经存在的社会问题,这个问题是很大的群体所共同的。这3000多万孩子的面前,63万仅仅是一个起步。我们接下来做的是往前继续走,让一百万,两百万,三百万孩子解决睡前安稳的问题,不再那么孤独和害怕。

 

 

       新一千零一夜之后


       构建综合干预模式

 

       “新一千零一夜”给我们很大的启发,我们发现在做这样的事情,面对儿童心理问题的时候,我们不是没有想别的办法,“新一千零一夜”也只是误打误撞出来的,我们还有很多失败的想法在背后。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用产品化、在线化,让这个产品低成本,易复制的方式来做,同时是适宜这个群体特点和需求的,能够快速的帮助他让更多的孩子受益,这是“新一千零一夜”很大的启发。所以歌路营放掉了我们所有之前的项目,开始面向农村寄宿制留守儿童心理问题,用这样社会创新、产品化、规模化的思路来进行工作。

 

       说到这里,我们简单的阐释一下我们做这个工作的方法,我们用的是最简单的社会创新的方法,这个方法有七步:发现线索、灵感诊断、提出创意、原型和试点,可持续发展,规模化扩散,系统性变革。2012年3月我们在甘肃调研的时候是我们发现线索的过程,在调研以后到2012年8月,我们提出这个项目之间,我们做了大量的研究,我们不断地诊断,修正,是不是特定的群体一个特定的问题?还是普遍存在的问题?是不是心理问题?在哪个地方?再不断地诊断和佐证,直到提出解决方案和创意。

 

 

       2013—2014年是我们做出原型和试点的阶段。2014—2015年是我们可持续发展的探索,所谓可持续发展,是指验证这个模式到底可不可行?是不是有足够成熟的运作模式支持它?它受不受客户欢迎?将来能不能朝着规模化的方向去发展,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迭代和修正产品?这是我们在2014—2015年包括2016年前期都在做这个工作。我们希望在2016—2020年做的事情是规模化,让更多的孩子受益。

 

       为什么提社会创新七个阶段?因为我们在做的过程中,最核心的是我们不觉得自己就是在做教育,我们也不觉得我们是在构建一种教育的理想和梦想,我们认为我们只是在解决我们的用户,也就是这些孩子的某种问题和需求。我们以孩子为核心,我们看他们到底在面对什么样的困境?到底面临什么样的难题?我们做“新一千零一夜”的时候,仅仅是因为我们觉得他们在学校的24小时里,晚上8点半到晚上12点那个时间太痛苦了,翻来覆去睡不着,难受,做恶梦,尿床、哭泣。我们2012年3月份到现在5年时间,一直在摸索这样的一条路,我们想验证这个方法是不是真的可行?

 

       我们2000多所学校没有一所是主动去推的,都是学校主动申请的,其实是我们在验证的过程,否则我们做这样的事情是不负责任的。如果我们直接上来有一个好的想法,有外部资本的驱动,有人砸了几千万,我们一下子覆盖到几万所学校,直接跳过前面所有的阶段,直接到规模化就好吗?

 

       所以在探索的过程中,我们是一家没有什么资源的小组织,但是我们很庆幸,真是没有资源让我们完整走过了社会创新的完整路线。在我们机构有句名言:限制催生创新!我们没有资源,我们没有什么钱,我们想怎么更低成本让这些孩子快速的去受益,这是我要讲的前提条件。

 

       在这个情况下,“新一千零一夜”之后,我们继续下来可以做什么?因为睡前故事仅仅解决了睡前15分钟的故事,农村留守儿童所要面临的问题比睡前问题复杂得多,光靠新一千零一夜项目是不足以解决的。另外寄宿制学校在面临这些问题的时候,它的方法、能力确实存在短板。但是我们也欣喜地看到,在“新一千零一夜”之后,很多学校校长,和教育局部门找我们,问除了“新一千零一夜”我们还可以做什么?除了建宿舍,我们看到放一个小小的故事对孩子的影响这么大,如果我们不把这些钱建操场和教室,我们还能做点什么?我们的学校管理者在思想上的变化我们是看到的。

 

       在这种情况下,面对农村学生的心理问题是需要将来综合解决的问题,仅仅靠“新一千零一夜”是不够的!所以我们在后面做了很多的探索,我们做了什么呢?首先我们从听故事变成看故事,我们把有疗育性的故事单独挑出来,把有引导性的心里问题穿插到故事里,让孩子看故事过程中,实现心理内在问题的解决。当然我们也有评估,验证它的有效性。我们也开发微视频,我们让孩子看简单有趣的课外视频,我们也做班级的阅读,宿舍的美化,我们做了很多的尝试。

 

       我们的孩子一天到晚24小时,所面对的人群、场景、问题是不一样的,需要这种综合的手段来干预。同时我们也发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之前都是用产品的方式直接提供给孩子,但是我们发现,有一个群体永远离不开,就是校长和老师,要解决农村留守儿童的问题,未来最终还是要靠他们而不是靠我们这样的公益组织。但怎么激发起他们的能力和意愿,让他们面对这个问题更多的做一些工作?

 

       所以这里面有三部分,“新一千零一夜”是一部分,后面新的产品是第二部分,我们针对校长和学校的工作是第三部分。第二部分我们的产品已经有一些成熟的产品,我们在面对“新一千零一夜”老的项目学校已经再进行推广实施。第三部分去年刚刚起步,还处于摸索的阶段。

 

       前年2015年的时候,我们在甘肃调研的时候,发现一个老校长,老追着我们问,我究竟能对这些孩子做什么?校长连县城都没有去过,但他特别想为这些孩子做一些事情。他说这些孩子爸爸妈妈都不在,我就像他们的父母一样,我特别想帮助他们做一些事情,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做!我们发现这些校长做了很多工作,可是做完了以后就不知道做什么了,他们有意愿想做事情,但是不知道方法!而同时,在中国农村其实还有一些优秀的寄宿制学校,做得很好,那些校长在学校里扎根10几年20多年,有很好的方法,但是没有被更多的人看到。

 

       所以我们一方面做农村校长的能力和视野的提升,另外我们把好的优秀案例总结出来,我们想归纳出适宜中国农村好的寄宿制标准到底是什么!我们想把好的经验和案例引入到中西部农村去,让这些学校也可以学习。

 

       从“新一千零一夜”以后,我们把自己的工作构建出自己工作场景:我们面对的用户很简单,中西部地区居住在农村的寄宿制学校里的寄宿留守儿童;他们普遍存在同伴之间相互欺凌,有大量的空白时间,有严重的心理风险;他们在很多地方我们是有介入的空间。我们提供一系列产品的服务,包括“新一千零一夜”及其后续的产品以及校长的培训,以及整个的农村寄宿制学校管理体系的搭建。我们同时用信息化的系统管理,用在线管理的方式,以及标准化的模式,快速的复制和规模化。

 


学校系统变革


系统解决留守儿童心理问题

 

       社会创新到底是什么?是提供一个个的点子吗?是我们不断产生新的想法吗?我们觉得不是!总有一天我们要退到最后面,总有一天我们要把农村孩子问题解决的权利交还给农村的学校。我们最终让学校自发形成一个能力,让学校最终产生解决农村留守儿童问题的意愿想法和能力!在这之后对农村寄宿制学校来说是生态环境,不是简单的孩子,或者是老师,是特别复杂的生态环境,包括每天在学校教育的内容,包括硬件环境,管理者,教育者,政策环境、管理方法等等没有办法全部列举。

 

 

       所以,我们所做的是什么?一方面是简单快速、低成本、易复制、可规模化的产品,对农村学校是形成一些启发,我们现在已经有大量的学校在做“新一千零一夜”的时候,开始围绕故事做大量衍生的工作,比如戏剧,故事大会,小小故事大王的评选,这些都是在解决服务内容和校园环境等方面的改善。同时,也需要有一些针对制度政策的改变,我们每年会针对农村留守儿童寄宿制学校等问题发布报告,2015年发布了《中国农村住校生调查报告》,2016年联合北大发布了《农村寄宿制学校学生发展报告》。因为我们清楚,这些问题仅仅靠歌路营这样一个小小的公益组织解决是不可能的,需要全社会的参与。我们很欣慰的看到,这些报告出来后很多社会组织都在开始产生行动,政府也在开展行动,我们也期待未来把农村寄宿制学校案例做出来,希望对我们的管理者和校长们,包括基层教育部门都能形成影响。

 

       我们在广西有一个真实的案例,跟百色市教育局合作了三年多,在整个的百色市农村寄宿制学校全部覆盖了“新一千零一夜”,在此过程中,百色市教育局愿意跟我们深入的合作,一起探究农村寄宿制学校究竟应该怎么建设!当地教育部门已经大量采纳了我们很多建议,并且在他们当地进行推广,由政府买单,政府进行所有的建设工作!所以可以看到,教育部门他们是愿意做出这些改变的,只要我们有经过证明有效且可执行的方法给他们,同时给校长提供激励计划,从能力和视野上进行提升。

 

       这就是我们从2015年之后所做的工作的探索,很多东西还在探索过程中还不成熟,也许尚有偏颇,但是我们有一个方法,就是我们不断用精益创业的方式不断迭代、修正和改进我们所做的工作。

 

       最后我想说,我们歌路营面对的是农村寄宿留守儿童,他们在学校里24小时生活,所以我想我们的目标就是为孩子重塑生活!谢谢大家!

 

       整理编辑: 徐婉茹
       美编:金茜
       责任编辑:珍珍

分享到:

相关阅读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