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国际动态>  中国社会组织参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研讨会在京召开

中国社会组织参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研讨会在京召开

2016-12-28 10:08:07  来源:新华网  点击数量:3665
       12月26日,中国社会组织参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研讨会在京举行。本次研讨会由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和国际救助儿童会共同主办。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院长王名教授、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邓国胜教授、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副秘书长赵劲松、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院长助理、明德公益研究中心主任李勇、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院长助理、合作发展部主任黄真平、国际救助儿童会中国项目首席代表王超、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助理国别主任谷青 、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美大工作部NGO处处长邓岚、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特聘教授,长江学者李实、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锦萍、中国国际民间组织合作促进会理事长黄浩明、基金会中心网执行副理事长程刚、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副理事长李伟、爱佑慈善基金会副秘书长高宝军、北京慈航公益基金会秘书长王璐、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国际合作部部长范谙、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社会联络部部长宋宏云、中国扶贫基金会副秘书长秦伟以及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环保部对外合作中心的代表参加了会议。会议由王名院长主持。
 
       会议首先由谷青女士和王超博士引题。谷青介绍了四方面情况。第一,SDG通过的背景。联合国于2000年推出“新千年发展目标(MDG),旨在将全球贫困水平在2015年之前降低一半(以1990年的水平为标准)。在此基础上,2015年9月,联合国首脑峰会启用了由17个大目标和169个子目标构成,旨在指导国际发展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DG)”。相比MDG注重于减贫,SDG则覆盖了从人类福祉到环境发展的每个方面。SDG把经济发展、社会公平、环境可持续性这三个因素平等地放到一起,是一种完整、全面的综合发展指标。第二,SDG只是联合国众多发展议程的一个比较重要的议程,还有其他重要的议程,比如联合国世界峰会等。第三,SDG非常宏大,实施过程中它面临着一些重要挑战,比如,目标难度系数大,很多目标从原来减半变为消除;韧性发展能力,即我们的社会从灾难、冲击中快速恢复的能力;社会包容性以及筹资能力。第四,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针对SDG在中国的实施也做了很多工作,比如为地方政府提供培训和咨询,为大众宣传和网易公开课合作制作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网络公开课等等。
 
       王超介绍了三方面内容,第一,关于SDG与MDG的区别。MDG实际上是专家引领的目标制定,而SDG则是在全球治理背景下的目标制定,是三大部门之间的磋商、博弈的结果,有更强的包容性。SDG比MDG也更宏大,有雄心,具有普遍性,强调公平。第二,SDG为社会组织在各个层面参与全球治理提供了一个重要平台,在整个全球治理的层面,中国的作用将会很大,SDG为中国社会组织走出去、参与全球治理具提供了重要契机。第三,在所有非政府组织里面,救助儿童会可以说参与了最多的全球治理相关工作,在协调各个国家政府和非政府之间的沟通交流方面起到重要作用,而救助儿童会的包容性原则也通过逐步的倡导体现在SDG里面。SDG为中国的社会组织提供了一个重大舞台,非常希望能够透过这样一个研讨会让大家一起商讨,让我们的社会组织更好的参与全球治理。
 
       随后,与会嘉宾就中国社会组织参与SDG的挑战与机遇、领域与路径进行了分享。李实就“构建中国儿童发展指标体系”进行了细致的解说,这是一个基于救助儿童会委托的研究项目,项目报告构造了测量中国儿童发展状况和进展的指标体系,充分反映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和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的目标要求。 这个指标体系一共有六个维度,主要包括教育、健康、儿童保护、儿童参与、儿童消费和收入水平,以及平等,所以用这六个维度试图来充分反映《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和《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的目标要求,而且在每一个维度下,大概设计了2-5个不同的指标,这样构成了整体的指标体系。运用这样一个指标体系,对中国儿童的发展情况进行了客观说明。
 
       范谙提到,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正在进行一个融合教育(inclusive education)项目,关注的对象是3-6岁的残疾儿童,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希望这样一个模式能够复制,帮助更多的残疾儿童。
 
       黄浩明认为,从挑战来讲,目前对于SDG的认知度较低、SDG本身难度系数较高、三大部门的协同合作是主要的挑战,而机遇也同时存在,即SDG为社会组参与国际交流与合作提供了很好的机遇。从路径来讲,社会组织参与SDG可以有4个比较好的路径:倡导,创新,示范,沟通。
 
       邓岚认为,中国社会组织能够并且有合适的领域参与到SDG中,那么如何参与?中国的社会组织参与联合国项目需要一个身份,中国目前有三家机构:联合国协会、友协和民促会,是享有联合国特殊咨商地位的,有了身份自然可以更多的参与到国际事务中,没有身份的可以和有身份的机构合作,可以是国内机构也可以是国际组织,友协成立多年,一直致力于帮助中国的社会组织寻找参与国际合作的途径。
 
       程刚提到,国别方案对于公益慈善组织找到自我生存和发展提供了法律基础。各类公益慈善组织都可以在17个大项里面找到自己发展的支撑。普及工作更重要。
 
       邓国胜认为,联合国设立SDG对于社会组织参与确实是很好的机遇,NGO的作用会越来越大。而慈善法及相关法律法规为中国社会组织实现SDG提供了良好的法律环境。中国社会组织的能力和实力也在提升,使得参与SDG成为可能。社会组织的整合可能是一个挑战,社会组织和政府、企业合作的制度化路径以及法制化环境,也是一个挑战。路径方面,SDG是一个很好的旗帜,UNDP以及国内参与SDG的社会组织可以组建联盟或者论坛,来推动发展。
 
       金锦萍认为,SDG不应该只是走出去或者走进来的,SDG更多是一种宣言,一种愿景。针对这样一个发展议程,中国应该对标,比如人权、扶贫、环境、能源,找出在发展目标之下我们最欠缺的领域。中国社会组织当下面临一些困境,三大条例目前处于停滞状态,慈善法实施过程中的管控思路也非常明显,可能我们需要先讨论下中国社会组织当前面临的最重大问题,然后再谈参与国际事务。 关于SDG的宣传工作还需要继续,后续可以做一系列的论坛,使其变成公共话题。
 
       李伟认为,环境问题在SDG中占很大比重。习总近期在生态文明、环境保护等诸多方面的要求,都跟SDG有关。社会组织要想更好的参与SDG,第一要创新发展,做强自己。第二是创造条件,享有资格。
 
       赵劲松提到,大学教育基金会一般都和大学相关,SDG大部分目标教育基金会的工作都有所涉及,比如说饥饿和粮食安全目标,清华有专门的老师来做盐碱地改造项目,对我们国家的粮食红线做准备,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大学的参与途径,主要还是学术研究和人才培养,接下来,我们可以更多做一些宣讲和交流活动,多一些研究工作,把中国自己的目标同国际目标协调接轨。
 
       秦伟介绍了中国扶贫基金会参与SDG的相关情况,扶贫基金会走出去已经十年了,借鉴国内的扶贫经验,效果很好。国际援助方面,目前50%资金都来自于平台,公众个人捐款,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另一方面,SDG与我国2020年全面脱贫的目标也非常契合,我们在国内的扶贫也从简单的援助发展到关注留守儿童这样的工作中来。
 
       钱霄峰认为SDG目标通过后,重点落实到国家层面,SDG的落实是要跟每个国家的中长期发展战略相结合的,中国在MDG作出了非常大的贡献,梳理中国在MDG成功经验,一定要与自己国家的战略结合,这样相应资源的投入才可以。对于SDG,我们一方面看到是未来十五年的蓝图,另外我们已经落实在我们想要做的事情里面。在国别方案里面,跟社会组织相关性比较强的有三点,一是公众动员,二是国际合作,三是监督评估,可以重点关注。
 
       宋宏云介绍到,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在扶贫领域做了很多工作,健康问题始终是脱贫的基础,接下来,希望能够在健康扶贫中做更多工作,更加聚焦。
 
       最后,王名院长进行了会议总结, SDG是一个学习过程,需要倡导和推广,第一,SDG给了我们一个新的公益视角,定义了一种新公益,从全球视角重新定义公益范畴,值得研究、对接、推广,这是当下和未来最重要的公益目标;第二,SDG是一种战略,一定意义上是政治战略,我们当前的困境可以尝试用SDG化解,需要研究;第三,SDG是平台,是共享、合作交流的平台,对于中国社会组织走出去、在国内、落实慈善法,开展既有项目是一个新的平台和整合系统,下一步可以把政府、企业纳入进来,通过SDG共同对话,寻求共识。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