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行业观察>  ME创新计划:用1000万支持社会组织发展

ME创新计划:用1000万支持社会组织发展

2016-10-27 10:02:57  来源:公益时报  点击数量:7411

第二届“我决定民生爱的力量-ME公益创新资助计划”,于2016年9月23日第五届慈展会启动仪式上发布。

中国扶贫基金会刘文奎秘书长在第一届ME公益创新资助计划答辩会上表示,希望ME创新计划为种子组织提供持续支持。

第一届ME创新计划答辩会现场,入围组织正在阐述项目情况。

       “抱团,我们才能互相取暖!抱团,我们才能走得更远!”国庆前夕,广州一家商业广场前,剃着大光头的“金丝带特殊儿童家长互助中心”公益机构创始人老崔站上广场舞台,在众人面前使出了“洪荒之力”大声喊着,他想通过这种方式引起公众注意,关注机构发展。
       十年前,老崔的孩子不幸患上癌症离去,为此,老崔和伙伴们创立了这家公益机构,开始专注于特殊儿童互助,但机构自身的有效运转却常常受困于资金不足,这成为老崔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
       像金丝带特殊儿童家长互助中心这样的NGO正在逐渐成为改变社会的重要力量。他们的创新实践,会对整个社会带来巨大的影响。作为重要的社会创新主体,他们却面临着生存问题,解决这一问题,需要更多社会资本的投入。
       “老崔”的困惑
       老崔原名崔伟雄,原本在一家民营企业里担任销售经理,家庭温馨,但2005年的一场变故却彻底改变了他的一切。那一年,老崔的孩子被确诊得了骨癌,四处求医问诊,效果却并不太大。在与病魔抗争几个月之后,孩子离他而去。
       这件事对于老崔打击很大,悲痛难当之时,老崔认识了一帮有着相同经历的家长。老崔和这些人开始互相取暖。
       和朋友们渐渐熟悉后,老崔了解到,国外有很多公益组织能为癌症患儿和家庭提供医疗救助,于是,老崔决定和有些相同经历的家长们联合办一个公益组织,专门救助癌症患儿。
       2006年6月,老崔拿出2000元钱创办了“广州市癌症患儿家长会”,自己出任会长。五年后,老崔将“广州市癌症患儿家长会”注册为民非机构“广州市金丝带特殊儿童家长互助中心”,并出任理事长。
       如今,这家典型的草根NGO机构走过了整整十年。
       随着机构的壮大,许多新烦恼开始找来。组建全职团队、员工工资、福利开资等,长期困扰着老崔。
       用老崔的话说,社会公众很乐意将善款直接用于癌症患儿身上,但对于公益机构运转成本却并不是太愿意捐助。关于运营成本,很多公众表示不理解:“做好事,为啥还要收钱领工资?”
       缺少用来发工资的钱,直接后果就是没人干活。限于行政成本压力,在机构成立一年之后,老崔的机构仅有2名专职人员,大部分的事务要靠志愿者。
       “意外”的支持来了
       广场中心、光头、夸张动作,为了筹资,老崔很下功夫。但这些募款方式得来的资金并不能满足老崔机构的运转开支,而此时,一条好消息却意外地出现在他眼前。
       2015年,中国民生银行向中国扶贫基金会捐赠1000万元发起设立“民生爱的力量——ME公益创新资助计划”(简称“ME创新计划”),旨在通过系列活动资助有发展潜力及社会影响力的组织及项目,带动更多机构发现并解决社会问题。
       “ME创新计划”推出后,作为项目推进机构,“ME创新计划”委员会孕育而生,由中国民生银行与中国扶贫基金会联合派员并邀请公益专家进驻。委员会成员对于这1000万元资助款如何做到效率最高,有着一致意见,就是对于申报公益机构的项目要做到风险可控、能控。
       经过委员们讨论后,开出了以下资助门槛。
       第一,应在中国大陆有关(民政或工商)部门正式登记注册一年以上的公益组织,能提供正规的财税监制票据;第二,能够提供上一年度的审计报告/财务报表;第三,已明确获得2016年资金资助的项目不能申报;第四,具有从事所申报项目的经验,并且擅长执行该领域的项目;第五,具备规范的财务管理制度;第六,拥有稳定、成熟的项目执行团队;第七,具有创新精神、开放学习的态度和发展成长的潜力。
       王佳丽是“ME创新计划”委员会委员,主要负责项目策划和推广,在她看来,对于一个有着50万元资助金的项目,资金量并不算小数,这需要对风险有一定评估和把控。
       “申请方申报书都做得很漂亮,但如果经过委员会可行性评估达不到评审标准,这对于资助资金来说就是风险。另外,有些是个人发起的公益机构,未能注册,不算法定机构,成立可能还不到一年,对于项目定位和执行都尚处于摸索阶段,这对于项目资金同样有着风险。”王佳丽说。
       2015年,一家在西藏从事环保的组织申请“ME创新计划”成功中签,获得50万资助金,但在发展过程中,这家机构与当地因一些手续性问题上发生纠纷,这一情况被“ME创新计划”委员会注意到,随后,暂时中止了50万元项目资助拨款。
       在王佳丽看来,项目资助资金就像投资一样,虽不要求回报,看一定要求效果。
       来之不易的50万资助
       按照“ME创新计划”资助领域范围,2015年有“五大领域”被划入其中。分别为“社区发展”,重点支持社区公共服务与生计服务,如贫困地区产业发展与市场链接、社区营造、社区骨干及自治组织培育、社区互助系统建立等方向;“教育支持”,重点支持儿童及青少年的教育问题改善,教育质量的提升,如留守儿童、流动儿童及城市青少年等方向;“文化保护”,重点支持非物质文化的传承、推广与创新,如民族文化的传承与活化等;“环境保护”,重点支持环保实践,如农村垃圾处理、生态资源保护等;“医疗健康”,重点支持改善某一类群体身心健康、自立生活、社会融合,如罕见病、残障、特殊病患群体等方向。
       老崔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将机构的资料进行了整理,上报到“ME创新计划”项目委员会。
       通过“专家评审+大众评审”的评选流程,按照“价值“、“管理”、“绩效”、“创新”的评估模型,筛选出最有潜力的项目机构。共有排名前20家的机构项目各获得50万元,共合计1000万元“ME创新计划”资金资助。
       经过努力陈述、演示,最终老崔通过评审,拿下了2015年“ME创新计划”在广东的三个入选机构名额之一,并最终获得了50万元资助。
       对于突然而来的一笔“巨款”,老崔在欣喜之余也表示出担忧,他说:“能申请的机构基本都去申请,但这个来源也是不太固定,今年有,明年可能就没有。”老崔预计着还将去申请其他公益资助资金。
       2016“ME创新计划”发生了微调。首先,明确了“五大资助”领域中的重点支持方向,评审中会优先考虑;其次,优先支持创新探索期的项目;最后,继续鼓励NGO关注组织内部以及社会变化,寻找公益契机,进行公益项目创新。
       谈起两年间项目的变化,王佳丽觉得,资助项目就应该与时俱进。王佳丽说:“如今国家重视精准扶贫、产业扶贫,而较大一块就是社区公共服务与社区发展,社区营造、社区互助系统建立,那资助领域应该适当关注这个方面。”
       社会影响力营造
       与其他公益资助项目不同,“ME创新计划”引入社会影响力评价与支持的概念,除了给每个机构50万的资金支持和机构能力建设支持以外,还会进行有针对性的社会影响力营造等培训。
       根据“ME创新计划”设计,将社会参与纳入其中,在项目路演环节,通过组织H5大赛、腾讯公益运动捐步项目、公益项目投票活动等,为社会大众参与公益搭建平台,提升申报项目活跃度和影响力。
       而捐赠方中国民生银行与中国扶贫基金会作为ME公益创新资助计划的共同发起人,也将为项目提供可靠的人力、技术支持。
       第二届“ME创新计划”资助项目从2016年9月23日启动至2017年1月评选结束,这期间将会组织申报机构路演、投票比赛等活动提高项目曝光率。而根据“ME创新计划”的统计,首届2015“ME创新计划”现已覆盖范围达18个省份,累计受益近12万人,满足不同受益人群的需求。
       同时,“ME创新计划”鼓励参与。除了排位前20名机构每个获得50万资助金外,为综合排名后20的组织各提供2万元的“ME公益创新发展基金”,以此帮助机构获得更好发展及建立更强的社会影响力。
       “我们期待看到对新的社会问题的精准判断,看到新方法、新媒体的应用,看到政府、企业、媒体和NGO的联动及合作,看到更多人的参与。当然,也期待看到这些行动带来的改变。我们期待通过推动公益创新,助力社会创新。”中国扶贫基金会副会长王行最说。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