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NGO发声>  “三八”妇女节,她们“看清楚”了吗?

“三八”妇女节,她们“看清楚”了吗?

2016-03-04 09:49:40  来源:作者惠寄  作者:弗雷德•霍洛基金会    点击数量:4505

 

       拥有一双健全的眼晴是多么重要,毋庸置疑。但事实上,全球72亿人口中,有超过三千万人失明,接近两亿人患有视觉障碍。换句话说,全球每二十个人中就有一个失明,每三到四个人中就有一个患有视觉障碍。这些问题大部份都集中在亚洲,而全球两成的失明人口,都是在中国。
 

       在失明的人群中,女性更加深受其害。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指出,女性占到全球失明人数的三分之二的,每三个失明人士中,就有两个是女性。
 

       为什么女性无法获得与男性同等的治疗机会?原因很简单,男性在传统上是一家之主,一般家庭又重男轻女,所以男性掌管财政,女性病人不一定能够获得治病机会。而这种歧视从起跑线上已经开始:出于男女不平等,当小女孩和小男孩同时患上眼病时,女孩得到治疗的机会普遍较低。在发展中国家,一般有眼病的孩子接受教育的机会就很有限,失明女孩更加得不到重视。
 

       你知道吗?80%的失明是可以避免的。也就是说,每五个失明案例中,有四个根本不必要承受暗黑之苦。


 

       什么是可避免的失明﹖例如白内障,一个十五分钟的手术就可以让人重见光明。还有在中国已经不构成问题的沙眼,其因细菌感染而起,所以抗生素与改善卫生状况便能防治。
 

       但是女孩的需求往往被忽视了,仅仅因为她是女孩。国际眼科组织弗雷德•霍洛基金会在非洲布隆迪(Burundi)遇到的一个案例令人叹息。三岁女孩萨瑟莉亚一出生便因白内障而失明,遭到父母遗弃,幸好奶奶愿意照顾她。萨瑟莉亚只能整天躲在家里黑暗的角落。
 

       布隆迪全国只有三名儿童眼科医生。幸运的是,“霍洛基金会”帮助萨瑟莉亚联系上了其中一位,萨瑟莉亚接受手术后成功复明。目前带着眼镜的她希望长大了时能够去上学。她的奶奶说,如果萨瑟莉亚没有遇到医生,她很可能活不过五岁——这正是许多落后地区失明儿童的命运。
  

 

       同样,如果家里有人患上眼病,必须负责照顾的,也是女性。
 

       住在云南澜沧县的罗娜六已经七十岁了,她身形消瘦,头上包着小数民族头巾。她的家不大,天地在家的后方,猪栏就在门口两步,家里养了几头猪。娜六的双眼因白内障而失明接近一年了。从前无论是煮饭还是洗衣服,娜六都能自己做。可是眼晴出问题以后,她便无法照顾自己,不能再下田了。就算在家里走动,也需要十五岁的孙女李娜倮看护。娜倮刚初中毕业,从来没有离开过村庄,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去城里的酒店或饭店打工,但这个愿望也只能搁浅,因为她得留在家照顾奶奶。

       

       联合国指出,每个人,不论男女,都应享有接受优质教育的机会。但男性享有的权利,往往比女性更多。试想,如果萨瑟莉亚能够上学,李娜倮能够在城巿打工,她们的面貌会多么不同。在发展中国家,孩子每接受多一年的教育,就能多赚百分之十至二十的工资,这将直接改善国家的经济发展。而世界银行的数据也显示,当女孩接受多一年的中学教育,一生收入能增长百分之二十五。更重要的是,这些优势会“遗传下去”。当这些女孩成为母亲,她们也会给孩子更健康和富裕的生活。 
 

       芝古是霍洛基金会在非洲培训的首位女医生。她说:“女性在肯尼亚要当上医生,绝不容易!”她是一所医院的主治医生,当病人见到是女医生时,都会难以置信,离开病房去询问自己是否入错病房。
但芝古努力让自己成为行业里的领头羊,致力于改变别人的命运。她是东非少数能为儿童动眼科手术的医生。

       

       “在肯尼亚,如果你学习成绩好,通常会成为医生或者工程师。我很喜欢自己的工作,一点也不后悔。我参观过一所眼科诊所后,便决定专门修读眼科。我见过很多失明人士走路,在一个15分钟的手术后,他们第二天便行动自如了。这实在太神奇了,让我立志帮助更多的人。”


       芝古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把母爱都传递给了病人:“我曾医治过一个12岁的男孩。手术后他终于看得见了,但他没有笑。为什么呢﹖原来他很小就得了白内障,从来都看不见东西,不知道如何利用脸部肌肉来表达情绪。看着他我觉得特别悲伤。患有眼病的孩子必须尽快做手术,否则他们会错过许多美好。”
 

       谁能给患眼病的女性一个更美好的未来﹖教育与投入是必须的。提供针对小学女生和农村妇女的眼病筛查、加强教育工作等,都将大大减少女性患上可避免的盲症,增加她们接受教育和创收的机会,提升经济和社会发展。一年一度的“三八”妇女节,请勿忘记她们的医疗需求。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