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公益新友>老兵有话说>  为什么我希望从事教育公益行业

为什么我希望从事教育公益行业

2015-10-16 15:09:26  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李东方    点击数量:31322

       2013年,博士毕业后,我进入教育公益领域工作。每当有人问起我在做什么,我回答“在教育公益组织工作”,大家的脸上就会浮现茫然的表情。我进一步解释:“我们在研究农村学校出现的问题,希望提出改善农村教育现状的方案,进行政策倡导。”不过,这样反倒让大家更困惑。于是,我只能说:“我们会去偏远的农村学校做调研,看看他们有什么问题,需要哪些帮助。”这时,大多数人就会表现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说到“公益”,很多人的想象还停留在九十年代希望工程的那双大眼睛。只要不是对“公益”这个词完全地陌生,大家就会想到贫穷与疾病、灾难与伤害,以及环境污染、动植物濒危。

 

       那“教育公益组织”究竟在做什么呢?捐资支教?修建校舍?不,这些被人们所熟知的项目已经有所减少。一个原因是,2001年国家实施农村中小学危房改造工程,2003年国家制定农村学生“免杂费、免书本费,逐步补充寄宿生活费”的政策,2012年教育部实施“教学点数字教育资源全覆盖”项目。这些针对农村教育制定和实施的政策和工程,使得农村学校和学生的物质条件有了基础保障,而这种基础保障,也只有依靠政府强大的行政力量才能在全国范围推行。另一个原因是,近来年城乡流动加速,大量农村人口进城务工,他们在城市的收益使得“钱”不再是最根本问题,而他们在城市的漂泊又带来了“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受教育的新困惑。

 

       在我看来,教育公益组织所要做的就是“追求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创新教育模式”,使得每个人都能更好地发展自己。

 

       人,生来不平等,且不说智商、容貌、财富容不得你挑选,就连出生地也由不得你选择。而出生地会决定你是在信息最发达的北上广,还是在不通网络和电话的小山村。我86年出生,生活在安徽一个煤矿的工人村。网络刚刚兴起的90年代,我正在读初中,因为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我收到一封从北京寄来的信,内容是邀请我参加写作学习,落款是鲁迅文学院。我们那没有人知道鲁迅文学院是什么,而我也是在04年来北京读书才在网络上有所了解。那封信早就因为没放在心上而丢失,而当我明白那封信的意义时,它却变成念念不忘的遗憾。我是那么地喜欢写作,却读了9年的理工科,略带讽刺的是,毕业后我又选择文科性的工作,而不是所学的专业。我有时候会想象自己成为作家的情形,但是因为信息不足,我永远地失去了一次可能正确选择的机会。

 

       现在孩子是不是依旧在重复我的遗憾呢?在互联网时代,教育公平已经有了新的标准,公平已经不仅仅是拥有同样明亮的教室、同样崭新的课桌椅,而是拥有同样了解世界的渠道、同样联络世界的速度。那些出生在山区农村的孩子,被重重叠叠青山围绕和阻隔的孩子,如果像我当初那样对外界所知甚少,是不是在长大之后某一天会像我一样深深地遗憾?在互联网时代,教育公平不再是让孩子都能获得接受教育的机会,而是都能接受最新最好的教育的机会。

 

       什么是最新最好的教育?提高教育质量一直被呼吁,但教育质量的提高不完全表现在试卷的分数上。农村孩子语文数学成绩不见得比城里孩子差,因为他们缺乏音体美甚至是英语老师,他们全部的课程可能只有语文和数学。但没有人会说,这是高质量的教育。我是网易公开课和TED的忠实粉丝。通过视频,我可以进行系统地学习,也能获得最新颖的想法;我可以对于哲学流派进行了解,也可以对音乐风格尝试鉴赏。我知道如何去获得知识,并且能够获得这些知识,这才是高质量的教育,而互联网让追求高质量的教育成为可能。目前,网络上有着大量的优质教育资源:无论是网易公开课,还是可汗学院;无论是数理化等常规的教学视频,还是教授手工制作的兴趣短片。这些优质教育资源是一座等待开发的宝藏,需要线下的老师陪伴和引导学生去挖掘和使用。

 

       在我看来,互联网时代最美好的事情就是,让个人成为个人。举个例子,在智能手机出现以前,每个人的手机没有太多区别,但当我们可以在手机上自行安装软件之后,还有哪两个人会拥有完全一样的手机呢?教育一直在推崇“因材施教”,而现在这将成为可能。随着人口的自然减少,学校小规模化将成为一种趋势,老师将面对更少的孩子,有机会了解每个孩子的需要。而为每个人孩子制定适合他的教育,则可以在网络的帮助下完成。就像我们可以选择不同的应用软件,在网络提供的大量信息中,孩子可以凭借自己的喜好和直觉,在老师的引导和帮助下,去选择适合自己的知识。与工业时代配套的简单粗暴的专业划分将随之而去,在互联网时代,教育成为以个人发展为目的的知识整合过程。为什么还要争执文理分不分班呢?我能学会自己想学习的知识,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即便是这个世界更迅速地变化,我也是一个完整的人,与他人不同的人。在一个充满变化和可能的世界,我们会去寻找和创造自己的位置,而不是等待和被安放在某个位置。

 

       互联网时代,是一个去中心化、泛中心化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是信息的制造者、使用者,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网络的一个节点,发挥他独特的价值。在这个时代,人不会再被固定为一个身份,一辈子从始到终地被叫做“农民”、“工人”、“工程师”……每个人都会成为终生的“学习者”,在不断地学习中让自己变得丰富而完整。而每个“学习者”都可以在自己的节点,利用互联网的优势,以“学习者为中心”,根据自己的喜好去选择学习的内容,去决定成为什么样的自己。

 

       这些就是我对互联网时代的教育的思考,也是我为什么选择教育公益行业的原因。在这个行业我遇到很多有理想的人,大家怀着对教育美好的期待,进行力所能及的尝试和创新。在我心中,这个是一个充满希望的行业,是一个面向未来的行业,一个付出之后需要漫长等待的行业。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