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NGO发声>  森森孤学院深陷“身份门”即将解散

森森孤学院深陷“身份门”即将解散

2010-03-02 05:24:02  来源:公益时报  作者:汪再兴 金 蓉    点击数量:725

    存在近4年之久的重庆民间组织森森孤学院可能消失,缘起有关部门接到重庆市民一则对该院属非法组织的举报。重庆市大渡口区民政局昨日表示:森森孤学院是未得到任何行政许可、未经任何职能部门审批、擅自成立的社会组织,3月15日前将撤出大渡口区海天艺术学校。森森孤学院负责人姜林将这一消息告诉了院内现有的23个孩子。

机构未经审批

  姜林,一个毁誉参半的志愿者,以成立森森孤学院专门收养流浪儿成名。

  虎年春节刚过,姜林再度被媒体关注,起因是一个春节来孤儿院献爱心的市民。该市民致信有关部门称,森森孤学院并未经过注册,一个非法的组织怎么可以收留如此多的流浪儿,而且这些孩子也没有得到基本的保护。最后他质疑称,政府有救助站,有社会福利机构,为什么合法的公益机构不来收留这些孩子,却让一个非法组织来做?

  这位市民来信被有关部门转到了大渡口区民政局。该局之后表示,经过调查,森森孤学院确实是未得到任何行政许可、未经任何职能部门审批、擅自成立的一个社会组织,以招募志愿者带领收容的流浪儿童以上街义卖报纸、接收捐赠的方式,筹集经费维持开支。去年6月以来,该组织靠从大渡口区海天艺术学校(系私立学校)租赁来的房屋解决食宿,不过现已拖欠租金数月。

23个流浪儿都会有去处

  23个流浪儿童今后怎么办?大渡口区民政局救灾救济科科长李晓丹接受采访时表示,对愿寻求救助的流浪儿,将送市救助站实施救助,对个别经身份甄别后确属孤儿的,将送市儿童福利院。

  “我们的救助原则是自愿原则,所以我们也希望院内现有的23个孩子能够接受民政部门的安排。”李晓丹说,虽然他们还未亲自去和那些流浪儿童接触,但委托了海天艺术学校校方转告孩子们,他们是有去处的,不会再度流浪街头。市民政局民间组织管理局有关负责人昨日也表示,姜林擅自收养孤儿和流浪儿的行为是违法的,必须予以禁止。对孤儿和流浪儿,政府的救助大门对他们是敞开的。

  海天艺术学校贺校长说,民政部门的介入,对孩子们来说也是个好事。这个存在4年之久的森森孤学院可能消失。

是走是留尚未定

  森森孤学院的23名孩子都得知了孤学院即将解散的消息。“我们都不想走。”所有孩子均告诉前来采访的记者,姜林很多时候都给他们讲自己曾经服刑的经历,来教育他们。

  对于政府将把这些孩子送福利院或送回家,姜林认为,将有一定的难度,因为一些孩子根本不知道家在哪里,一些孩子还是从福利院中跑出来的,根本不愿再回去。

  媒体记者在采访时发现,这里的孩子似乎已把姜林当成了他们未来生活的精神寄托。

  不过也有曾在这里干过的志愿者说,姜林对孩子进行了精神和人身控制。姜林认为,这种说法毫无道理,他说:“你可以随便问任何一个孩子,我可以回避,他们是和我有真实感情的。”

  但对于森森孤学院未来的道路,姜林十分无奈地说,目前他正在试图联系一些部门来协调此事。如不能留在重庆,可能会和徐州的一个政府部门合作,在外地继续完成他的孤学院梦想!

3条正名路均告失败

  据了解,姜林并非没想过让森森孤学院获得合法身份,他曾多次去民政部门要求解决孤学院的身份问题。大渡口区民政局救灾救济科科长李晓丹表示,从市民政局得到的消息称,姜林曾去市民政局要求对森森孤学院进行注册,但未果。

  李晓丹解释称,姜林将这一组织取名孤学院,从名字上看,是个学校,应该由教育部门批准,但其面对的对象却又属于民政部门管理的范围,究竟由谁来批准和管理,的确没有依据。李晓丹说,我国《收养法》规定,必须要具备一定的条件,经过一定的程序,才能收养孩子,就算是孤儿和流浪儿也一样。很显然,姜林不符合收养孩子的条件,更不符合收养这么多孩子的条件。

  于是,姜林寄希望于媒体报道。他说,自己希望通过媒体呼吁引起政府注意,吸引更多的社会资助,并早日获得合法身份。但大篇幅的报道后,除姜林名气大涨,孤学院靠志愿者义卖报纸月收入过万外,其身份问题依旧没有解决。

  随后,姜林就希望将森森孤学院以企业形式进行注册。姜林说,去年起,他就希望将孤学院注册为培训学校或公益企业,来获取合法地位,甚至花重金聘请律师来解决注册中的难题,但这一努力至今未得到教育部门的回音。大渡口区教委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要获得民间力量办学许可,需要规模、校舍等硬件条件,森森孤学院其实就是个收养流浪儿的孤儿院,根本不是学校。虽然姜林请有教师,但这只是他的个人行为,和办学也扯不上关系。

  此后,姜林又谋求与异地政府下属的儿童福利院或者流浪儿救助中心等慈善爱心组织合作,希望能借此让森森孤学院合法化,但也未能成功。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